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环球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胡懋仁|文明型国家的称呼是对西方式国家概念的抛弃
点击:  作者:胡懋仁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2-09-21 20:18:51

 

1.jpg

 

8月15日,东方卫视播出了其有代表性的政论性节目《这就是中国》。这期节目讨论的是有关文明型国家的问题。节目中不断提到张维为教授于2011年前后所写的《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这本书。

我手里拿到的张教授写的这本书,也是在2011年。那是去参加一个会议,或者参加一个活动,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当时由会议或活动的主办方所下发的一堆资料中,其中就有他们赠送的这本书。我拿到书后,就在一个大学的院子里看了起来。虽然当时没有一下子就读完,但至少读了大半部分。读了以后,有一种感觉,是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就是振奋。

在这期《这就是中国》节目里,提到了文明型国家这个概念的由来,我把《中国震撼》这本书找了出来,开始翻看相关的内容。原来,“文明国家”这个概念,早就有西方学者提出来过。张维为教授在他的这本书里提到,西方一个学者叫白鲁恂(Lucian Pye)的,把现代中国说成是假装成一个国家的文明。他的意思是,中国还不是一个现代国家,只是由原来古老的文明向现代国家转化的阶段。在西方学者那里,这个文明国家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因为在西方学者的眼里,只有现代国家才是符合他们规范的所谓正规的国家概念。

张维为教授在这本书里没有直接使用所谓“文明国家”这个概念,而是用了一个“文明型国家”的概念。这个文明型国家虽然不完全等同于西方的所谓现代国家,但这个文明型国家则是中国在向现代化迈进过程中的一个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走的是一条完全不同的现代化道路的特殊性的国家。

对于文明型国家,张教授给出了若干个重要的特点和标志。其中包括超大型的人口规模;超广阔的疆域国土;超悠久的历史传统;超深厚的文化积淀。还有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政治、独特的社会、独特的经济等特征。这些特性决定了中国在崛起和走向现代化道路上必然呈现出来的一些与世界其他国家完全不同的特点。

从那以后,这个文明型国家的概念在世界上也引起了一定程度的影响。相当一些西方学者,还有一些亚非拉的学者也开始关注这个文明型国家的概念。当然,西方学者对这个概念主要还是表现出一种疑惑,而实质上还是带有某种否定情绪的。而亚非拉的学者则表现出一种极大的兴趣。当然,这其中估计会包括亚非拉学者想要通过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来构建他们自己国家的一条发展道路,想看看通过对中国道路的研究,能不能找到一条适合他们自身发展的捷径。

 

在这期节目里,嘉宾们提出,现在俄罗斯、印度、土耳其,或许还有伊朗等国家,也开始提出他们也都是文明型国家。严格说来,他们所自称为文明型国家,其内涵与张教授对中国这个文明型国家所定义的内涵是有所不同的。因为张教授所提出的那几个文明型国家的特征,并不都能在这些国家里找到。当然,我们不好说,张教授的定义就是唯一正确的。因为张教授针对的就是中国的实际情况而提出的。

在这期节目里,嘉宾们并没有否定上述那些国家承认自己也是文明型国家的做法。嘉宾们认为,这些国家之所以要认定自己也是文明型国家,其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也不打算,甚至也不愿意按照西方的观念来塑造和发展自己的国家。他们这些国家都认为,西方式的道路并不适合他们这些国家的实际情况,所以他们并不打算走上这种西方式道路。嘉宾们还认为,这些表示并不认同西方式道路的国家,还在一种继续探索的过程中。虽然他们所认定的文明型国家与中国认定的文明型国家是存在着差异的,但这并没有多么要紧。至少大家都在探索一条新的道路,这也会引起更多发展中国家对自身发展与建设道路的思考。

从这个意义上,就已经开始表明,世界上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对西方式的道路已经提出了怀疑,他们对西方所一直强调的所谓普世价值也已经有所怀疑。因为西方式发展道路与西方提出的所谓普世价值是密不可分的。普世价值所提出的概念,就是西方式发展道路所确定的目标。而这样一些目标,已经开始让发展中国家产生了一系列的疑虑。

或许,文明型国家概念的提出,所产生的这些更为广泛的影响,可能让张教授这位作者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概念居然会引发世界广大的非西方国家,开始对西方式道路,西方式观念等西方文明产生了怀疑,而且开始力图摆脱西方所规定的模式,而要走上一条真正适合自己国家的发展道路。这也就是说,对于所谓文明型国家,到底如何定义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对自己发展道路进行更多的思考,不再沉迷于对西方模式的模仿,而且要摆脱西方在观念上对他们的摆布和误导,这可能才是有着更为重要意义的事情。

也许在若干年之后,广大的非洲国家、拉美国家都可能认为自己也是文明型国家,也要走出一条自身的发展道路。这样的现象之出现完全是可能的。文明本来就是一种多样化的现象,文明本来就不存在唯一的形式和规范。因而,文明型国家的种类完全可以是多种多样的。这不仅不会让人感到奇怪,而且会感到十分正常。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北航老胡之闲话”微信公众号;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昆仑策网】微信公众号秉承“聚贤才,集众智,献良策”的办网宗旨,这是一个集思广益的平台,一个发现人才的平台,一个献智献策于国家和社会的平台,一个网络时代发扬人民民主的平台。欢迎社会各界踊跃投稿,让我们一起共同成长。

  电子邮箱:gy121302@163.com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nlunce@yeah.net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