|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百姓话题 > 民主公正 > 阅读信息
李旭之:信息时代也得民生为先 求以正道
点击:  作者:李旭之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0-12-19 09:09:19

 

1.webp.jpg 

 
社会好象不总如每天的太阳总是新的,不象时间一样总往前走,用理论分析,大概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比如什么螺旋式上升,但用到现实社会,我们就很难看清脚下的路在朝着哪个方向,如果盯着脚尖看,脚尖总是朝着前方,没人说脚尖朝后。
 

就将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依照主流说法,现在是信息时代了。现在一说到信息时代总会让我们感到自豪与幸福。但这信息时代,好像也难有确切的某个标准卡量它一下,因为在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信息时代,直接感受到的,生活愈益艰难了,前几年,马云他们要推出无人超市,要消灭超市里的服务员和收银员,用他的扫码付款技术,搞掉很多人的超市工作,说白了就是砸掉那些人的饭碗,可能是马云比较爱听敲碎别人饭碗那清脆的声音,而他自己的公司呢?是向他的员工灌输996是他赐给的福报,用的还是工业时代的办法。还有那些搞机器人的,都是打着高科技旗号,最后把活人推下赖以生存的工作岗位,不知道在这幸福的信息时代,已有多少人被逼没了谋生的岗位。再如天天面对的物价,各行各业的物价近些年都在不断上涨,尤以蔬菜瓜果涨得让人不安。最近互联网巨头都在搞什么社区团购,之所以能一下子火起来,原因就在于蔬菜价格太高了,而社区团购的价格却便宜得多,而且还能送货到家。互联网巨头用巨资来夺小生意人的生意,估计看中的也是这个庞大市场垄断后用威力巨大的大数据赚取巨额利润,这一点很多人还是看清了,国家也出面要制止资本的无序扩张。

说到垄断,垄断是自由的必然,没有永远的自由,只有自由之后的必然垄断,这是天道规律,谁了违抗不了。而资本总是要逐利的,在大吞小,强并弱之后,最后剩下的几个一定是垄断。扶植的资本市场,经过他们之间残酷的兼并和淘汰,现在各行各业都无非由几家大资本垄断着,我们芸芸众生都是在他们垄断下的艰难生存者,我们的工作要拜他们所赐,赐你工作不仅是恩赏,还要感恩资本在养你,而且还得感谢加班加点的996是你自己修来的福报。

在用代替人的技术抢走你的工作,你要感恩这日新月异的时代,感恩科技的进步,看你不经历下岗怎么可能享受万一创业成功时的幸福,科技不进步你怎能体验5G带给你的时代飞速感。我们中国人现在是最爱讲“与时俱进”的民族,其意思是,凡是新的,自己没有见过的,就都是与时俱进的,是先进的、进步的。但细细看,其新也不过对眼过的对比而已,就如走路盯着自己的脚尖,脚尖永远是向前的。言及垄断,放到一二百年内,不过就是托拉斯、辛迪加的翻版罢了。
 

前两天坐地铁,前边有两个外国人过安检,守着安检的几个年轻男女安检员,立刻向两位外国人热情打招呼,堆起笑容,其中一个男的向他们用英语说“see you later”,而两位外国人过完安检径直刷卡进站,始终未抬头看他们,这种热情而轮到我就消失了,更不见笑容,一副严肃、冷冰的样子。

中国人的崇洋媚外,就这样从他们的父辈、祖辈,又延续到自己身上,也许这就是传承吧,基因传承还是文化传承呢?记得刚开放时,国人见到外国人还算好奇的话,那么如今随处能见外国人的时代里,并不减当年的热情和献媚,有次路上见有一中国女子用英语与同行的外国人说话,那眼神和神态,能表达的词语大概也只有“献媚”了。我总奇怪,我们中国人的文化里,为何向来有对外仁善、对内刻薄的成分?

建国七十多年了,如果能作一个大致分别的话,四五十年代的人,当年年轻时深受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教育的影响,他们中很多人有革命主义的思想,有追求平等、尊重的意识,当然除了原有利益受到损坏而反对和仇视社会主义者之外。那一年代的大多数人,现在是每年纪念毛泽东主席的主力,还盼望社会主义理想的实现。

再年轻到六七十年代的人,他们青少年时处在毛泽东时代的尾期,开始时受到毛泽东思想教育,应当说青少年时期的教育对一个人是非常重要的,它基本能奠定一个人今后一生的大致走向,但这个时期比较短暂,而且已经成为历史,成年之后,受到的是另外一种思想的教育,简单说就是物质第一、追求个人利益为上的教育,而且为这个目标可以不择手段。我们满眼几乎都是人们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走上了追逐个人利益之路,也包括这一代人。这代人承上启下,他们身上既有革命理想主义的一些成分,但也有市场经济里金钱利益浓浓的味道。

再到八九十年代的人,从他们出生到长大认识社会,受到的教育和接触到的现实统统都已是经济利益化,他们已不太可能理解前几个年代的人,也即所谓的代沟。他们从意识里会自然而然地认为眼前社会里存在的一切,不论好的还是不好的,都本就如此罢了。

照我们对社会进化论的认知,对九零后的一代人,总会以为他们比八零、七零年代的人更进步,更应该是一群讲社会平等、讲民主,重尊重的一代,但有些遗憾,现实往往冲击着想当然,如果仔细观察,在他们中为数不少人,却更懂社会地位的高低、等级的差别、贫富的分别,或者家庭、背景、圈子的重要。分析其社会原因,一是个人利益在物质社会、市场经济里的必然,总之是利益在驱使着;二是他们从小深受某些影视剧和书籍的熏染,可以回顾几十年来的影视剧,比如清宫剧等等,让他们从小就直观看到该怎样做主子,主子该摆怎样的架子,怎样做奴才,奴才该怎样伺候主子,知道富人该什么样,穷弱之人又该如何,知道皇上的威武与恩赐,知道百姓见了大官得要跪迎,为民办了好事得要跪谢,知道上级该怎样当,下级该怎样服从与伺候,所以上海最近出了个名媛团装贵妇人,这就是文化教育潜移默化的作用。

这代人中有人为了爬升,对上级变换着花样献媚,服从起来可以不要自尊,也有过分者令人感到是多么卑躬以至下贱,比如仅为了一份工作,可以甘愿去爬街,可以自愿去卖身,也包括前边提及的崇洋媚外,也就不感到丝毫的奇怪了。封建社会的等级思想,是在年轻一代身上复现了。那些所谓的自由、平等,也不过是拿来用于同龄人间的残酷竞争,对高自己的和不如自己的,眼睛要么向上仰视乖乖,要么向下俯视凌人。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民主的社会,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还经常听闻或见到孩子打骂父母,凌辱父母,甚至杀害父母的新闻,而几千年的孝敬父母和长辈的优良传统已丢得差不多了。谁能说清这是时代的进步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我们都认为这时代是历史上最好的、最幸福的时代,你看几十年中从电话到电视,再到互联网、再从手机发展到5G,现代人从网络上了解一切,享受便捷的网络生活,而且从网络上开阔眼界,发表自己的声音,感觉活在这个时代才是最开放最自由的,自己的思想处在最聪明的巅峰,没有丝毫的自我封闭和被人洗脑。但真实是如此吗?

新中国的伟大成就之一扫除了文盲,现在人们使用网络,人人一部手机,让人们都相互联系了起来,又有读不完的漫天信息,可以自由地选择,的确感觉自己很开化,不再封闭。任何一物都有其利也有其弊,其利不必细言,其弊却难以明知。在这种开化的表象下,我们反而却愈加的封闭,这种封闭不是外力强加而是我们主动选择的。充斥得无处不在的海量信息,一是加大了我们选择阅读的难度,二是因为我们都有某种偏向的喜好,很容易被自己所偏向的内容所左右,而这内容可能无关真理,久而久之,就被某类信息洗脑,被发出这类信息的人所控制,某音就是一种典型的思想控制。信息的高度自由,使得信息的善良或奸邪混杂在一起,没有一定判断力的人,极易被其教化,被磨练成一种观念后,自己也从中变得封闭起来,再加以人的从众心理,如被某种从众观念所控,能说这是一种进步吗?好像还不能这样说,因为有时候真理往往不招人待见,所以真理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故在信息时代追求和坚持真理将更为艰难。

中国传统认知里,有个说法叫“礼失求诸野”,意思是,我们中国古时讲的礼,是指在统治阶级里,比如君王、诸侯、公卿、大夫和富豪等阶层,是用礼乐教化,他们几乎都为识字之人,但长久之后,统治阶层内部就会有各种思想流行,思想和观念一多,就会扰乱人对天道的认知,打乱是非、正义与邪恶的分野,所以莫衷一是之后,解决“礼失”的办法则是“求诸野”,“野”指草莽民间。古代的“礼”不下庶人,对庶人阶层不施以“礼乐”教化,而是任其本性自然。所以“礼失”之后,孔子说向庶人阶层去寻求吧,那里你能找到本知。古代庶人几乎不识字,更没有文化,他们本性天然地遵从天道与人道,有着最淳朴的是非、正义与邪恶观,没有被乱糟糟的各种学说所污染。

不仅我们中国,西方也是如此认识。如在英美的判例法中,法官审案先要组成审判团,而审判团成员,他们规定要从社会底层中选,最好选文盲、没有任何法律知识的人最好,因为这样的人当审判员,才最能体现整个社会最本色的公平公正。判例法中,不是法官裁决案件,而是先交由审判团审判,法官以审判团的审判结论为判案结论。英美人反而认为法律知识越多,或文化知识越多的人,越容易受到他所得的法律和知识的干扰,而其所受的法律和知识,也无不是来自他人,是受别人的立场和观点所左右,而非直接源自天道和人的本性。对于这个理论,在我们明代王阳明的心学中,王阳明主张要从自己的本心去探求认知,而不是求之于外物,因为外物已是受他人所干扰过之后再传到自己的,是被人装扮过的。但现代以来,王阳明的心学被认为是主观唯心主义,现在再分析,它应该是一种客观唯物主义论。

可见,在中西方的哲学领域,也有很多是相通的。比如,羞耻之心、怜悯之心是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好人坏人,即使所谓的坏人,在受到某种感染时,也同样会感到羞耻,对他人也会表现出怜悯和同情。按佛教说法,人人都有善根。而以强凌弱、坑骗他人这等恶事,再作恶之人也可能良心发现,后悔自责,如基督教里他想忏悔,佛教里他想赎罪,这也是罪犯能够改造的本性根源。如果认为本性里没有这些,也就证明罪犯是不可改造的。

本性能被弱化,但不能消亡。最近看到一则新事,现在有些年轻人又捧起了《毛选》,这应该算是本性和社会正道的一种回归吧。

说到本质上,信息社会与工业时代并无本质差别,其真实背后,仍然是资本和利益,所不同的仅仅是资本赚取利润的工具不同而已,工业时代它靠工厂、机器和商品,信息时代它换成网络、手机和那些满天飞的信息,所谓的大数据,是提高利润率的工具,类似于工业时代提高利润率的各种手段。

信息时代,有些人还是特别喜欢的,因为这个时代里,人们时刻都在受到各种对的,或者错的,或者迷惑人的,如鸡汤式的观点熏染着,弱化着本性,要本性越弱越好。

现在好像“求诸野”也不可能了,因为“野”也已乱糟糟了,不再那么的天然。就如现在人们的婚恋观一样,哪里还讲什么男女纯真的爱情,现在都不过是借婚恋之名搞一种冠冕堂皇的金钱“交易”而已。但真心讲,这种婚恋价值观将以三四个年代的剩男剩女为代价,需要等到人们看完这批剩男剩女的一生是幸福还是悔恨才能推动人们反省男女爱情的正道应该是什么,但遗憾的将是这批剩男剩女成了金钱婚恋的牺牲品。

可以推知,人与时代的关系,都要经环境的塑造,是“素丝无常,唯所染之”罢了。但人的本性决定了人都应该走正道,一切偏离正道的,都或早或晚,其过程中,既可以遵循规律主动纠错调整,但也可能规律施以教训,冲破一切的阻碍,包括坏的社会环境,再回归到正道上去,这既符合马克思主义所揭示的社会发展规律,也符合中国传统的合于天道的认知。换句话说,中国必须走社会主义道路,以人民利益为根本,抛弃金钱主导,限制资本的无序扩张;偏离者,无论看似多么繁花似锦、鼎食钟鸣,社会也只是少数人的乐园而已。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修订稿)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