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赵皓阳:拜登的经费还没到账,“自带干粮”的美分党们就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点击:  作者:赵皓阳    来源:大浪淘沙  发布时间:2020-11-11 12:26:14

 

我在美国大选前的一篇文章《美国大选,我竟然希望特朗普连任》中预言了拜登当选后我们会面临的局面:首先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国内亲美派会全面回血,买办势力会重新兴风作浪,我们必将迎来一股意识形态的激荡期。

 

其次,按照民主党的作风,一定又会重新树起“普世价值”这面大旗对我们进行价值观输入。特朗普好就好在一己之力证明了普世价值的虚伪与荒谬——他自己带头先砍了这杆旗,而拜登上台之后,修修补补这面旗子又要立起来了。在上次美国大选的时候我就说过:特朗普是明面上的坏,希拉里是暗戳戳的坏,大家只需要记住一点——打压中国崛起是美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再次,特朗普把美国在东亚的传统盟友得罪了一个遍,尤其是退出TPP打了日本一个响亮的耳光。然而拜登上台后,肯定要修复日韩的关系,不仅仅中国、整个东亚的买办势力都要抬头。现在东北亚关系处在一个火热的发展期,这是我们未来需要面临的一个很大阻碍。

 

果不其然,大选结果出来后,文章的评论区就成这样了:

 

 

 

凭常理推断,我认为拜登的经费不会那么快到账,就这些自带干粮的美分党如此低能的表现就说明问题了,这要是花钱买的甲方可得给差评。不过也可以看出,民间对于美国天然的崇拜、畏惧甚至跪舔,是早就他们被打上的“思想钢印”。也就是特朗普在的时候,“望之不似人君”,美分们就算吹也没脸吹,再加上疫情他们搞成了那个样子,所以我们舆论场清平了一段时间。但是拜登当选之后这些闭麦的遗老遗少们,纷纷揭棺而起了。

 

比如像下面这种公关文,一模一样的文案,你很难说不是集中投放的:

 

 

 

 

再比如各种大号吹得角度都一样,家庭、责任、博爱、清廉……

 

 

 

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朋友圈、家庭群都成了这种画风了:

 

 

 

 

我一直是有这个观点的:对于政治人物的评判,不能看私德。拜登就是一个道德模范,他上台之后继续打压中国、暗中搞和平演变,那我们也不可能对他有任何正面评价,他私德再好也没用。就比如我批评马云,就是批评他“996是福报”的观点,就是批评他的虚伪与双标;他说他跟赵薇不熟,后来被网友打脸,这种事情我是不关心的,顶多算是一个名人八卦。我关注的是马云作为一个商界领袖、成功学偶像,他的言论对于社会的不良影响。

 

所以我先声明一下,免得拜登说我偷袭一个78岁的老同志不讲武德:我坚持认为对于政治人物的评价不应以私德为标准,但是以下内容是我对目前全网吹捧拜登的一种疑惑——为什么突然出现了如此多同质内容、同一角度的公关稿?既然你吹捧私德,我就想反驳一下,虽然我认为依旧不需要以此评判政治人物,但仅仅是为了揭露一些真相。

 

因为这种宣传可以说已经形成了气候,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下面是上一篇文章读者的评论,我非常感谢这位朋友热情的评论,这种评论是我最喜欢看到的,有信息、有价值、有可讨论的空间。我本来想回复他,但是评论字数写不下了,我就在这里对这位朋友所反映的信息进行另一个角度的探讨:

 

 

 

他这个表述很有价值:拜登战胜特朗普在许多人心中是“正义战胜邪恶”“理智战胜反智”,是“品德”的胜利。特朗普固然很邪恶,但拜登的品德未必有多靠谱。比如很多朋友都看过他与许多女性甚至是未成年女性令人不适的图片:

 

 

 

 

 

 

这些动作都是在公开场合拍摄到的非常明显的越界行为,也就他是一个白人精英男性,你要换一个中国七十多岁的农村老头对小女孩动手动脚,你猜网上会有什么评价?

 

 

 

所以说CNN那个媒体精英流泪说“品德重要”,只不过是因为媒体可以忽略拜登的黑料罢了。所谓拜登的支持者们,不过是反特朗普联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把拜登捧成一个道德模范,实在是刻意而为之。

 

就比如说无论中外的媒体都在吹捧拜登跟他大儿子的感情,拜登给大儿子扫墓还上了昨天的微博热搜。但是大家都刻意忽略了他对二儿子教子无方的事实。拜登的二儿子亨特是个十足的恶棍,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媒体还曝光了他与未成年少女的SEX视频,非常之无下限。

 

 

 

 

上图这个码还是我自己手动打的,美媒毫无节操,直接把未成年人照片视频不打码发出来了。

 

更震惊的还在后面,被曝光与亨特SEX视频的少女,被认出是拜登的亲孙女、大儿子的女儿——娜塔莉·拜登。也就是说亨特不光跟嫂子(大哥遗孀)乱搞,还(疑似)与侄女乱伦!而且当时侄女未满十四岁!

 

 

 

但是这一丑闻被美国主流媒体甚至互联网媒体都刻意忽视了,普遍做了冷处理,因为大家有一个共识:先把特朗普赶下台再说。所以这个就能看出媒体的“覆雨翻云手”,拜登二儿子这个鬼样子,你说拜登“教子无方,冷落二儿子导致他走上邪路”也成,你说拜登“七十岁老人,纵使家中不肖子孙,依然为事业奋斗”也成。就现在来看,拜登这个公关经费给得还挺充足。

 

 

 

如果说这仅限于“私德”的范畴,那么二儿子“通俄门”的事件就牵扯到政治人物的“公德”了。简而言之就是亨特电脑拿去修,然后曝光出一堆文件和邮件,证明拜登二儿子利用父亲的影响力其父职权谋取私利,与乌克兰商人进行权钱交易。

 

 

 

这样你再吹拜登“教子有方”跟他大儿子“感情之深”,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同样,对于拜登竞选搭档、也就是可能的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哈里斯的吹捧也多源自于此套路。

 

 

 

我不认为她的私德很重要,但我认为她承诺解禁大麻以及同类软性毒品的政策值得商榷。

 

 

 

同样,我认为她在担任检察官期间强行压制教会娈童案的行为而不齿。

 

 

 

说到底,我是个中国人,拜登和他儿子是不是个恋童癖跟我没关系;美国开放大麻跟我也喜闻乐见,我甚至希望美国领导层全都是这样的伪君子、高级黑,好好破除一下普世价值的迷信。但是我对于这两日朋友圈里对于拜登和哈里斯的盲目吹捧感到不屑,我必须要写一篇文章对冲一下这种不良风气。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回顾一下毛主席的经典之作《别了,司徒雷登》。几年前,公知和“翻案史学”大行其道,为司徒雷登翻案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为司老爷翻案是假,想要给伟人泼脏水是真。想要以司徒雷登在中国办学校、开医院、做慈善等种种行为,来证明伟人的不讲情理和谬误,进而证明他所反对的美国也是友爱的、亲善的。

 

公知们写这种文章就是明白了冒着坏水的,然而为这种文章叫好的九成九都没读过《别了,司徒雷登》原文。文章里很明白的认可了司徒雷登的个人道德与对中国的贡献——“在中国办过多年的教会学校,在抗日时期坐过日本人的监狱”。但是为什么批判司徒雷登文章里说的很明白,因为他不是个人,他作为美国大使代表的是美国,他是美国对中国变相侵略、妄图把中国变成其殖民地的在华执行人。还是那句话,他个人私德如何一点也不重要,我们看他“公德”做了什么。

 

 

 

《白皮书》里交待的很清楚,为什么美国要援助国民党打内战?因为1946年蒋介石与美国签订了《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这个条约相当于把中国变成了美国独享的殖民地,所以美国要支持蒋政府打内战,要维系他在中国独有的利益。而签订这个条约的美方代表就是司徒雷登,这个时候他的个人道德已经无所谓了,他就是一个站在中国人民对立面的帝国主义代表。

 

《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比袁世凯为称帝签订的“二十一条”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我们的《解放日报》社论就指出:“蒋介石——这个出卖国家利益的无耻战争贩子——签订了这张卖身契,就把中国一切经济命脉双手献给美国金融财阀!把中国变成美国商品倾销的殖民地市场!把从水上到陆上,海洋到内河的全部中国领土、中华民族的生存权利,拍卖得干干净净了!”历史课本是这样描述条约的影响——“条约签订后,给中国的主权和政治、经济利益带来了极大地损害。美军驻扎中国不走,为非作歹。同时,美国商品如潮水般涌入中国市场,形成独占地位,这对民族资产阶级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工商企业大量倒闭破产,工人失业,国统区的工业体系趋于瓦解。”

 

 

 

所以司徒雷登他是一个道德模范还是一个恶棍跟我们中国人民有关系吗?他的身份决定了他就是一个美帝国主义霸权政策的执行人,而他个人优秀的道德反而产生了负面影响——迷惑了一批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毛主席就指出:“(司徒雷登)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被马歇尔看中,做了驻华大使,成为马歇尔系统中的风云人物之一。”

 

“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说得太简练精要了,我看有些势力相对拜登造神,想把他捧成一个忠厚祖父、道德模范,也是要“迷惑一部分中国人”。

 

 

 

为什么《别了》一文是经典中的经典,也是为什么“别了,司徒雷登”这句话蕴藏着无穷的意义。司徒雷登不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代表着美国、甚至所有帝国主义。司徒雷登成为了一种符号,所以公知洗地也一定要洗这种符号。他们不是想赞美司徒雷登,而是想洗干净他们的美国老爸爸。

 

毛主席说:“艾奇逊在给你们上课了。艾奇逊是不拿薪水上义务课的好教员,他是如此诲人不倦地毫无隐讳地说出了全篇的真理。”同样的,以特朗普为代表的西方政客最近几年也给我们许多人上了一课,让很多被“普世价值”所蒙蔽、所迷惑的人们产生了反思。这是很好的现象,信息越来越透明,人民群众的认识一步一个台阶,传统公知那一套已经很难再欺骗到群众了。

 

 

 

美乙己一上网,所有网友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美乙己,你昨天造谣又被打脸了!”他不回答,默默编辑着“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一旦动员起来就让病毒见识到什么是残忍”很快便排出一百十四个字。网友又故意的高声嚷道,“美国确诊病例快到一千万了!”美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爸爸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特朗普说不承认大选结果,把‘民主’吊起来打。”美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美国的疫情……哪能算爆发么……特朗普上诉最高法院,那是程序正义……”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普世价值”,什么“灯塔”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网络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司徒雷登走了,拜登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作者:赵皓阳  来源:大浪淘沙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