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经济金融 > 阅读信息
彭胜玉:中国要防范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
点击:  作者:彭胜玉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0-12-14 09:24:31

 

1.webp (10).jpg 


可以说,美国区别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最有力量的两杆枪就是“军事”和“金融”。军事大家都清楚。金融同样也是一杆枪。美元美国造,全球用,让美国有了非常大的优势通过印刷美元攫取全球物质财富并可以打击对手。

挥舞“军事”这杆枪发动战争,因为巨大的战争不确定性,和可能带来的巨大牺牲,导致决策者在会这杆枪事顾虑和阻力都会很大。而挥动“金融”这杆枪时,遇到的阻力,和会有的顾虑,将明显低很多。

如果特朗普没有下台,特朗普领导的新一届政府将拥有四年完全没有连任顾虑的时间,这足足的四年,将可以给特朗普领导的新政府,将给美国国会,美国的鹰派,一个相对安静和专心的四年窗口期进行国家治理和大国竞争。那么这四年,将是各种大国竞争战略、各种大国竞争举措可能都将应运的四年,这其中,就包括对中国的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会作为考虑选择。

如果拜登上台,也不可能一点中美大国竞争不考虑,毕竟随着疫情在美国肆虐日深,大国危机感强烈的美国,总得考虑做些什么,保住自己的超级大国地位,打压竞争对手的能力发展及已有实力。

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美国对俄罗斯实行了一系列金融制裁。俄罗斯作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依然被美国进行了一系列的金融制裁,那么针对中国来一场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有什么决定性的因素会阻止它一定不会发生呢,没有!有人说,中国经济体量太大,美国不可能全面金融制裁,有人说美国难以把中国整体“逐出”SWIFT,但,这都不是确定能阻止美国不发动对中国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的决定性因素。

2014年,美国限制了对俄罗斯金融、能源和军事领域的主要企业分别超过 14 天、60天和 30 天的国际金融借款,具体对象包括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 (Rosneft Oil,占俄罗斯原油产量 40%)、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Gazprom)、诺瓦泰克 (Novatek)等,并限制向这些公司提供用于深海、北极近海或页岩油的勘探和生产项目的技术。2017 年,美国执行《以制裁打击美国对手法案》(CAATSA),标志其制裁力度再度加强,可能对任何违反对俄制裁的实体实施次级制裁。2018 年,俄罗斯主权债务遭遇制裁风险,导致市场波动率再度飙升。2014-2016 年期间,俄罗斯国有资产市值急剧降低、卢布贬值、油价暴跌并不断交织形成对国民经济的负反馈。2017 年,美国执行《以制裁打击美国对手法案》(CAATSA),加大了对俄制裁力度,对于任何违反对俄制裁的实体将实施次级制裁。2018年,俄罗斯主权债务遭遇制裁风险,导致市场波动率飙升。

俄罗斯经济在 2014-2016 年受到了金融制裁的冲击,本来其经济增速在乌克兰危机之前就已明显下行;另一方面,同期原油价格暴跌,各种综合因素催生了2014-2016 年间的卢布货币危机。这场卢布货币危机,金融制裁是直接的触发因素,并且加速了俄罗斯经济衰退。

客观来看,美国对俄罗斯的金融制裁并不是单独进行的,而是与其他经济制裁和政治打压措施共同实施的。从制裁结果来看,旷日持久的制裁使俄罗斯经济前景不确定性放大,沉重打击了国内外投资者对在俄罗斯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的信心,并造成了俄罗斯严重的资本外逃。根据安邦智库分析报告:由于经济不稳定并面临美国的地缘政治压力,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处于资本流出状态,2012 年资本外流 560 亿美元,2013 年全年流出规模突破 600 亿美元。在乌克兰危机之后,2014 年 3 月 20 日,俄罗斯经济部副部长 Andrei Klepach 表示,由于投资人担忧欧美国家的严厉制裁可能对俄罗斯经济造成打击,政府估算第一 季度该国资本出逃预计将近 650 亿至 700 亿美元。这已经超过 2013 年全年的资本外流规模。

俄罗斯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依然被美国进行金融制裁?那么中国也完全要防范美国对中国发起的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本质上来说,可能的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不但能起到打压中国的作用,也可能为美国获取到巨大财富。

美国将美元武器化,这是全球已经公认的事实。

高盛就对美国制裁中国金融机构提出了三种判断。投行高盛认为,相信美国不会对中资金融机构实施广泛的制裁,加上中国内地拥有强劲的外部头寸,即使海外资金受限制,其影响也应该可控。高盛在报告中指出,该行的基本预测是,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保持不变,虽然不认为美国会对金融机构实施广泛制裁,但也不能排除会针对个别机构采取行动。高盛认为,倘若美国对中国实施金融制裁,有三方面将最受影响。首先是限制中国银行业的离岸业务,并可能限制中国企业的海外营运;第二是金融市场可能会对任何美国提出的行动作出负面反应,市场反应的程度将取决于行动的严重性。第三,美国的金融制裁对香港的影响可能更大,但预期任何可能的行动,将不会损害港元与美元挂钩的联系汇率,因为香港的外汇储备大约是货币基础的2倍,并且这一比例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一直保持在相同水平。不过,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其金融业占经济的比例较大,任何金融制裁对香港经济的影响,都可能比对内地要大得多。

美债规模已经突破26万亿美元,美元信用正在被大量消耗。统计显示,截至8月4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达到26.5万亿美,目前白宫与国会正在就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谈判,若立法通过或将进一步增加美国债务规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初,美国国债增长近3万亿美元,而往年全年增长不超过1.5万亿美元。目前,经济分析师普遍预测,到2020年底美国国债还有可能进一步攀升并超过30万亿美元。

随着美债规模的持续攀升,人们开始担心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还能维持多久。7月26日,全球最大避险基金创始人、桥水基金达里奥表示,最担心的是美元的稳定性。他说,政府预算不能一直处于赤字状态、不断发行政府债券或印钱。

8月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报告指出,美国若未能重建财政可持续性、可能导致外国资金对美国固定收益证券需求意外下滑,进而引发金融稳定风险。

8月16日,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求是》刊文称,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下也没有不散的筵席。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当前美国这种前所未有的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上也消耗着美元的信用,侵蚀着全球金融稳定的基础,会产生难以想象的负面影响。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输入性通胀、外币资产缩水、汇率和资本市场震荡等多重压力。更严重的是,世界可能再次走到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

 “今年的全球公共债务将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创下新高”,7月上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在IMF与东京大学联合举办的网络会议上发出了这样的警告。据IMF预测,2020年发达国家的公共债务额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28%,超过1946年的历史最高值。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时期,各国被迫增加巨额财政支出。包括民间借贷在内,全球借款额(国际金融协会调查数据)1~3月创历史新高,达到258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3倍以上。   

“神奇货币的时代”。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塞巴斯蒂安·马拉比在最近的论文中如此表述各国政府财政支出能力扩大的情况。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将现状表述为“自由货币”。

新冠疫情也会动摇以往的经济政策常识。“大借债”和“大支出”将会持续到何时呢?处于有利位置的是轴心货币国美国。因为美国可以发行全世界通行的美元,最终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减轻实际债务负担。中国虽然摆出要挑战美元主导权的架势,但不可能马上就动摇美元地位。

中国可能也已经在采取一些行动。美国时间8月17日,美国财政部公布了月度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抛售93亿美元国债(约合人民币643亿元),成为抛售美债最多的国家。目前,中国美债持仓总金额仍维持在1万亿美元上方,仍是美债第二大海外持有国。

在美国债务持续飙升的背景下,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债的占比越来越小了,6月份占比已经跌到了26.6%,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面对美国不断发行政府债券或印钱,投资者已经转向用黄金增值保值。在美国债务持续飙升的同时,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债的占比越来越小了,6月份占比已经跌到了26.6%,创下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日本和中国这两个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人合计持有美国国债的8.8%,也是近8年来最低的份额。统计显示,到今年6月份,美国政府基金(社保信托基金、各类政府和军队退休金等)持有美债5.95万亿美元,占比22.5%,美联储持有4.2万亿美元,占比15.9%,美国商业银行持有1.07万亿美元,占比4.0%。

但美国人不傻,不会一直容忍不利于美元全球霸主地位的形势态势一直继续恶化,也不会眼看着自己的国家一直背负着越滚越大的债务雪球完全让美国人民买单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美国会琢磨着做些什么?会努力想办法做点什么改变现状!

中美关系恶化已成为当前全球政经领域最大的风险因素。从 2018 年至今,美国打压中国的工具已先后亮相,包括政治与外交施压、关税及贸易措施、限制科技与教育交流、限制市场准入、排斥中国 5G、限制中国对美投资、收紧中资企业在美上市、关闭领事馆、意欲封杀TIKTOK甚至微信等。不过,在这些手段之外并不包括大规模、系统性的金融制裁。

但要知道,金融制裁甚至金融战,是美国在和平方式下对中国可能最有“杀伤力”的手段。他在俄罗斯身上已经用过,在中国身上用,既能吸取经验教训,也能更好创新改进办法举措。

如果有一个办法,既收获巨大利益,又能打压最大对手,同时,阻力不大风险可控,他们会认真考虑的……

中国要加大防范,既要确保金融稳定,也要确保亿万人民辛苦创造的巨大财富不会被人廉价的大肆掠夺!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研究员、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国际金融论坛[IFF]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央企战略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