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党政建设 > 阅读信息
姜成娟:以《发现滨海》为例,论学习中共党史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对作家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点击:  作者:姜成娟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02-08 11:03:12

 

1.webp (1).jpg 

【报告文学《发现滨海》作者姜成娟】

2018年9月,在第八届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上,中国作协党组书记钱小芊指出,要认真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努力掌握这一思想的精髓要义和丰富内涵,以此作为观察和认识中国、观察和认识世界、观察和认识社会、观察和认识我们正在从事的事业的思想指引。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根本思想引领。我们应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 努力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夯实文学创作的思想根基。

社会主义的政治和经济革命的胜利,并不意味着人民群众包括作家在内的很多人,就自然地具备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立场,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作家,我们必须进行党史学习与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学习。如果没有这种不带偏见的深刻学习,则扣错了第一个扣子后,后面的扣子,一定是要错下去的。

以我自己的创作为例,在写作《发现滨海》前后,我的变化是脱胎换骨。从前,是一个普通文学青年,现在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这种变化的原因,是我对中共党史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自觉阅读。

1.webp (2).jpg

1、我为什么转向了理论?

因为我在创作的过程中,深刻地认识一个问题:那就是,书写红色革命文化题材的作品,其实不仅红色题材,所有作家在书写时代的时候,都无法绕开对时代的认识,对中国革命的认识。

只有认识,只有不惑,才有可能正确与表达。那么,我们的红色革命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过程中所创作的  ,我们的革命,它是有理论指导的,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必然涉及对理论的认识。我觉得我们不能把它当成一个天经地义就在,就可以让很多人吐槽、痛骂、甚至吃着它,享受着以它为指导建立的国家所提供的一切好处,而是,站在更长的历史维度上,来抽出身来看它,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出现,它是为谁的,穷人还是富人的,说到底,作家最后出来的作品,除了技术,真正决定它的价值的,是作家对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思考与认知,对社会主义是不是坚信,对政治、经济、世界大势等的认识与判断。

是的,我们必须正面的是这个词语:社会主义。就是,你不是真的,从理论层面,相信人类必然进入社会主义?这是个问题。如果你自己都不信,只是因为党是执政党,去歌颂为了好处,那么写出来的,是伪红色,群众看了只会对党更反感。

这就需要去读马列典籍。我是这么做的。《马恩全集》在当当上4300多,比实体书店便宜点,我买了。

我真心实意地确认,人类惟一的出口和方向,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从我个人的成长经历来看,我的真正创作,是从2013年5月参加省作协的高研班开始。很多作家以为这种学习天经地义,每个国家都有,肯定不是。而中国几千年来,也只有在1949年后才有。也就是毛主席在1949年7月2日至19日,第一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时,所指出的:从1919年五四运动以来已经30年了,文学艺术工作者的这样全国规模的大会还是第一次,这是什么原因?答曰:人民革命的胜利,人民政权的建立,是决定一切的。

我的进步与这几年参加省作协组织的各种学习有直接关系。抗战时期,根据地各个村子都建立了儿童团、妇救会、青抗先等组织,把不同年龄、性别的群众都组织起来,那么,作家也需要组织,通过宣传部领导的作协来组织。

当时我在结业时发言:此前,我的写作是地下胡乱奔涌的岩浆,从此有了出口与组织……

当初是我个人自发创作,并没有任何部门邀请,所以最大的困难是找不到人,比如我想采访在滨海呆了8年的罗荣桓元帅的后人,可是找不到。很无助。我意识到:红色革命文化的创作,特别需要行政力量、组织部门的推动。否则,是很难的。尤其是对一个社会资源有限的青年作家来说,更是。我没有任何社会资源,就去省作协,我还记得,当时是陈文东主席给写了个证明,毕京贞给开出来,盖上创联部的章,我拿着一路去找各地有关部门。当时感冒了,3月还很冷,我回头看山东省作协那几个鲜红的大字,眼泪流了出来,省作协真是作家的家。是它培养了我。到今天为止,任何一个省作协的工作人员,在解答我们的问题时,我从来没见过他们有丝毫的不耐烦,这个不是偶然。确实是党的领导有力在具体工作上的体现。舜玉路40号是济南我最亲切的地方。

后来,初稿完成后,一直到出版、在北京开研讨会,省委宣传部、省作协领导都给予了关怀与指导。的确,是省委宣传部、省作协培养了我,是党培养了我。去年在北京学习时就想过,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我总结出几条:老根据地红色家庭的熏染、与老党员长期接触、阅读经典理论作品、身边共产党人的影响,这其中,就有我们省委宣传部、省作协党组的领导。在我的眼里,他们是领导,也是同志。

一个村村民眼中的党,是村党支部,而我们作家眼中、可触摸的党,就是省委宣传部、省作协。没有省作协党组织的旗帜鲜明讲政治,引领有力,支持有力,方向正确,就没有我今天的成长。

2、为什么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文艺观?


毛泽东主席在1957年3月12日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早就指出:我们已经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胜利,但是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取得胜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

当今天当我们把小资、小资生活当作时髦,把成为资产者当作毕生梦想与奋斗目标的时候,再回头来看这段话,如果我们已经具备基本的社会主义觉悟,心里是何等滋味!

当我们的先辈们在80年前已经弄清楚的很多问题,现在许多青年作家还在当作新鲜武器祭出,为了这个国家建立牺牲的烈士们泉下有知,该是何等悲哀!

当我看到了这些,我在这个时候才懂得了:

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说,社会主义真正胜利是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取得的全面胜利。取得无产阶级政权,只能说明在政治上、军事上取得了胜利。远不是社会主义的全面胜利!远远不是!而劳动者阶级如果不能在文化上取得胜利,建立起稳固的劳动阶级的文化,则在政治、军事上的胜利也不会持久!

这一点,还有太多人没有意识到。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指出: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而经济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的集中的体现。这是我们对于文化和政治、经济的关系以及政治和经济的关系的基本观点。

我觉得,我们必须确认,社会主义就是我们的政治纲领。没有社会主义的政治,就没有社会主义的文艺。

“文艺作为上层建筑的一个部分,作为意识形态的一种形式,它反映生活,其中也包括政治生活、政治斗争、政治理想。”

“我们不能说社会主义文艺都是党的文艺,但不能排除党的文艺。而且它应该成为主导。”

“如何认识社会主义,认识我们的时代。这个就需要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认识时代。”

以我的切身体会,认识社会主义,认识时代,这个是基础。这个于很多人是困难的。既有态度上的问题,也有能力上的问题。要么偏激,要么主观,要么自以为真理在握,而抱残守缺,却对青年人横加指责。

我们必须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那么,怎么才能树立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呢?

贺敬之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文艺观是建筑在实际生活的基础上的,如果不去与人民群众打成一 片,来一个思想情感上的变化,就不能理解毛泽东文艺思想为何物。因为没有那个感情,没有那个体会。”

“根本途径就是学习马克思主义,深入社会实践,把马克思主义和实际生活不断地结合起来。”

这是我切身的体会!这两者缺一不可!

我对此,是有满肚子话要说的。如果没有感情上的转变,那根本就不要谈马克思主义文艺观。而如果没有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没有真正进入生活,与群众切实地打成一片,就不要谈马克思主义文艺观。

“重要的是教育青年一代。青年是我们社会主义文艺能不能继续沿着毛泽东所指引的道路发展下去的关键。在新的时期,我们的文艺是不是能够健康地发展,主要取决于我们青年一代。”

这个观点,到今天,当然也成立。甚至,你会看到,原来,这种矛盾、对立,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存在,今天,实质是一样的。

“有人说既然提倡百花齐放,那么就是多元,马克思主义只是百家中的一家。于是,他们竭力压制马 克思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不能发表,以马克思主义观点进行文艺批评的人受到压制,这是十分深刻的历史现象。双百,是有党的领导的,我们承认真理像长河和大海,是不断发展的,是斑斓多彩的。但这不等于多元化。从哲学上讲,真理的多元化之说是错误的。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精神是高度发展的人脑的产物。这里有什么多元?所以,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是真理。我们搞社会主义文艺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含糊。”

“文艺本身有各种不同的层次,社会主义文艺的方向只有一个,就是社会主义方向。”

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文艺史,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文艺方针,并且是完整的、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片面的,这也是党史的一部分,非常重要。

3、党史为什么是最好的教科书?


必须要说,我是读了中共山东地方史,读到刘谦初烈士的事迹,包括后来,才惊讶:原来,史书也可以如此感人!为什么?是烈士们本身的事迹太感人了!

所以我才懂得,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说,党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了!

我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每个重要讲话,对有的讲话,比如《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讲话》《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讲话》《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讲话》,以及十九大报告等,有的都能够背诵。

这不是有人要求我。没有任何人要求。我是完全因为,我想知道。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些,并不是仰视,也不是要完任务,是平视地来看。尽管我的理论水准谈不上深厚,但我是以一个普通青年的角度来看,这样更客观。

事实上,如果没有对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革命史的深入阅读,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此外,我对中国历史、中国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党史的学习,让我具备了更长的历史视野、更高的辨证唯物主义的眼光,来评价作品与指导书写自己的作品。以《平凡的世界》为例,作家写了从1975年到1985年的陕北城乡社会生活,往上上溯,他在书中大致交代了主人公生活的双水村解放以前的土地归属:大多数是归金姓地主的。

然而,仅此而已。没有对土地归一个地主所有这件事,再有任何交代与评价。这样的处理,会让读者有这样的错觉:似乎,这个土地,高加林孙少平们视为受苦的、拼命想要分开的土地,是没有费事,没有经过拼杀,没有经过流血,天经地义,就到了农民自己手里的。

当然,我们知道,历史事实,当然不是如此。

路遥的叙事基准,以及小说里的时间肇始,是1975年。这个时候,1956年完成的社会主义改造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已经确立19年。农民组织起来也已经19年。这个时候,因为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在探索中前进,必然有弊端,有曲折,小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然而,从我小的时候读这个小说,我就有一个疑问:1975年的陕北农村生活,比1949年以前,乃至更早,一百年前,怎么样?还不如那个时候吗?

而王宏甲的《塘约道路》虽然篇幅短,但是很清楚地交代了塘约村在几百年的时间里,土地的归属变化以及农民生活水平。这样,对为什么必须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有了让人信服的交代。

我想阐述的是,有野心的,真正想要书写大作品的作家必须有更长、更远的历史视野。这一点,取决于对中国历史、中国革命史、中国共产党党史的阅读与把握。

  4、扎根基层,是马克思主义文艺观对当代作家的要求


当下农村在发生着什么,如何书写?习近平总书记交给山东的任务是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乡村是否能够振兴,以什么样的方式振兴,是党支部引领,还是资本引领,这对于根在农村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太重要了。包括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坚持,农村集体经济的壮大等,这是极其重要的理论和现实问题。

各地干部都在摸索。因为我单位在村里,我非常有意地与村干部交流,引领他们对理论的认识。我在尽力为党做工作。尽管很微薄,也没人要求我,但是,作为一个坚定、真诚的信仰者,我敢拍着胸口说一句,我热爱中国共产党,愿意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就应该这么做。事实上,我的写作,也是为党做工作的方式的一种,不是为了个人出名,更不是为赚钱。为党写作,与为人民写作还不是一个概念。尽管从80年代,党的文艺方针就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但我认为,作为党员作家,作为一个信仰者,必须回答这么一个问题:你首先是党员,还是首先是作家?首先是党员,就要站在党的立场上,为党书写,比如我写红色,就是要呼唤中国青年,与我一样,在了解党史之后,在看到了普通劳动者的力量之后,树立人民立场,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热爱中国共产党,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道路的信心,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中,做出我们青年应该做的贡献。

我已经到基层工作5年了,韩毓海教授说,时代呼唤梁生宝,那么,时代也呼唤柳青。有出息的写作者应该自觉地吃苦。省作协党组书记姬德军说过:深入基层是要吃苦的,可是大家不能怕吃苦。这5年,确实遇到了困难。但我不后悔。

我确实是自觉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对作家扎根基层、扎根人民的要求,把自己栽植到村里、土地里。

我的选择的意义也许在于:出生于改革开放后的中国青年,在历经质疑、迷茫之后,在阅读中共党史、老党员的影响、经典理论的研读之后,对马克思主义的再度坚定。而在这样的思想基础上,自觉践行总书记对作家扎根基层、扎根人民的要求。

难道今天,我们就不能有柳青的勇气吗?

当下中国,应该有这样的青年,应该有这样的青年作家。它就应该出现在山东!

总之,以我个人体会,当代作家加强中国共产党党史学习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既是作为一个社会人明历史、知是非的必然要求,也是创作出反映讴歌党、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迫切需求,已经刻不容缓。

  

1.webp (3).jpg

【作家简介】姜成娟,女,1981年9月2日出生,汉族,山东莒县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委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日照市莒县本色老党员事迹展览馆副馆长。著有红色革命文化系列《本色——莒县建国前老党员事迹寻访》《发现滨海——一个八零后中国当代青年对中国革命与抗战的思考》等。获首届、第二届刘勰文艺奖、第二届日照文艺奖、山东省第四届泰山文艺奖等奖项。在《人民文学》《诗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当代小说》等文学期刊发表报告文学、诗歌、文学评论、散文等作品约100多万字。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