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时事聚焦 > 深度评析 > 阅读信息
何雪飞:李志绥的神秘之死——为何被中情局谋杀?
点击:  作者:何雪飞    来源:察网  发布时间:2018-01-21 10:17:18

 

       在美国,一旦出现中情局的高度机密被泄露的情况,那么相关人等便会被暗杀。肯尼迪案中死亡的大量人士已经做了精确的示例:1963 11 22 日,美国总统肯尼迪被美国隐形政府指挥情报机构暗杀。幕后势力为了防止真相曝光,进行了系列暗杀。在肯尼迪被暗杀后的三年中,18 名相关证人相继死亡,其中6 人被枪杀,3 人死于车祸,2 人自杀,1 人被割吼,1 人被拧断脖子,5 自然死亡。从1963 1993 年,115 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的事件中自杀或被谋杀。沃伦委员会还封存所有文件,档案和证据长达75年,直到2039年才解密,这些文件涉及CIAFBI,总统特警保镖,NSA,国务院,海军陆战队等机构。另外,FBI 和其它政府机构还涉嫌销毁证据。

当然,不仅仅是肯尼迪案,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了美国社会的惯例和定律。例如,李志绥之死。

09年《从纵容妖魔化毛泽东到亡党亡国》一文曾根据中国出现的大规模妖魔化毛泽东的谣言进行了如下判断:

【毛泽东是西方垄断资本集团有史以来的最大敌人。在毛泽东有生之年,西方垄断资产阶级无法打败这个东方巨人,那么毛泽东死后,如何在中国及世界消除毛泽东思想的影响、消除这个资产阶级的最大隐患,就一定会成为西方垄断资产阶级的重要目标。同样毫无疑问的是,毛泽东去世后,通过“妖魔化毛泽东”从而干扰、影响、主导中国改革,进而殖民地化中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重要战略任务。】

正如11必然等于2一样,这样的判断只是一种必然的逻辑推理。等两年后读到《克格勃X档案》这本书的时候,才正式找到中情局妖魔化社会主义领袖的直接证据——中情局当年的确有针对苏联领袖列宁的妖魔化工程项目,那么针对中国领袖毛泽东的类似工程项目必然存在。

在妖魔化毛泽东的系列谣言中,李志绥是最关键最重要的一环。然而1995213日,李志绥离奇地死于芝加哥的儿子家中。对此金笔网友在《关于李志绥医生离奇死亡的推测2009-07-19》中写道:

【因为死得比较离奇,到现在笔者还记得李志绥医生死讯的报道。那是一天傍晚,他的家人回家时发现李横躺在厕所的地板上,气绝多时。好象那天下午他还外出行走过,旁人没有发现李有什么异常形态。

李志绥是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出版后不久突然去世的,死前还有报道说,面对中国相关方面的指责,李回击说,他准备写第二本有关毛泽东的回忆录,因此他的死非常离奇蹊跷。

李死时七十有五,不算长寿。除非八九十岁以上的老人在睡梦中平静的死去,一般来说,人在这个年龄是不容易一下子死的。以李的 "特殊身份",当地警察,地区检察官,CIA 甚至 FBI Agents 等,都会密切关注,特别是找出他杀的 "蛛丝马迹" 。此后我曾留意过新闻,看看有没有警察局或地区检察官公布李的死因。后来李的出版商对外放言说死于 "心肌梗塞",间接印证了李死后是经过了尸体解剖寻找死因的。其实出版商的话不是 "官方" 结论,正式结论应是由警察局或地区检察官公布,但是没有。这是疑点一。

疑点二是心肌梗塞初发病在七十五岁的高龄,这也是不常见的。同时,心肌梗塞也不一定死人,致死的应该是大面积的病灶,或者影响到心脏的传导系统。如果是前者,发作前定会有征兆,譬如频繁的心绞痛,但是那天下午他还是好好的,怎么可能一下子就那么严重死了呢?很少见。而如果是后者,影响心脏的传导系统则一定会有心律不齐的前兆。李自己是医生,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另外,如果他按期检查身体也应该会被查出来,会接受药物治疗。因此,说他是死于心肌梗塞,让人觉得无法接受。

……

李志绥的死跟他的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是有关联的。对于我们这些局外人来说,他书的内容真假难辨。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或者说全部是真的?全部是假的?很多疑问需要考证。考证的方法无非是对质和旁证 (第三者证明)。因为这是一部政治回忆录,牵涉到的内容都是 "保密" 的,几乎无法获得旁证。

因此对质就变得非常重要了。中央警卫局还有很多人在,隔洋的论战也是可能的,特别是中国方面有人出来列举证据 (人证,物证),说明李书中的故事不真实。

……

李的突然去世免去了他必须回答旧日同僚们的质疑,结果 "死无对证" 了。面对质疑和论战,或许对李来说,死是最好的结局。】

笔者对李志绥的著作及其死亡曾经做过如下分析:

妖魔化毛泽东的大规模战役中,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是其中一个重要案例。该书自出版后,迅速在中国大陆及全世界传播。

《中国可以说不》一书中谈到了李志绥和他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一九九四年,美国的蓝登书屋(RandomHouse)和台湾地区的时报文化出版企业有限公司,先后出版了英文版和中文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出版者对这部书做了许多宣传,甚至用夸张的语调进行吹嘘,说它:“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手珍贵史料”。

“本书问世后,不只毛泽东个人传记,连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的相关写作,都将受到重大的影响”――恨不得干脆说“都将被彻底改写”。

且不说作者李志绥的“轻薄为文”透射出的令人厌恶的不诚实和自吹自擂,以李志绥的个人经历和能力,是绝对写不出这样一本书的。实则是:若干名背景晦暗的捉刀者在李的身份笼罩下,参予了这本书从立意、编排到细节的整个“包装”,诸如像这样的话:“我要将此书成为在毛泽东的极权统治下,平民百姓生灵涂炭,以及善良知识分子,为了求生存,不得不扭曲良知、牺牲理想的历史,申诉给公众”。知情者议论道:像这样的意识及文风,根本不是李志绥所为,是长期从事反共的台湾军队宣传工作者直接捉刀的产物。

中央情报局为寻求这样的宣传品出笼,曾做过近十年的物色,并在确立目标后,通过它的松散雇佣人员直接进入这个写作班子,并且在这本书的发行宣传至始至终充当主要角色。

中央情报局是美国世界战略最险恶部分的承揽者,尽管它的趋势是:以表面的非特工的形式加紧向美国体外渗透。

它意欲在精神上暗杀世界的独立潮流,扼杀非美国家的强盛之路。

够了。够了。我想起了某人曾一言命中的:“当你以为你正在和美国人民进行一场民间交流时,中央情报局就在你身边;当你真诚地向友人推荐美国品味时,殊不知你已成了中央情报局的代理人。”】

熊向晖女儿熊蕾《不战而屈人之兵——美国的全球舆论战》一文中也以李志绥为例:

【美国心理战例3.蓝登书屋的一本书。

这本书,就是美国蓝登书屋1994年出版的《毛泽东的私生活: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录》。这本书被当成近距离了解毛泽东和中共高层政治生活的信史,在海外影响极大。尽管书中所回忆的内容,很多活着的当事人都说是编造,但是他们说明李志绥编造事实的回忆,却根本无法与李志绥那本书的影响抗衡,就连国内很多人,也宁可相信那本书,而不相信对它的驳斥。

在这里,我没有足够的证据确认这本书是美国对中国的一个心理战行动,但是可以确认的是,它完全达到了心理战行动的效果。很多通过各种渠道看了这本书的中国大陆读者,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这本书,使他们“对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完全破灭了”。让一个国家的公众对当政者和国家的领袖人物产生怀疑,离心离德,不正是心理战行动所谋求的最大目标之一吗?

而且,这本书有着相当耐人寻味的背景。

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1988年,李志绥初到美国时,曾经跟人说过,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在毛主席身边的那些年月。他开始写回忆录后,最初的两稿均被出版社否定。否定的原因,就是他笔下的毛泽东的形象,不符合美国出版商的要求。

如果以上的情况不足为信,那么下面的事实则是确凿无疑的。

首先,李志绥作为一个只会用中文写作的中国人,却需要别人把他的中文草稿译成英文,再由母语为英语的美国汉学家润色甚至改写,然后出版一部以英文为母本的回忆录。一个人的回忆录不能以自己的母语为母本,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后来出版的这本书的中文版,都是以英文版为蓝本。

第二,据李志绥在英文版中开列的致谢名单,除了两位给他写英文的捉刀人,包括一个华裔教授和一个老美,蓝登书屋另派了9个人帮助此书的写作。此外,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美国所谓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自始至终参与了本书的出版”,并为他撰写了前言;参加评审英文稿的还有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密歇根大学、夏威夷东西方中心的一批中国问题专家以及心理医学和人类学家,包括麦克尔?奥克森伯格、罗德里克?麦克法加尔等八、九位。一个医生的回忆录动用这么庞大和高规格的阵容,所为何来?李志绥有所披露:这些专家“将我的回忆与写过毛的那些人的其他记述加以对照”,“使这本书能够为非中国读者所理解”。

其结果就是,李志绥参与了很多身为保健医生的人不可能参与的政治决策,包括他就任毛泽东保健医生之前就召开的中共八大,以及庐山会议、尼克松访华等等。

第三,蓝登书屋号称世界最大的普通英文图书出版公司,长期致力于出版美国和世界最优秀作家的文学作品。蓝登出的书获得的文学奖和图书奖,比其他任何出版社都多,包括诺贝尔文学奖、普利策奖、美国全国图书奖和全国书评奖等。没有出版过任何作品的李志绥,连作家都谈不上,更不要说“优秀作家”了。这样一个世界知名的出版公司如此兴师动众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医生出书,这里面应该是很有奥妙的。】

的确,李志绥的书遭到了知情者的致命批驳。

李志绥妖魔化毛泽东的书出版后,许多知情者纷纷自发写文批驳该书。

《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的回忆〉》是评价李志绥著作中的重要一本。该书作者林克,徐涛和吴旭君都曾长期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分别担任过秘书、保健医生及护士长的职务,对毛泽东的思想、人格、作风乃至生理健康都有深处的了解。

林克等人在书中以无可辩驳事实证明李志绥著作对毛泽东的妖魔化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比如,李志绥为了在书中虚构大量内容,有些内容是他在担任毛保健医生之前发生的,为了使这些内容看起来真实可信,他不惜虚构担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时间:

【事情开始就是骗局

李志绥在“自序”中说,他是一九五四年被任命为毛的保健医生的。在“回忆录”的另一处,则又自称做“毛的专任保健医生”,是一九五五年四月下旬以后的事。

事情一开始就是编造的。

李志绥历次亲笔填写的《干部履历表》和《党员登记表》现在都完整地保存着。

关于他担任毛的保健医生的时间,在他本人填写的《党员登记表》和干部任免报告表中,有的写为“一九五七年七月”,有的写为“一九五七年六月”,我们就按六月计算。这个时间,同我和当时在毛身边工作的徐涛(他自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五月担任毛的保健医生,也可以说是李志绥的前任)等人的记忆,是相吻合的。我还问了汪东兴,他记忆的时间跟我们也是一致的。

这就证明,李志绥作为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正式担任保健医生的开始时间是一九五七年六月,而不是他在“回忆录”中说的一九五五年四月,更不是他在“自序”中说的一九五四年,时间相差两年多或三年多。一九五六年他曾被临时找去为毛泽东看过病,但不是毛的专职保健医生。这些都有完整地保存着的毛泽东病历档案可以说明。

李志绥把他担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时间从一九五七年提前到一九五四年:这不是记忆的误差。也不是任期时间的些许夸张,而是有很重要的目的的。】

关于所谓毛泽东的性丑闻,该书进行了明确的批驳:

【所谓“女友”问题

“回忆录”编造了那么多假东西,其中还有一个所谓毛与什么“女友”的关系问题。有的竟说成是吴旭君告诉李志绥的。

在这里,吴旭君郑重声明,李志绥从来没有向她问过这样的问题,她也从来没有回答过李志绥这样的问题。

李志绥编造四人“大被同眠”,简直是下流无耻。毛泽东的不少生活习惯,人们都已熟知了。他睡觉只盖毛巾被,春夏秋冬四季如此,随着气候的变化只不过多两条少两条罢了,根本不用什么“大被”。他睡的床,一半的地方堆着高高摞起的书,睡觉的地方只有一半,历来如此,怎么可能睡上四个人呢?真是天方夜谭!李志绥居然编出这些奇闻,还对吴旭君进行栽赃,真是太卑鄙了!

我们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同他接触和交谈比较多,对他的为人和生活是相当了解的。

毛泽东对女同志一向十分尊重,对待女同志(当然对待男同志也是一样),不论老、中、青,他都很讲礼貌。他说过:“我历来尊重女性,支持弱者。”

毛泽东很喜欢和年轻人交谈与交往,无论男女都一样。他认为年轻人思想单纯,不世故,热情活跃,肯讲真话,通过他们可以了解青年人的思想与社会人际关系的真实情况。

毛泽东的卧室、办公室、会客室从来不关门、不插门、不上锁。毛泽东的个人私生活以及人际交往,光明磊落,没有什么不可以告人的。

林克等人在前言中还说道:

【这本书名为李志绥的个人“回忆录”,但我们很清楚,以李志绥个人的经历和能力,是绝对写不出来的。应该说,是一些西方人士直接插手这件事,通过李志绥的口,来说出他们想要说的那些话。他们所看中的,正是李志绥当过毛的保健医生的这个身份。

……这本书造假的手段的确很不一般,经过了不少“高手”的精心策划、编排和捉刀。但在我们这些十分熟悉实际情况的人看来,全书漏洞百出。李志绥等人忘记了一个起码的原则:历史是不能编造的,谎言并不难被戳穿。何况那些参与捉刀的人,远在海外。对毛泽东周围的情况实在太隔膜,一编起故事来,总要弄得牛头不对马嘴。所以,让读者了解历史的真相,对于曾经长时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我们来说,是义不容辞的。

正当我们着手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为失去对质对象而感到遗憾。本来,我们是很想同李志绥就他的“回忆录”中涉及的重要问题逐个对证的。】

1995年,李志绥却莫名奇妙地死去。假如李志绥属于非正常死亡,是被人暗杀,那么暗杀者有两种可能:A、李志绥被维护毛泽东形象的中国爱国主义力量暗杀。B、李志绥被西方垄断资产阶级的专政工具美国安全机构如CIAFBI等暗杀。

实际上,稍用头脑便能推测A类说法是子虚乌有、混淆视听的谣言:

1、中国资产阶级自由化势力对李志绥的著作是放纵的态度

李志绥的书已经被那些活着的知情者彻底揭露。正如熊蕾所言,但是他们说明李志绥编造事实的回忆,却根本无法与李志绥那本书的影响抗衡,就连国内很多人,也宁可相信那本书,而不相信对它的驳斥。”90年代以来的中国大陆,李志绥的书以非法盗版的形式广泛传播,互联网兴起后,该书及类似内容又在互联网上大肆传播,直到今天,仍然能用百度搜索到相关内容。某些官员对此书的纵容导致中国众多高官、知识分子、学生对该书内容深信不疑。许多人虽然没有看到过此书,但是也听说过该书的内容,并深信不疑。

与西方垄断资产阶级、海外反华反共势力大力支持李志绥著作不同,中国内部捍卫毛泽东的著作则得不到官方大力支持,批判李志绥的努力更多地显示出纯民间的色彩。比如,林克、徐涛和吴旭君的《历史的真实——评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的回忆〉》对批判李志绥很有利,如果让普通读者一起读到这两本书,肯定没有人相信李志绥的谎言。但是林克们的著作发行量很少,也没有任何媒体大力宣传,结果其影响力远远不如李志绥的著作。

2、与xx功、民运对比

xx功、民运等人对中国当政者的危害更加严重。xx功、民运分子制造的文章书籍在大陆遭受绝对封杀,通过大陆的互联网也很难搜索到相关内容。可见,中国当政者对xx功、民运的痛恨与对李志绥远远不是一个级别。但轮子功及民运,以及藏独、疆独等集团中,有那么多人在海外,对当今中国的危害远远高于李志绥,但是没有一个人遭受到中国的暗杀。实际上党内许多的资改高官、新自由主义高官、体制内的汉奸洋奴集团是支持、赞同李志绥著作的(这也造成对李志绥的谎言进行消毒极其不利的局面)。所以,中国当政者根本不会去暗杀李志绥。

3、从李志绥死后各方反应来看

李志绥在美国出书,作为首部妖魔化毛泽东的重磅炸弹,肯定受到各方高度关注。观察李志绥著作从出版到传播的整个过程,仅从调动美国一切出版资源、学术资源、舆论资源来与李志绥高度配合来看,美国安全机构已经高度介入整个事件。李志绥的安全也必然受到美国安全机构的保护,所以要暗杀他,也不是很容易的。

假如李志绥是被中国暗杀,那么,很明显这将成为美国将妖魔化毛泽东推向高潮的绝佳机会。美国刚好可以借此事证明李志绥著作的真实性,而美国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妖魔化毛泽东的绝佳机会。但是,李志绥之死引起的波澜却是如此之小,甚至远小于台湾作家江南被杀案。

综上所述,李志绥肯定不是中国暗杀,而只能是被美国安全机构暗杀。某些势力为了避免李志绥被暗杀后引起美国民众广泛关注、各方追查,最终将幕后真正凶手美国安全机构曝光,只能让李志绥死得静悄悄,死得不明不白。实际上,李志绥的书稿经过了美国安全机构的运作,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李志绥肯定知道中情局等机构介入此事的内幕,因此也就拥有很高的筹码来要挟美国以获得更高报酬。美国方面也担心李志绥活着会早晚泄露那本书的内幕,如果出现那样的局面,这本书不仅没有妖魔化毛泽东,反而妖魔化了美国。所以,让李志绥安安静静地死去就是对美国来说最有利的选择。书已经出来了,李志绥的油水已经被榨干,下面真正要做的是通过传播渠道进一步大规模传播此书,李志绥活着反而是个累赘。如此看来,我们不难理解林克们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正当我们着手写这两篇文章的时候,李志绥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为失去对质对象而感到遗憾。本来,我们是很想同李志绥就他的回忆录中涉及的重要问题逐个对证的。李志绥必须这样不明不白、安安静静地死去,他死得恰到时机,恰到好处,他的死及死法最有利地保证了妖魔化毛泽东大业的顺利开展。

附文:

从《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的常识性错误看其真实作者

作者:yao111

我在国外看了三本书《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以后简称《回忆录》)、《毛泽东与他的女人们》、《叫父亲太沉重》,后两本书一看就是创作的小说,没有任何史料价值,在国外影响也不大。影响最大的是《回忆录》。因为署名作者李志绥曾任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因此许多人都相信《回忆录》写的内容是真实的。我是一名在北京生活了多年,没有和任何我国领导人近距离见过面的普通市民,我认真看过《回忆录》后,就可以找出书中上千处问题。从《回忆录》中我得知,李志绥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在国内生活工作了70年,可是《回忆录》中却写有许多生活在北京、大陆的人,不应该犯的常识性错误,现举例如下:

1香山位於北京西北数里外......香山也以两座古佛寺而远近闻名---卧佛寺和碧云寺”(P042)

香山离北京市区不是数里,而是数十里。卧佛寺在香山附近而不是在香山上。只有碧云寺是在香山上。

2当时在北京西郊明十三陵”(P421)

明十三陵在北京城的北部。任何一张北京市地图都会明显标出十三陵的位置。

3让我们住到房山县中学的教室里,”(P237)

作者说参加修十三陵水库劳动时,他们住在房山县中学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房山县在北京城的西南部,十三陵水库在北京城的北部,昌平县城的附近,距房山县有五六十公里。

4香山是八大处的一部分”(P044)

香山与八大处是各自独立的风景区。八大处和香山风景区相距好几公里。

5王洪文提出不如搬到官园的新房子去。那时一九七二年毛大病以后,周恩来替毛盖的别墅。

官园在北京市西城区,是北京市的市区。怎么在城市里盖的房子成了别墅?

6前往玉泉山怀仁堂”(P607)

北京只有中南海里有个怀仁堂,怎么玉泉山又出了个怀仁堂?当年只要看新闻的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毛主席经常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

7我到了中南海怀仁堂北面的游泳池”(P062)

我原来也不知道中南海里的游泳池在什么地方,看了<<回忆录>>里附的中南海地图后才知道游泳池在怀仁堂的东面,不是在怀仁堂的北面。

我知道作者是怎么犯的错误。一般的地图都是上北下南,<<回忆录>>里的中南海地图却是按上东下西画的。可是作者仍然习惯地认为中南海地图是按上北下南画的,就想当然的认为游泳池在怀仁堂的北面。可见那位作者根本不知道中南海的情况。那位作者一定不是在中南海生活、工作了几十年的李志绥。

8“(在天安门上)毛缓步同熟识的人们,然后走向主席台”(P084)

天安门上从来不设主席台。

9於是由武汉乘船至合肥”(P261)

合肥根本不在长江边上,从武汉乘船到不了合肥。合肥离长江的距离至少一百多公里。

10华国锋是韶山所属的湘潭地区党委书记”(P004)

韶山是湖南省湘潭地区湘潭县里的一个小村庄。因此应该是湘潭地区所属的韶山。

11在井冈山上茅坪”(P405)

茅坪在井冈山下,茨坪在井冈山上。

12北京一百里外的唐山市”(P007)

唐山市离北京超过三百里。

13在广州......深恐不到九十里外的香港”(P127)

香港距离广州超过一百九十里。

14一九五五年六月......北戴河......一次寒潮引来狂风暴雨”(P093)

中国在北半球,北戴河在六月是夏天,不可能有寒潮

15北京的秋天太阳最烈”(P456)

北京的秋天,是气候最好的季节,太阳最烈的季节是夏季。

16这时正是五月下旬,天气热的很,白天的太阳晒的暑气蒸腾”(P238)

五月是北京的春季,根本谈不上什么暑气蒸腾

12这时已是十二月底,南宁仍然是郁郁葱葱......气候温和,一般在摄氏二十四度左右。”(P216)

十二月底是南宁一年里最冷的时期,虽然南宁地处我国南方,但是还没有气候温和到一般在摄氏二十四度左右

13中央公安部”(P14)

国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简称公安部

14一九六二年十一月撤销农业部时,邓子恢被撤职。”(P386)

农业部从来没有被撤销过。邓子恢也没有担任过农业部部长。邓子恢曾担任过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撤销农村工作部时,邓子恢才不再担任农村工作部部长。

15现在我主管中央宣传部,卫生部属中宣部管”(P451)

卫生部是国务院下属单位,不是中共中央中宣部下属单位。

16每省铁路局都会派出一位司机和火车机车”(P124)

中国铁路系统不是按省建制。没有省铁路局。只有如北京铁路局、郑州铁路局、兰州铁路局......

17这事要找中国医学科学院,他们的基础医学研究所的解剖学系和组织学系”(P015)

中国的研究所里有研究室,没有系,只有大学里才有系一级组织。

18如想买到米和油,就得跑粮店、油店”(P013)

北京的粮食、油都由粮店供应,没有专门卖油的油店。

19九级干部没有真正的权力地位”(P334)

按国内干部规定,十三级以上干部属高级干部。九级干部最低职务也是地委、司、局、厅、师一级的干部,一般是省、部、军级干部。

20他正准备去北平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当时共产党召集了无党无派的各路精英,成立了这个会议。”(P037)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由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共产党三部分人组成。第一届政协副主席是:周恩来、沈均儒、李济深、郭沫若、陈叔通。其中李、沈、陈都是民主党派人士。政协代表、政协委员中的民主党派人士就更多了。

21我们必须赡养.....我们的两个孩子和娴(李的妻子)的父母。我们改成供给制后,只靠娴一个人的薪金,怎么养的活他们呢?”(P263)

我国建国初期实行供给制时,对未成年的孩子也由国家包下来,对孩子也实行供给制。李志绥的孩子当时完全不用他妻子出钱扶养。

22北京医院......只给周围的机关的工作人员和工厂人员看病,同时要求这些单位,对他们介绍来看病的人,保证审查没有问题,不是坏人”(P400)

中国北京实行的是定点公费医疗制度,每个单位有固定的公费医疗医院,只要是同一个单位的人,就在同一个医院看病,不存在让好人在北京医院看病,坏人在其他医院看病的问题。

23毛每天仍去山东公安厅专设的私人浴场游水”(P140)

山东公安厅是政府机关,怎么可能有私人浴场?

24高干俱乐部和北京饭店是叶(子龙)最爱出没的两个场所,这两处的警卫从来不检查叶的通行证。”(P140)

北京从来没有名称是高干俱乐部的俱乐部。北京饭店是一个对外的商业饭店,进饭店不要什么通行证。

25随即在井冈山建立基地,建立苏维埃政权’”(P111)

193111月在江西瑞金,而不是在井冈山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26清华大学以理工学院闻名”(P481)

清华大学建国后进行院系调整,成为一所只有理工科的大学。

27一九五四年匈牙利的年轻工人组成裴多菲俱乐部”(P392)

匈牙利裴多菲俱乐部的主要成员多是青年知识分子。

28张炳常,解剖学副研究员......(炳常)说:‘......常常半夜三更叫我们解剖化验,检定死亡原因”(P016)

鉴定死亡原因是法医的职责,只有法医出据的死亡鉴定报告才据有法律效力。

29()没有政治野心,解放后几乎半退休,只担任几个荣誉职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和军事委员会副主席。(P110)

朱德解放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五大书记之一、国家副主席。1956年八大以后任党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这些都是荣誉职位?

30(毛泽东)决不将由苏联培养出来的人放在身边”(P15)

刘少奇、杨尚昆、邓小平都在苏联学习过。却都在毛泽东身边工作。

31(江青)说:你就是李大夫了。一口纯北京话”(P052)

江青说的是与纯北京话有明显区别的,解放前推行的国语。李志绥是北京生北京长的老北京人,不可能听不出来江青说的不是一口纯北京话

32、要说李志绥不知道中南海、北京人民大会堂在北京什么地方,知道李志绥简历的人没有人会相信。但是<<回忆录>>却能够充分证明,他确实不知道中南海、北京人民大会堂在北京的什么地方。有书中文字为证:

救护车驶出中南海大门,往南路经黑暗又荒凉的北京街道,直至人民大会堂”(P020)

将毛的遗体由人民大会堂运到地下医院......我伴随毛的遗体经过北京黑黝黝的街道,直至有两个哨兵守卫的毛家湾五一九工程入口。哨兵挥手示意通过,小型汽车便往下开入蜿蜒曲折的地下隧道,直驶向十五分钟车程外的三0五大楼地下医院。”(P022)

人民大会堂、中南海都在北京的市中区。而且只隔着有八条车道的西长安街,从中南海南门到人民大会堂北门只有不到几白米。长安街是北京最宽最明亮的大道,是可以和世界任何国家的繁华大道相比也毫不逊色。从中南海到人民大会堂,可以走西长安街、府右街、南长街。这三条路没有一条是黑暗又荒凉的。作者是想当然的认为,一个贫穷的中国首都街道,必然黑暗又荒凉的

最能暴露作者无知的是,作者不知道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家湾的相对位置。

汽车出人民大会堂北门过西长安街进中南海南门,出中南海北门就是305医院。毛家湾在305医院的西边。人民大会堂到305医院的距离不超过两公里,毛家湾距离305医院也就一公里左右。不是作者的无知,就是安排行车路线的人脑子出了毛病。<<回忆录>>写到隧道宽度可以平行并开四辆汽车,沟通人民大会堂、天安门、中南海、林彪死前住地毛家湾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三0五医院大楼地下”(P022),有人民大会堂直接到305大楼地下医院的地下隧道,为什么要到毛家湾再走地下隧道到305医院?更离奇的是从毛家湾到305大楼地下医院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路,汽车竟然在地下隧道有走15分钟?!毛家湾基本在305医院正西方,他们之间的地下隧道为什么要修的蜿蜒曲折?有多大可信度?!“回忆录中的这些文字除了暴露作者不是李志绥,及作者对中国、北京的无知外,也就是能够欺骗不了解中国、北京的外国人。

33中国五一劳动节和国庆节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原本抄袭自苏联模式”(P213)这时北京市市长彭真宣布五.一国际劳动节游行开始......先由国防部长彭德怀坐敞蓬吉普车检阅部队,然后群众游行开始”(P084)

1955.劳动节没有举行过阅兵式!我想李志绥年近七十才动笔写回忆录,由於老糊涂了,有可能把.国庆节的情景和五一劳动节的情景记混了。但是<<回忆录>>中作者能把毛泽东第二次召见的时间写的精确到小时一九五五年四月三十日凌晨一点多钟,而且第二天李志绥就上天安门参加.劳动节观礼,若确有其事,李志绥绝不会把毛泽东四月三十日召见的第二天记成十月一日。显然这是一位,从来没有观看过中国1955.劳动节游行的人写的。这位作者又是想当然的以为中国有游行就一定有阅兵式。因此还活灵活现的描写,李志绥观看根本不存在的五.一劳动节阅兵式的情景。

34所以杀掉几十万右派又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呢?毛也许未亲自下令处死那些右派(就象王实味一样),但他也不曾出面制止这些暴行。”(P195)

中国共产党接收了苏联大清洗的教训,毛泽东在1942年延安整风时就提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方针。因此从延安整风起,除涉及国共两党斗争的运动,基本没有在政治运动中,杀过一个被打倒的人。无论是右派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还是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回忆录>>却说我国杀了几十万右派。<<回忆录>>中写了三个有名有姓的被打成右派的人,也没有一个被杀。连作者自己都举不出一个右派被杀的例子来,读者又根据什么相信几十万右派被杀的说法?

35一九五八年的秋收,创下中国史上最高记录,随即在十二月全国严重缺粮......在武汉会议当中(19581128-1210)放假的那几天里,我诧异地发现中南海里没有肉和油,米和蔬菜也很少见,情况很不对劲。”(P271)

“(1960)全国性的大饥荒终於侵入中南海的深宫朱墙了。每人的配粮一个月减至十五斤。肉、蛋已经绝迹。没有食油。”(P324)

自我走后,他们每天的定量粮食都吃不饱,没有油,更没有肉和蛋,青菜也不容易买得到。能够得到一点黄豆,煮着吃,就是美食了。一九六一年的春节,娴(李志绥的妻子)弄了点白菜,和一些大米,煮成稀饭,凑和过去。”(P336)

经历过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的北京人还有好几百万,<<回忆录>>作者就不怕有人揭穿他们的谎言?三年困难时期中国实行全国保北京的政策,北京市的食品供应好于许多其他地区,是毛泽东保健医生的李志绥,得到的食品供应不会比一般市民更差。1958年北京市的供应并没有出现困难。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1),北京市成人最低的粮食定量是每月23斤以上,每人每月凭发的肉票、油票,可以买到肉和油,每户凭副食本可以买到定量的鸡蛋。每逢春节、新年、五一劳动节、十一国庆节,还可以买到专门为过节特殊增加供应的肉、油、鱼、鸡蛋和其他副食品。作者却说李志绥买不到肉、油、鱼、鸡蛋,过春节全家只能喝菜粥。我想李志绥说谎的胆子再大,也不会在人人皆知的事情上瞎说。何况也没有必要,在自己家过节吃什么上说假话。这显然不是李志绥而是其他人编的故事。这是在写小说,而不是写回忆录。

仅凭脑子的记忆,谁也不可能把几十年前的事情,记的完全准确。李志绥在<<回忆录>>自序中写到文化大革命中间,我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片纸只字都没有保存下来。一九七六年四人帮被捕以后,娴(李的妻子)常常惋惜地说:太可惜了,那四十几本日记。如果能保存下来也没有事......’”(P12)也就是李志绥写回忆录时,没有任何他自己记录1976年以前情况的片纸只字

36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这天清晨五时,大家起床。这是个晴天,凌晨很冷,都穿上棉上衣,吃过早饭以后,由香山乘卡车出发,不到七时,到了天安门广场......十时正,毛泽东等领导人都到了天安门城楼上,全场欢声雷动......”(P046P047)

你说李志绥老先生记忆力不好吧?他能清楚记得四十年前的十月一日,几时起床、几时达到、乘的什么车、穿的什么衣服、天气如何。你说他记忆力好吧?他却把下午三点开始的开国大典,记成了上午十点。

37、李志绥苦于没有证明他一九五四年任毛泽东保健医生的物证。在<<回忆录>>中附了一张他在水里的照片,并有照片的说明“1956年夏,李医生在武汉附近的长江游水。(毛泽东游在前头,不在照片内)”1956年夏天毛泽东在武汉游泳时的长江水流情况,<<回忆录>>作者写道我走下舷梯,两手刚松开梯栏,水流立刻将我下冲,瞬息下漂四五十米”(P154)。而照片中的李志绥,却能面带微笑的直立在水流湍急的长江水中。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在长江中游泳,因为一看他身旁水的波纹,就知道他是站在不流动的水中。何况没有人能直立在长江急流中。这张照片不仅不能证明李志绥1956年在毛泽东身边,反到弄巧成拙,照片成了李志绥和<<回忆录>>的其他作者、编写者们造假的证据。若是他们附一张李志绥一个人走路的照片,照片的说明写成李志绥和毛泽东一起散步,毛泽东走在前头,不在照片内更不容易被人识破。

以上只是我找出的《回忆录》中问题的很小一部分。任何一个没有偏见的在国内生活过的人,都不难判断《回忆录》的作者,决不仅仅是在国内生活了70年的李志绥。

责任编辑:向太阳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ku[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