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昆仑专题 > 国资国企改革 > 阅读信息
梁军:国企改革要真突破,有些话必须说破 ——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六

在一种更加积极健康的工作环境下激发最大的潜能,这将是国企优于并最终赢得与私企市场竞争的法宝。否则,功效反转,倒过来成为制约国企市场竞争力的痼疾。

叶方青:企业改革的任务,是把公有制为主体做实

企业是我国最重要的经营主体,办好企业,特别是办好国有企业,意义重大。企业一旦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就需要改革。

梁军:国企改革理论创新,谈何容易?——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五

说一千道一万,归结为一点,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

梁军:国资收益全民分红,可否?——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四

国有资本收益理应上缴。但是,上缴给谁、怎么处置,这似乎不是理论界关注的问题。在我看来,可能就是国企改革总是不能取得彻底成功的理论盲点!全民分红才是突破点!

国资委党委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重要讲话发表四周年学习研讨会

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任洪斌主持会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中央组织部等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应邀参加会议。

乔新生:理直气壮发展中国的国有经济

坚持发展国有企业,首先要为国有企业制定明确的法律规则,为国有企业保驾护航。如果国有企业和一般市场主体之间没有法律上的区别,那么,国有企业就很难发挥自己特殊的作用。

张喜亮: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研究国有企业理论和实践

只有正确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才能确保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牢牢掌握在党的手里,才能实现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的全民所有权益,才能筑牢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物质基础。

梁军:混合所有制的价值被严重低估 ——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三

资本的逻辑,我们需要客观、辩证地认识它,并最终驾驭住它,使之为发展社会生产力服务,为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服务,为人民而不是为少数精英服务。

梁军:落实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必须把“两个维护”放在首位

在推进“三年行动方案”过程中,国资系统必须把加强政治学习、坚定做到“两个维护”放在首位。这是确保国企改革不发生重大偏差的基本保证。

必须深入学习和贯彻落实习近平关于国企改革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

9月27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及全国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

余斌:不要让私人资本打国有资本的秋风!——国有企业产权改革

如果企业所在行业的国有产能已经过剩,就应当跨行业创办新的国有企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吸纳更多的人到国有企业中去就业。改善民生还得靠国有企业的大发展。

国资委: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 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新格局

9月18日,国资委在中国商飞(上海)举办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现场推进活动。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任洪斌出席活动并讲话。

以脚步丈量新时代国企人的初心使命

聚焦党的建设和脱贫攻坚两个重点,从国企党建一般性和特殊性创造性转化的鲜活案例中,凝练生产与党建高度融合克服了两张皮现象的成功经验。

黄相怀:为什么说看国有企业首先要从政治上看?

因为国有企业首先并且根本的是一种政治性存在,围绕国有企业也存在大量的政治的和意识形态的争议,意识形态能力也是国企党员干部的核心能力。

王勇在辽宁调研强调:坚定不移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要坚决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紧密结合区域和企业实际,抓住机遇、应对挑战,着力破解改革创新难题,努力实现高质量持续健康发展,在全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中的龙头作用。

梁军:好的婚姻是有标准的,混改也是——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二

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基本政策已明确,关键是细则,成败也在细则。要吸取过去国企改革经验和教训,不能在一片改革声浪中把国有资产变成谋取暴利的机会,关键是公开透明。

杨斌:让美国审计中国敏感企业包括国企风险太大,仿佛送羊入虎口!

让美国审计掌握商业秘密趁机找茬制事端。中兴曾经配合美国监管并提供信息资料,反而被美国鸡蛋里挑骨头当做难得确凿证据,趁机制裁中兴并征收十亿美元巨额罚款。

梁军:混改不能变成“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一

民间有一句俗语:“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可以套用这个概念来表达,即:“不以完善国企现代企业制度为目的的混改都是糊弄党中央”。

梁军:写在“三年行动方案”出台之前 ——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

《新一轮国企改革印象》值得国资系统的各位同志一读。里面所提到的关于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员工持股等几个主要问题,我坚持6年前的看法。

梁军:写在“三年行动方案”出台之前——国企改革再评论之二十

今天早上,在发出这篇“再评论”文章之前,我浏览了一下新闻网站,确认《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还没有发布。据说就要出台了。据说就要出台了。据说就要出台了......

梁军:如果国企输了,我们都要去学英语!——国企改革再评论之十九

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是政府的社会公共管理职能与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能的分开,而不是国有资产与国家及全民所有权的分开,也即不能搞全盘私有化。

梁军:市场派的底牌,我早就看到了——国企改革再评论之十八

要紧跟党中央领导核心,在当前喧哗的各种改革主张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旗帜鲜明地做到上述“六个坚持”和处理好“六个关系”,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保持对私有化主张的警惕。

梁军:就国资国企问题与政府官员谈谈心 ——国企改革再评论之十七

最根本的,还在于将我们自己不恰当地附加国企其身的弊端一一拆除,才是消除误解的实招。而要做到这一点,政府必须对国企的功能定位有全新的、准确的认识。

轻松笑|国企做大做强是为了什么?

国企做大做强本来是为了稳定社会方方面面发展的,现在竟变成了连国企自身都难保了,这还正常吗?

《国资报告》独家解读:2020年《财富》世界五百强上榜国企名单

今年,中国大陆(含香港)公司上榜数量达到124家,历史上第一次超过美国(121家),加上中国台湾地区企业,中国共有133家公司上榜,再次刷新纪录。

 49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