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昆仑专题 > 国资国企改革 > 阅读信息
卢世源:一位老工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六)
点击:  作者:卢世源 王今朝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4 09:23:22

 

1.webp (2).jpg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的说明》中指出,“澄清对党史上一些重大历史问题的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更好正本清源”。要澄清党史上一些重大历史问题的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离不开对经济社会的认知。对经济社会的认知不能从书本上来,而要从实践中来,从人民群众中来。本文提供了改革开放史的一个材料,作者卢世源系原国营武汉印染厂老职工。这是从一个老工人的视角来叙述的,成文于十几年前。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武汉大学经济学系王今朝教授对该文进行了一些加工。限于作者、编者的能力,本文的叙述不一定完全正确,加工也不太完全,但它是鲜活的,有着类似马克思著作的文风,特别适合当下中国需要,可作为有益的参考。全文5.2万字,共六个部分。第一至五部分已发(可参见【相关阅读】),此为第六部分(终结篇)。

 

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领导体制:工人阶级领导,其他阶级被领导


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领导”的说法久违了。我因为学识与思想水平低下,代表不了工人阶级中的先进分子发言,既无资格,也说不好,只简单地谈几点观感、看法与意见。

十八大之前,国有企业、私有企业和外资企业三种经济成分逐鹿于中国市场上,然而,国企份额节节下滑。十八大之后,更是有了“56789”的说法。在十八大之前,外企大有喧宾夺主之势。他们采取两大战略性举措:一是独资,或者在要求占多数比例股份的条件下,大肆收购中国各行业中的龙头企业,特别是装备制造业,徐州工程机械制造集团公司收购事件便是一个典型;二是大量网罗中国一流科技人才为其服务,因为工资较高,国内人才趋之若骛地涌向外企。他们近年来还纷纷在华设立研发机构,但是原创性高端核心技术都留在其国内做,也不会让中国科技人员在其企业和研发机构中挑大梁,一般都是安排你去做一颗“螺丝钉”。他们控制核心技术的目的很明显:“将GDP留给中国,把利润全拿走。”似乎各得其所。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加速度地发展下去,显然要不了多久,中国市场经济的领导权无疑将落于洋老板之手,像东欧某些国家那样。有“学者”说,外资企业只要是存在于中国,在华纳税,就应当算是中国企业。这种论调实质上是中国经济沦落为跨国公司附庸的一块遮羞布。除了买办利益集团中的分子,哪一个稍有良知的中国人会认同?跨国公司前一种举措,急得被“精英”们罪以“反改开”的爱国人士跳脚,大叫不能卖了,卖不得了!执政者也好像忽然从“同国际战略投资者合作”的迷梦中惊醒,悬崖勒马,紧急叫停。但是后一种举措,在全球化经济的游戏规则中却无法禁止。结果,领导权还是不可避免地要旁落于外人。

中国市场经济(且不论姓“社”还是姓“资”)将由跨国公司主导,主流派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面临这一前景,可能感到尴尬,因为中国经济走到如此地步,这些被官方言听计从受到高度宠信的“学者”“功”不可没,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难免祸国殃民之嫌。怎么办呢?推脱责任。2007年初,一位主流派代表人物向媒体发表谈话,责怪政策阻碍了民营经济的发展。言下之意,中国大陆现在缺少民营大企业家作为中国经济的领军人物,都是中国政府当初没有听从我们的政策建议,要是听从就好了,现在本土资产阶级就会接掌中国市场经济的领导权。没有真空,外人岂能乘虚而入?马上,官方有人帮腔,确确实实,我们的政策没有给民营企业足够的“奶水”喂养,扶持力度太小。一唱一和,好精彩的双簧,不过,这种托词恐怕经不起事实检验。

例如,“温州模式”曾经一度是中国某些“学者”向各地推荐的范本,因为民营经济发达啊。官方扶持力度是大还是小,这个标准不好掌握,我们也无从知道,但至少没有“阻碍”它的发展吧。据报载,2006年温州新市委书记一上任就感到自惭形秽:当地企业规模小,产品档次低,更要命的是,这种“小而低”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了。据说,那里老板们掘得的无数桶金,溢满为患,不知出路在哪里,于是组成“炒房团”“炒煤团”之类各种名目的“炒团”,游资飞向全国,以后可能还会飞向全世界。都为什么产生不了大企业家?要知道中国市场经济的领导权正虚位以待,急等着这些有钱人脱颖而出去填补真空啊。恨铁不成钢,徒唤奈何。温州那位新父母官没有办法,不惜自贬身价,移樽就教,转而欲向“苏州模式”学习,招商引资,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恳求跨国公司大老板前来为该市经济发展出谋划策。

曾记否,过去有一段时期,“韩国模式”备受官、商、学界某些人士的推崇和追捧?以中国之大,集中财力造就几个“大宇”、“三星”式的大财团,还不是易如反掌。几年前,山东有一位闻名遐尔的“大企业家”被人杀了,清点其财产,竟有数十亿元之巨。刚好,欠下的国家银行贷款差不多也是这个数目。这位“亿万大‘负’翁”生前的家产净值,很可能比我这个穷光蛋还要可怜。如此登峰造极的“扶持”力度,还说是“阻碍”了私有企业的发展,这不是对现行“政策”天大的冤枉吗?

又如,一个上海小瘪三,虽然名不见经传,却神通广大,像是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孙悟空,拔下身上毫毛一吹,瘦猴子变成巨无霸,一出手就是30亿元,欲买下一条高速公路的收费权。人们因吃惊张开的嘴巴还没有合拢,大惑不解之时,陈良宇事件东窗事发,原来是挪用老百姓的养命钱——社会保障基金,戏法穿帮。什么叫做权贵官僚资本主义?我等平头百姓算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中国市场经济能让他们领导吗?

中国市场经济必须由中国人领导,这一底线大概没有人敢破。即便有“学者”冒险试探,也要借助于诡辩术。至于由谁领导,资产阶级还是工人阶级,我们可以先撇开阶级意识不谈,以免被私有化产权“改革派”扣上“反改革”的罪名。但是,不论你的思想多么“解放”、“前卫”、“新潮”,民族意识总还是得保留吧。否则,搞什么独立自主,让帝国主义来指手画脚岂不是省事多了?经济全球化后,你难道就不是“丑陋的中国人”了?命中注定,无法改变。买办利益集团分子可以见利忘义、数典忘祖,你就是垂涎三尺梦想,也挤不进去,因为这个集团只能容纳一小撮人。你没有来头和背景,还是去吃酸葡萄,休想吧。

再说,中国并不是没有给资产阶级机会,并非不让资产阶级领导中国市场经济,实在因其自身先天不足,弱不禁风,挑不起这付重担。政策扶持力度即使再加大一百倍也没有用,包括上述后两种恶性做法。加入世贸组织以后,须按照人家制定的游戏规则行事。跨国大鳄们已经先期抢占了各高科技产业经济的制高点,中国私有企业除了做其附庸,捡一些他们淘汰下来的产品做做,分尝一点人家的残羹剩菜,不可能有更好的发展前途。既然资产阶级领导不了,那么,中国市场经济舞台上,中国工人阶级只有当仁不让、义不容辞地上阵演出,相应地,也必须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公有制度下的国有企业唱主角。但是,工人阶级内部也不是清一色板块,还要分高低层次不同的群体。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当主要依靠哪一个劳动阶层领导呢?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句儒家名言概括了一个基本的社会现实。然而,劳心者就能治理好吗?显然不是的。例如,中国学术界某些知识分子文凭都是镀过金的,脱离与违背中国社会经济实践的长篇大论随口而出,都是外国人早已“嚼烂的馍”,没有任何新鲜东西。他们都是知识分子不假,若说是脑力劳动者,恐怕名不副实,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动过脑筋呀!相反,有些底层蓝领工人甚至是文盲,如我学徒和青年时代接触过的某些师父们,终年为技术创新和改进工作而在动脑筋,你能说他们仅仅是只会出臭汗的体力劳动者吗?不论白领蓝领,是不是知识分子,领导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振兴国有企业,我们应当主要依靠工人阶级中那些愿意殚精竭虑的劳动者和他们的代表。这就是说,中国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人都要永远保持与人民的血肉联系。好在今天中国社会各级机关中都有大量的与中国工人农民军人老师等等基层工作者有着紧密联系的干部。他们还是比较了解中国的。这就不得不感谢毛主席了。毛主席一再教育知识分子要与工农相结合,文革中还曾安排工厂大老粗工人进驻知识分子集中的教育院校和科研机构,试图以此帮助保证工人阶级的领导权。他确确实实是一个没有私心、言行一致而又战略高超的人。

党中央早就提出了提高各级领导干部驾驭市场经济的能力的要求。中国市场经济不是那么好领导的,它面临着下列三大问题迫切地需要解决:
一是转变“四高”(高投资率、高外贸依存度、高资源和高能源消耗、高污染),“三低”(低端品、低效益、低工资)的经济增长模式,提高国民经济产业结构档次;

二是规范恶劣不堪的市场秩序;

三是改善糟糕透顶的社会风气。

这三个问题相互关联,少解决一个都不行。资产阶级只要稍微有一点自知之明,一看这阵势,便会倒抽一口冷气,知难而退。不自量力挑重担,怕会压断身子骨。扶不起的阿斗还在逞能的资本,还是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甘当被领导的角色吧。

工人阶级作为领导阶级,打铁先要自身硬。主人翁要发挥主人翁的作用,领导阶级要树立领导阶级的榜样。创建一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力学”,设法在国有企业营造一种具有强大动力和压力的氛围。企业中每一个成员无不殚精竭虑地奋力拼搏,凡不努力者将被其同事(不是上级领导)排斥出团队之外甚至被下岗淘汰。坚持不懈地奖优罚劣、吐故纳新,从而大大地提高工人阶级的整体素质。同时,根据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原则和市场经济权利与义务平衡的等价交换原则,促使国有企业职工成为中国富裕的中产阶级的主要组成部分和最有资格富起来的一个社会群体。如果说在历史上曾发挥过促进社会生产作用的“铁饭碗”被砸碎,那么,中国的工人阶级应该端上的是一只“金饭碗”啊!解决问题的关键或者说是奥秘就在这里。

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有在工人阶级(主要指国有企业职工)领导下,才能带领全国人民走上长治久安、民富国强的康庄大道。

全中国劳动者联合起来,在毛泽东思想旗帜的指导下,为争取自己的阶级权利而团结奋进!

【相关阅读】
卢世源:一位老工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二)
卢世源:一位老工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三)
卢世源:一位老工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四)
卢世源:一位老工人眼中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五)

(全文完。作者:卢世源,原国营武汉印染厂老职工;修编:王今朝,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发布)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