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环球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周江勇落马,没那么简单
点击:  作者:欧洲金靴    来源:金靴RedBoy 微信号  发布时间:2021-08-24 10:31:33

 

2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官方消息: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副部级官员周江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杭州是长三角中心级经济重镇,且为经济大省浙江省会,是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成为的15个副省级城市之一,受省级行政区管辖,其市委书记为副部级,其副书记为正厅级。

 

通常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市长、市政协主席均为副部级,副职为正厅级;市辖区政府为副地(厅)级,市政府的行政机构为副厅级。

 

因而,本次周江勇落马对于政坛和商界震动极大,他是十九大以来落马的第75位省部级高官,也是今年以来的第13位。

 

同时,自2015年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落马、2016年由浙江副省长转任宁波市长的卢子跃落马之后,周江勇是浙江五年来第一个、十八大以来第三个副省级以上的老虎。

 

所以案发当晚,浙江省委迅速做出了反应,第一时间召开常委级别的会议,传达中央对周江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

 

袁书记亲自主持会议,并郑重强调:浙江省委坚决拥护中央的一切决定。

1

 

21日开始,中文网络上有关“周江勇家族涉嫌在当地一家公司IPO前突击入股5亿人民币”的消息流传甚广,也有媒体记者就此多方求证,但目前未获正面回应。

 

不过比较搞笑的是,就在22日晚间,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竟然“此地无银三百两”得跳出来“不打自招”:

 

 

且,这是一份没有红章篆刻的声明,辟谣的目标人物也非常模糊,语气力度更并非通常常识里的严肃。

 

我个人的感觉就是:这不是在辟谣,而是在紧急割席;甚至,其紧迫感还有那么一丝「这则声明并非蚂蚁自己制作发出、而是受到幕后更大人物的临时指示进而祭出」的味道……

 

需要看到,今年4月份时,外媒就有披露过我中央层面会对去年“拍死蚂蚁”风波中涉及官商勾结之为进行调查的相关重磅信息。

 

 

该信息当时放出后,阿里系、蚂蚁系、云峰系相关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跌;但是在境内流传不久后,有关报道就被资本控下的舆论平台全数公关抹掉。

 

还是先回到周江勇的话题。

 

有一张图是回避不掉的,2019年天猫/淘宝的双十一盛典,作为副部级大员的周书记亲自给财阀站台。

 

 

就在其时的两个月前,意气风发的周书记还带领着杭州市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了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

 

在签约仪式上,周书记动情发言:“杭州支撑着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也改变着杭州。一座城市与一家企业,因为相信而相融,因为共生而共荣。”

 

阿里巴巴集团,宛如“杭州市第二政府”。

 

再往前看,杭州与阿里签约的五天前,201997日,杭州市委、市政府公开举行授予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功勋杭州人”荣誉称号仪式,周书记不用多说,还是亲自出席,笑容满面得为马云颁授证书和印章。

 

 

马粑粑那天也满意地赞道:“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定义了一种全新的政企关系。”

 

请注意,当时距离马云卸任阿里巴巴一切职务,仅剩三天。

 

一切都显得那样的“急迫”,那样的“用力”。

 

不得不说,周书记的一系列动作在那个阶段也确实给阿里系帝国吃下了一颗定心丸,财阀帝国的脉络也得以继续扩张,尤其是马云实际控制的蚂蚁集团,在他台面上卸任阿里职务后,蚂蚁上市被提上日程。

 

周书记对阿里巴巴集团的关注是众人皆知的,在杭州衙内也非秘密。

 

今年410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依法处罚款182.28亿元人民币。

 

三天后,周书记立刻主持召开杭州市委常委级别的会议,针对阿里被罚事件,研究部署进一步推动杭州市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工作……

 

2

 

翻开周书记的仕途履历,有一个细节这两天一直被外界忽视:20003-11月,周书记在宁波市领导干部经济管理研究班学习,并赴美国培训……

 

当时的周江勇是鄞县鄞江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一个正科级干部去美国培训什么?

 

我查了问,问了查,暂时一无所有。

 

但是我看到的是,从美国归来后,周江勇立刻像坐了火箭一样急速蹿升,两年之间四次升职。

 

至海归十二年后,20122月,周江勇迎来仕途重大进阶:任宁波市委常委、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委会党工委书记。

 

这标志着时年45岁的周江勇正式进入了一个「圈子」,我后文再说。

 

进入圈子之后,周江勇在浙省内的核心城市任职调动如走马观花。

 

20133-20161月,用了不到三年时间,从舟山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副书记、新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坐到了舟山市委书记、浙江舟山群岛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副主任(兼)的位置;

 

20172月,任职温州市委书记;

 

半年后,升任浙省常委;

 

一年后,官至省会杭州市委书记,升任副部级。

 

美国镀金的效应如此强大?这我想起了百余年前的“留美预备学生”

 

当年美国人的战略非常先进,相比于打压欺侮屠杀中国人——这太暴力也太不体面了,美国人更愿意出资培养中国的精英带路党,洗脑培训调料成熟后,再把他们送回中国,在中国各级政府的关键要职担任管理,让中国成为美国的卫星仆从国。

 

除却百年前的旧史,周江勇的留美履历还让我想起去年浙江的一只老虎:浙江富春山居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郭林平

 

 

“我女儿一定要送到国外一流的大学深造”,这是郭林平的自白。

 

真的想问一句:美国就这么好?

 

近代以来,多少有过“赴美经历”的人成为了民族败类、叛国团伙,21世纪了,中国人、特别是精英官僚阶层的人士还在为美国马首是瞻,实在让人无语。

 

同时,留学需要金钱,但浙江倒是最不缺的就是钱,尤其是民间的热钱,尤其之尤其是信贷——改革开放后国内第一家“钱庄”就诞生于1984年的温州,拉开了高利贷死灰复燃的时代大幕。

 

郭林平的罪名也有这样一条:“通过民间借贷活动等金融活动获得大额回报,影响公正执行公务”

 

如果没有过去这个周末的冬窗事发,以周江勇的轨迹和积攒的人脉路线,包括他的年纪,此后成为省部正级、乃至进入中央应是没有疑问。

 

但是没有如果,人总得为自己的冒险买单。

 

去年4月,杭州召开全市推进疫情防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暨深化作风建设和综合考评大会上,周书记曾当众“揭短”,还说了一句著名的名言以警示全市干部:“当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句再见都不会说。”

 

这句鸡汤其实马云范儿十足,非常有“演说味儿”,像极了马云曾在浙商大会说过的:“企业不要和政府结婚…”

 

然而回到现实,阿里系确实没有和政府结婚,而恐怕是偷偷摸摸的“偷情”……

 

 

针对多年来的“偷情”,蚂蚁集团回应后不久,23日上午,杭州市纪委监委通告:将以抓好中央巡视反馈问题整改为切入点,部署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包括:

 

 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事项自查自纠;

 领导干部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

 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

 

蚂蚁风波,余波未消。

 

 

3

 

再来观摩一番周江勇的「圈子」。

 

就在周书记落马前三天,杭州市委原副书记马晓辉主动投案,交代问题;

 

再一个月前,退休已六年之久的浙江省委省政府原接待办主任张水堂,主动投案,交代问题;

 

再两个多月前,宁波海曙区原党委书记褚孟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浙江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马晓辉,浙江慈溪人,实为宁波人,为周江勇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1996级同学,与周江勇都在温州、杭州等省内重镇先后任职,还曾在褚孟形的老家当过县长;

 

张水堂,浙江淳安人,实为宁波人,与褚孟形妻子、浙江合创(宁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胡敏春,关系密切;

 

褚孟形,浙江宁海人,实为宁波人,马晓辉多年的浙江省内(宁海县)主政同事。

 

目前,还有一个浙江宁海籍(实为宁波人)的副省级官员进入了舆论视线。他在20102月后与周江勇共同任职宁波市;一年后,他们的队伍中又插入了时任宁波市环境保护局局长、党组书记褚孟形。

 

……………

 

「圈子」,就是这么形成的。

 

如今,山头主义下的圈子文化,伴随着拍死蚂蚁的余波,被彻底的一锅端。

 

昔日令氏家族在山西省内的“西山会”,苏氏家族在江西省内的“赣帮”等,在十八大后悉数被打掉。

 

包括刚刚卸任的内蒙古大员布小林——标志着乌兰夫家族完全退出了内蒙政坛——都彰显了党中央打掉山头、割除宗族门阀的决心。

 

近代以来,浙江/上海商人曾与政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百年前,正是在江浙沿岸,稀权于商、巨贾入仕,在江浙沪造就了参天大树般的买办阶群。

 

蒋介石屠杀共产党人、学生工人的政变经费从哪里来?虞洽卿﹑王一亭﹑吴蕴斋的“上海商业联合会”。

 

推荐阅读:国民党的阶级仇恨不共戴天

 

今天浙江省内腐败和宗族势力的被揪出,可谓“承前启后”:承蚂蚁集团事件清算之前,启浙江试点共同富裕示范区之后。

 

不论是彻底整顿势力盘根错节、利益链条犬牙交错的蚂蚁集团,还是为浙江省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实践(包括7月份刚成立的浙江省领袖思想研究中心的打造)做铺路,扫清污浊都是奠基之必须。

 

就在今年4月阿里巴巴被重罚后,马云的湖畔大学随即显示被勒令停止招生,今年的所谓“一年级课程”全部被叫停。

 

湖畔大学,是比财阀本身更恐怖、更恶性的「党阀」,因为它是堡垒式的、摇篮式的。

 

一个党阀会所,竟然被冠以大学之名,用竖立朝圣形象的做法铸起山头,这比柳传志的“泰山会”https://m.wyzxwk.com/content.php?classid=28&id=436927走得还要远。马云曾公开炫耀式地说过一句让人非常脊背生寒的话:“如果你们到湖畔大学来学习如何赚钱,那你们来错地方了……”

 

而眼下,社会主义铁拳两头出击,两头肃清。

 

蚂蚁这块大蛋糕去年秋天到底吸引来了多少人,目前仍无确切名单。

 

但除了那些藏不住的大人物,连一些看起来是小人物的家伙,似乎也绷不住:周江勇倒下的同时,宁波市鄞州区司法局副局长徐光耀、湖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党组书记、主任沈小龙、温州市瓯江口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祥崇等人,目前均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预估市值两万亿的蚂蚁,真的有毒!

 

 

4

 

今年2月初,中央第四巡视组曾向浙江省委反馈在浙江的巡视情况,其中就包括向周书记进行了通报。

 

时任中央第四巡视组组长赵凤桐当时就有提到,巡视发现杭州市委贯彻落实领袖对杭州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还不够有力”、“推动形成高质量发展新格局还有差距,一些重点领域权力运行监督制约还不到位”、“领导班子加强自身建设还有差距,党建工作责任落实不够有力。”

 

周书记彼时表态:“对于巡视组反馈意见,我们诚恳接受、照单全收、坚决整改。”

 

而结果,却是眼下全国人民群众大吃特吃的瓜。

 

可以看到,中央巡视组提出的“党建工作责任落实不够有力”,就是非常直白地点明了浙江省和杭州市在干部管理上无组织原则、无党性纪律。

 

还是前文提及的“山头主义”

 

2015  1029日,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领袖曾有语重心长又雷霆万钧的发言:

 

“全党同志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都要牢记党章中的规定: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

 

“如果有了自己的私利,那就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党内不能存在形形色色的政治利益集团,也不能存在党内同党外相互勾结、权钱交易的政治利益集团。”

 

“党中央坚定不移反对腐败,就是要防范和清除这种非法利益关系对党内政治生活的影响,恢复党的良好政治生态,而这项工作做得越早、越坚决、越彻底就越好。”

 

压灭山头主义和宗亲主义,这样的组织原则打磨,始于毛主席。

 

毛主席曾有剖析:“一个地方的革命党、革命军队起来打敌人,就很自然地形成各个集团、各个山头

 

所以我说山头主义是中国社会的产物,是中国革命特殊情形的产物,应该承认这个东西。”

 

 

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各个革命根据地长期开展相对独立的游击战争时,就出现过一种带有小团体主义和宗派主义性质的错误倾向,毛泽东那个时候就批之为“山头主义”。

 

后到抗日战争时期,党和革命队伍内部又一度严重地存在带着盲目性的山头主义倾向,妨碍着党的团结和战斗力的增强,也使得延安整风和七大在党史中的地位格外重要。

 

就主观原因而言,毛主席认为山头主义是由党内教育不足造成的,从三湾改编、古田会议,到延安整风、党的七大,建政建国之前,党和军队的每一次重要自我革新无不带有鲜明的“去山头”、“去门阀”、“去宗亲”的色彩。

 

因为山头的一旦形成,一定会伴随着封建性质的地方独立王国的拔地而起,紧跟着的就会是严重的腐败和全国革命凝聚力的下降。

 

 

这在国际形势波谲云诡的背景下,就更加凸显危害性和大力整治的必要性。

 

国际反华势力呈现歇斯底里、孤注一掷的状态,美西方集团谋求转嫁内部无法承载的压力、以对华战争行为释放国内危机——百余年前如此,百余年后依然如此。

 

众多资本构成错节、与境外勾结不清的互联网财阀们,近一个月以来已经因为各类政策重拳市值蒸发了近八万亿,但这仍旧不会是尽头……

 

推荐阅读:双减政策的时代逻辑推荐阅读:买办的崩塌

 

 

就在五天前,摩根士丹利发布了报告,称“中国正在重置其经济底层逻辑”,鲜明又忧心忡忡地表示:

 

“我们正站在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在经过数十年消除绝对贫困的努力后,北京正在将其监管优先级进行调整,更加关心可持续性、社会公平、数据安全,和自主可控。中国对于金融科技、大科技巨头、课后教育、数字货币,以及碳排放的限制升级正是这次逻辑重置的体现。”

 

“经济方面的影响:在新的逻辑范式下,中国似乎正在尝试将经济利益分配向劳动者倾斜,这将会带来企业盈利占比的下降。”

 

“我们相信近期的监管收紧反应了中国底层逻辑的改变,并不只是针对互联网巨头。”

 

“在过去十年中北京的核心目标是保持双位数的收入增速,并消除绝对贫困,给予经济增速以最高权重。可是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社会不均衡,这促使本届政府转向‘共同富裕(getting rich together---common prosperity)’作为新的发展目标,并将包括社会平衡、供应链可控、数据安全等引入了新的政府KPI。”

 

“过去9个月的政策制定反映了这一目标。简单来说,我们认为中国正在平衡上升中的企业利润,和下降中的劳动者补偿,让劳动者更多分享到经济体发展的收益。”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静候更多刮骨疗毒的风浪。

 

 / 欧洲金靴  来源:金靴RedBoy  微信号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内容 相关信息

  • 周江勇落马,没那么简单

    2021-08-24
  •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