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外交国际 > 阅读信息
乔新生:如何看待2020年美国大选
点击:  作者:乔新生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0-11-09 08:30:40

 

1.webp (1).jpg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计票过程中。图据CNBC】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出现的问题,许多学者倍感兴奋。他们以“理论发明家”的姿态,幻想出许多理论,来证明美国政治制度存在深层次缺陷。也有一些学者故作深沉,认为民主需要很多条件,美国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不具备现代民主的基本条件。甚至还有一些学者把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观点奉为圭臬,认为民主不会让人类进步,而只会让人类退步。言外之意,凡是实行民主的国家,都一定会出现问题。这种“事后诸葛亮”,令人不能不哑然失笑。

古希腊哲学家说过,民主是高贵的存在。古希腊的民主是奴隶主民主,也就是极少数人的民主。这样的民主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存在几千年。不论是共和制,还是议会制,都是少数人的民主。这样的民主必然会服务于某个阶层或者服务于某个阶级,这样的民主不具有普遍性,因此,世界各国人民希望建立一个普遍性的民主制度,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分析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提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主张,认为要建立一个新型的社会制度。在这个社会制度中,可以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民主,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当家作主,与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有着天壤之别。

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同样千差万别。凡是在经济相对发达、人口相对较少的国家,民主通常能够保持社会稳定。这是因为这些国家经济状况良好,人民的基本生存发展问题得到解决,民主只不过是管理国家的同义词。民主选举只不过是选举管理国家的工作人员。国家领导人既没有特权,同时也没有经济负担,他们只需要按照法律的规定,兢兢业业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即可得到的人民的认可。

由于发达国家领导人的首要职责是实现社会稳定,因此,国家出现重大问题的时候,完全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直接征求人民的意见,国家领导人不需要承担多大责任。发达国家的民主制度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瑞士民主制度。

瑞士没有固定的国家元首,而是采取轮流坐庄的方式,联邦主体负责人轮流担任国家元首,每当国家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通过公民投票的方式作出决定。这是因为瑞士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国家,瑞士国家领导人需要的是协调能力,只要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制定国家的政策,并且接受社会监督,即可完成自己的任务。

瑞士的民主制度不具有可复制性。因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自然禀赋和瑞士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瑞士是一个中立的国家,无论是在世界大战中,还是面对重大自然灾害,瑞士始终保持相对中立的地位。瑞士制定国家政策的时候,可以不必考虑其他国家的影响。

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之所以在民主发展过程中,实现国家社会稳定。根本原因就在于这些国家的人口相对较少,经济相对发达,人民安居乐业。担任国家领导人实际上和担任一个公司董事长没有本质区别。如果国家领导人能够及时公布自己的财产状况,随时征求人民的意见,那么,这个国家的领导人不会面临巨大的政治压力。反过来,如果在一个人口相对较多的国家发展民主,那么,就必须考虑到信息不对称问题,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尽可能地满足不同群体的利益需求。

美国是一个人口相对较多的国家。由于各个地方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人口密度也不一样,因此,设计民主制度或者选举制度的时候必须考虑到各个地方的实际状况。美国政治领袖创造性地提出了联邦制度,并且制定了一系列选举规则。美国总统选举实际上是美国各个州的选举。美国各州选举“选举人”,然后再来选择美国总统。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美国各个联邦主体的独立性不受损害。

美国各个州的选举制度存在极大的差异。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结束之后,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进行统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美国各州选举总统结束之后,把美国各个州的选举结果集中起来,选举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

美国选举人制度实际上是充分汲取世界各国民主发展经验教训之后,建立起来的法律制度。现在看来,这样的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人类已经进入网络经济时代,美国各个州的选民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络系统,直接选出自己的总统。可令人遗憾的是,修改美国宪法,彻底改变美国的选举制度,同样需要投票决定。在各个政党相互攻讦的政治背景下,修改法律,提高总统选举的效率,同样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当前所面临的问题是,在民主发展过程中,由于过分强调差异,从而导致美国民主变成了批判民主。

批判民主的特点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党同伐异,恶意羞辱竞争对手,从而使民主变成了拳击比赛,你死我活。这样的民主充满火药味。由于候选人没有提出系统性政治纲领,从而导致民主选举变成了闹剧。

当前美国民主就是如此。这样的民主不可持续。如果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和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相互批判,党同伐异,那么,最终必然会导致美国民主出现实质性的变化,美国要想找到解决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将会非常困难。

其次,民主选举的过程中,不是求同存异,而是分裂族群,通过制造对立,强化自己的凝聚力。美国总统特朗普咄咄逼人,不仅攻击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而且攻击美国的新闻媒体,把美国所面临的一些问题都归咎于美国的前任总统。这种批判性的姿态,的确让美国中低收入选民感到痛快无比。可是,这样的批判无助于美国的发展。

如果只有批判而没有建设,在民主竞选过程中,没有提出系统性的纲领,或者提出的政治纲领具有明显的外部性,那么,这样的民主必然会导致整个社会出现严重对立,甚至有可能会爆发激烈的冲突。2016年总统选举精彩之处就在于,特朗普政治分析师判断拉丁美洲国家公民进入美国成为合法移民之后,迫切希望美国关闭大门,禁止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的公民到美国。这是人性自私表现,但也是美国社会的现实。(挤上公共汽车的人,总是希望司机赶快关门)这或许可以解释,在美国拉丁美洲移民最多的地方,特朗普为何能够赢得胜利。对那些已经在佛罗里达州以及拉丁美洲国家移民相对较多的地方,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反对移民政策,迎合了当地选民的政治需求,因此,他们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手中的选票投给这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美国总统决定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试图把美国与墨西哥彻底隔绝开来。这样做本来是一种违反人权的行为,将会阻碍美国与墨西哥的交往,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正是由于对边境地区选民进行“政治细分”,才使得美国总统特朗普这项政策在当地深得人心。虽然建设隔离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举动,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但是,这样做的确让美国边境地区的居民感到安心。他们义无反顾地将自己手中的选票投给这位美国商人出身的总统。

按照一些学者的说法,政治是高度专业的,因此,非典型政客不具有玩弄政治的机会。事实并不是这样。讨论政治问题的时候,必须充分意识到,如果政治成为少数精英分子的“专利”,那么,政治就会彻底被扭曲。

正因为如此,强调政治的普遍性和政治的人民性,才能了解政治的本质,也才能为政治发展指明正确的方向。

美国政治出现的问题,不是因为美国政治制度设计,而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为了兑现自己的所谓“诺言”,不断地分裂美国,从而使美国变成一个火药味十足的国家。不仅如此,这位美国总统为了将美国国内的矛盾国际化,对其他国家大打出手。美国总统发动的贸易战争,不仅严重损害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利益和企业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损害美国战略盟友的国家利益和企业的合法权益。美国总统这样做的目的,实际上就是挑起冲突,把水搅浑,在混乱中取得胜利。这是一种批判性的思维,也是一种批判性的政治。这样的政治缺乏建设性,因而注定会导致美国出现严重的社会混乱。

正如美国许多政客所批评的那样,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这样的总统,希望美国分裂而不是希望美国团结。虽然美国政客们都是充分利用社会矛盾或者阶级矛盾,争取政治利益,但是,他们至少在口头上强调团结的重要性,希望美国社会各界代表人士能够坐在一起,通过和平方式解决问题。而特朗普完全不同,这位美国总统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国家领导人,倒像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为了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份额,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出尔反尔,信口雌黄。这种“不似人君”的现象,充分说明美国总统特朗普破坏了美国的民主传统文化,同时也破坏了西方国家几百年来所精心营造的虚幻的民主体制,从而使美国陷入到空前动荡不安之中。

分析美国总统选举中出现的问题,可以有不同的视角。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民主是人类文明发展必然选择,各国应当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选择不同的民主体制和法律制度。民主发展的过程中,必须强调人民主体地位,必须尊重人民的意见,因为只有这样,民主才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反过来,如果民主只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或者民主只是为了国家领导人自身的利益,那么,民主必然会被扭曲。

民主的多样性决定了,各国应当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选择民主的表现形式。衡量一个国家民主的好坏,不是以其他国家为样板,而是要看这个国家的民主是否充分尊重人民的意见。如果民主能够充分尊重人民的意见,那么,这个国家的民主就是科学的民主、善良的民主。反过来,如果这个国家的民主只是为少数阶层服务,那么,这个国家的民主就是独裁的民主、邪恶的民主。

事实证明,美国民主选举之所以出现问题,可能与美国的民主选举制度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从本质上来说,则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之后,不断分裂族群,挑起冲突,从而使整个国家缺乏共识,在批判的浪潮中,忽视了民主最深层次的价值。

美国总统选举历史上,多次出现胶着状态。当年美国副总统戈尔和美国小布什就曾经在佛罗里达州选举票数多少问题上发生争执,官司打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停止计算选票,从而让美国小布什当选。

特朗普之所以在选举之前,匆忙任命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其目的也是希望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出对自己有利的判决。但是现在看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审理有关选举案件的时候,必须考虑到美国各州的法律。由于各个州的法律中,如何投票、如何计算选票规定完全不同,因此,即使案件到达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也必须根据美国各个州的法律,而不是像当年只是根据佛罗里达州的法律作出裁判。

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停止计算选票,显然是不了解美国各州法律所致。由于美国各个州的选举法律规则不同,因此,美国联邦法院系统的法官在处理有关选举案件的时候,必须充分考虑到美国各州的选举法律规则。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想挑战各个州的法律,将会面临极大的困难。说到底,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选举。美国选民不愿意看到疯子继续表演,但是,也未必愿意看到一个昏昏欲睡的傻子走到台前。民主就是这样,有时候不得不被迫作出选择。至于美国的第三种政治势力何时能够出现并且形成气候,挑战美国民主党和美国共和党,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人们看不到这一天。

学者们分析美国民主选举制度的时候,一方面要从历史的角度出发,设身处地考虑交通不便、信息不发达条件下美国宪法设计者的初衷,另一方面也要从美国的现状出发,认清美国民主的本质。如果没有一个建设性的民主,没有一个充满和解精神的美国总统,那么,美国要想重新步入正轨,将会非常困难。但愿美利坚合众国能够早日走出困境,实现经济复苏发展。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乔新生“)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