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赵皓阳:诋毁英烈“辣笔小球”终于被封,来看看这位古墓派公知的嘴脸有多恶心
点击:  作者:赵皓阳    来源:大浪淘沙 微信号  发布时间:2021-02-25 11:27:07

 

辣笔小球,原名仇子明,法学硕士,《经济观察报》记者(这身份跟叠buff似的),标准的古墓派公知,刚刚因为诋毁英烈而被封号,并喜提一众官媒点名。

 

 

 

不过很多读者仅仅是从这条新闻才知道了这样一个奇葩,也正常,这几年网络舆论清平了许多,像这样的漏网之鱼的确不多了。不过别看当年闹得欢,早晚都要拉清单,保存这些公知们的傻逼言论可是我的专业,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今天给大家清算清算。

 

仇子明最早的百度百科,直接标榜擅长网络人肉 

 

 

当年南方系记者强奸实习生,他口出恶言:“受害女生,自己就是想被X”。

 

 

成都交警秦思瀚身患癌症,他用粗鄙的语言侮辱患者,致使患者病情加重。后来专业医生澄清,秦思瀚所患的病症无法通过性传播,辣笔小球完全就是故意用子虚乌有的恶毒语言去侮辱一位绝症的青年。

 

 

 

嘲讽三本学生,并说自己不当老师是怕“嫖到班上女学生”。

 

 

私设赌局,骗粉丝钱,这个在天涯上有一篇长长的帖子,有兴趣自己去看。

 

 

嘲讽见义勇为英雄,说受害者被性侵是嫖资纠纷,这事当年在网上争议很大,后来警方还专门道歉,并给当事人补发了见义勇为奖。

 

 

还有些事没存截图,但我还记得一些:比如他曾经造谣赵丽颖是三陪女,好像还被告了;还人肉过一个政务号的运营者,是个辅警,把人家亲人的照片和信息都曝光了;实习生被南方系记者性侵,他曝光人家女学生的信息;还人肉过不少跟他有争论的财经博主……

 

鞭尸公知的内容,我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要让现在的年轻人们知道当年这群东西的丑恶嘴脸,让他们知道现在网络舆论的洁净环境来之不易。

 

去年拜登当选后我写了这篇文章《拜登的经费还没到账,“自带干粮”的美分党们就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我说大家要有一个心理预期,有一些公知时代的老僵尸又要从坟墓里爬出来了。下面很多留言都在说,自己是00后,问公知时代是什么样的,很可怕吗。瞬间感觉我这个90后也已经成了互联网老人了。

 

我喜欢把资料存档的好习惯现在就派上用场了,那我就来给00后的弟弟妹妹们科普一下当年互联网舆论是如何乌烟瘴气的。就拿本文的话题举例,你甚至难以想象,当年他们都是明目张胆公开侮辱英雄烈士的,各大平台非但对此无动于衷,更会推波助澜,有的甚至是始作俑者。比如最经典的,著名公知作业本,编了“烤肉”的段子,去侮辱邱少云和赖宁烈士。

 

 

这还没完,更令人生气的是资本公然为此站台,知名饮料品牌加多宝以此为营销点,与作业本互动。

 

 

后来,邱少云烈士之弟邱少华愤然把作业本和加多宝告上法庭,2016920日,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邱少华诉孙杰(网名作业本)、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一般人格权纠纷案一审公开宣判:判决二被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公开发布赔礼道歉公告,向原告邱少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该公告须连续刊登五日;二被告连带赔偿原告邱少华精神损害抚慰金1元,于判决生效后三日内履行。这一事件也催生了英烈保护法的出台。

 

再来看看平台的纵容与煽风点火。夹浪大家都有所耳闻了,就几年岸英烈士牺牲的那几天,还连续屏蔽我关于毛岸英烈士的微博。转发键没有了,这就是被屏蔽的样子:

 

 

不止这一条,还多得很:

 

 

还有一些内容它不给你屏蔽,但是使坏,不让评论。

 

 

岸英可太难了,身后还要受到这些资本家的恶心。

 

顺便多一句嘴,上一篇文章评论也被关了,由于众所不知的原因。

 

 

不过最丧心病狂的还是网易,当年直接在自己微博搞了个活动,号召大家“黑一黑英雄”:

 

 

可以看到,众多英雄、烈士、伟人们都被这些砸碎们编排、侮辱、泼脏水,而网易还特别在活动中强调“人造英雄”,其丑恶嘴脸昭然若揭。

 

那曾经是一段怎样荒谬的历史?我曾经讲解过姜文的电影《一步之遥》,里面王天王的《枪毙马走日》,反映的就是这一段漫长的污名化运动。

 

电影中“办大事还得要靠搞艺术的”“改写历史要两根柱子”明显意有所指。

 

革命死了之后是什么呢,是特权阶层与舆论特权阶层(文人、知识分子)联合进行的“文艺污名化运动”。

 

 

 

无论是对毛本人还是对“革命”的文艺污名化运动,我们十数年来屡见不鲜。戴锦华教授就说过,她发现北大学生中就普遍存在着一种权力的内在的尊重,以及对革命非理性的恐惧,她把这称之为“告别革命的共识”。这就是多年以来对革命的文艺污名化运动潜移默化洗脑的结果,就仿佛《茶馆》中松二爷那句如条件反射一般的:“你这是大逆不道啊”。

 

 

《一步之遥》中对于文人狗腿子的嘴脸刻画的可谓惟妙惟肖,王天王就是一个典型的“公知”,这些统治阶级的传教士终究还是奴才,电影里王天王稍微有一点膨胀没搞清自己的位置,结果就被武七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这个场景恍然间让我想起了王思聪游戏直播时痛骂林更新,真的是家人祖宗都问候遍了,林更新吭都不敢吭一声,仿佛一条狗一样安静。所以说这部电影好啊,全是这种手术刀式的批判现实主义的内容。

 

当然,最后对同志下狠手的还是同志。革命共识的年代已经过去,是时势要毙他,人心要毙他。

 

 

《让子弹飞》主要黑了一把人民抛弃了革命者,《一步之遥》中讲出了杀死革命的真凶——两个“二代”——一个肉体上间接导致革命死亡,一个要在精神上、历史上抹除革命的记忆。这也算是来自于一个大院子弟的认真反思吧。

 

革命死了,还要让革命同情者噤声,还要进行文艺污名化运动,终极目的是什么,是要改写历史。

 

 

 

改写历史要两根柱子,这“两根柱子”就分别是杀人和诛心——首先要枪毙马走日,肉体消灭;其次要不断让御用文人进行表演,彻底抹黑马走日和完颜英,这是一种“意识层面上的抹杀”——二者缺一不可。

 

 

 

“我没有杀完颜,但完颜因我而死”这里姜文是在讲他自己的经历。他也是标准的大院子弟、革命(第二代)青年。但他也参加了所谓的“反思革命”的文艺浪潮,主演过著名反思电影《芙蓉镇》。在采访中,姜文曾经暗示过自己对这一段经历的反思:

 

 

后革命时代,革命就成为了一种“复古”。于是这个“古”就成为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是一种更高明的诛心模式,曾经革命所反对的群体,反而获得了这个“古”的最终解释权。张麻子就是老佛爷,老佛爷就是李师父。革命已死,死于诛心。

 

 

2016年,知名学者王绍光在接受《南风窗》采访时这样说道:“我觉得现代史已经被歪曲掉了,在局外人看来,中国政治里面充满了荒唐、充满了疯狂——这不符合逻辑,也不符合历史的事实,但是知识分子为了他们的利益叙述历史,就不得不把这些历史展示成那样的方式。今天,我们看到大量的历史被颠倒、被歪曲、被简化、被后人的叙述方式重新解读,但这个历史就不是原来的历史了。57年是如此,土改是如此,大跃进是如此,文革是如此,几乎都是如此。刚解放时有句口号,叫“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现在似乎有重提的必要。”

 

把颠倒的历史正过来,正是我们这一代青年的责任。

 

 

作者:赵皓阳  来源: 大浪淘沙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