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党的建设 > 阅读信息
周立群:党对村一级的管理,必须剔除不合格的党员
点击:  作者:周立群    来源:“西安进步青年中心”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17-11-30 16:01:30

 

 1.webp (8).jpg

  挑稻草·贵州    摄影:韦永斌。

 

  周立群教授分析了农村现阶段存在的突出问题,例如农田闲置、农民收入低、农村空心化、基层民主制度缺失等,并提出了自己的应对思路和解决办法。他所提出的“在各高校的指导下,建立起乡基地,县公司的模式”兼具创新性和可行性,未尝不是一种探索乡村发展的出路。


  本人提出的这种以县公司,加乡基地的模式是以国有资本为引导,建村集体产业为目标,使广大农民受举益的一种模式。市场经济,更多的只是满足资本的获利,并不能体现共产主义的好处。更何况也没有私人资本愿意真正扶贫。共产党的优越性,就体现在带领民众共同致富上。

 

  一、现阶段的农村现状

 

  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与深化,人民有追求美好生活的要求并努力之,现在我国农村人员大量外出打工,经商,在改善自身生活水平的同时,也给现今的中国农村带来了大量新的问题,本文择其一二讲之。

 

  (一)农田大面积闲置,土地抛荒

 

  以本人所在的县来讲,我们以前一直种植双季稻,现在大量改种单季稻,形成了隐性闲置。还有大量的农田弃耕,或水田改旱地。这种规模是巨大的,行走在乡村,随处可见。但本人无法拿出数据。只能以我村为例,现在最少有60%的水田直接荒芜,里面长满了荆棘与杂草,部分水田里野生的树苗快有碗口粗了。而余下没再耕种的水田中,因为离家近,道路方便,也大半以上改成了旱地。这部分水田改成的旱地,也并不是种植粮食,而是种点蔬菜,杂粮,甚至纯是用来健身休闲而用。

 

  至于儿时记忆里那满山坡的小麦,红薯,早已不见踪影。大坡地里的荆棘已是一人之高,不要说人无法走近了,就看着那密丛丛的荆棘,都让人害怕。倒是野兔野猪的乐园了。生态是发展了,但这种生态的发展是建立在一种农村产业空心化,粮食外购化的基础上的。我们县七山二水一分田,这一分田就算是种了,也是无法保障人们自身的生活的,更不要说能有发展了。强迫农民回到地头,是不现实的,也是不人道的。

 

  但更可怕的是,年青人不愿意种地,而会种地的人们正在逐渐老去。再过十几二十年,农民不会种地,将是一个可怕的现实。中国那时一旦发生外部大变,中国14亿人的粮食安全又从何说起?保留的18亿亩耕地,又有谁会种?

 

  (二)农民收入锐减是一个不争的现实

 

1.webp (1).jpg

  锄玉米·甘肃    摄影:李泾荷。

 

  农民不种地,靠打工生活是事实了。大量的小作坊,小工厂接纳了大量的没有外流的本土农民。近几年来,国家推行环保,进行了大力整治。当初红火一时的小作坊,小工厂都一刀切的关停了。以我乡为例,2014年以前,有近120家沟瓦窑,20多家石灰窑。三万多的乡民不用外出打工,只要还有劳动能力的人,哪怕70左右了,也能拿到2000左右的月工资,而青壮年(不分男女)的工资都在3000-5000一个月。并接纳了外省市近1000的劳力就业。乡人在照顾家庭的同时,日子也过得悠闲。更是很难看到所谓的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的问题。

 

  2014年国家一刀切的关闭了所有的小作坊,灭了一个远近有名的沟瓦大乡。嗯,说是要环保。诚然,这些小作坊都存在烟雾的问题,可这个难道不能通过技改吗?雾霾,对一个南方的乡村来说,简直就是无法想象。乡里霎时冷冷清清,卖肉的小摊贩也抱怨生意不好做了。“山青了,水秀了,西北风也没得喝了”,这话当然极端,但在乡里的劳动力无法再次就业,对前途的紧张预期,消费必然紧缩。一业兴百业兴,相反亦如是。

 

  无技能,无知识,年龄大,负担重。谁能给农民解决这个问题?

 

  随着环保的进一步深化,全国范围内又是如何呢?我想这个问题不小,关上了一扇门,就应当打开一扇窗。一刀切的环保科学与否,我不能下结论。但放在眼前的一个问题是,尽快增加农民的收入,一个可持续的稳定收入。

 

  (三)产业空心化下的农村赌博问题

 

  其实,用赌博二字是不恰当的。但大量失业的农村人口,并不会安心于一亩三分地。 以个人之力搞农业,前途迷茫。麻将室在农村也兴盛了起来。麻将,字牌,扑克,小赌怡情啊。消颓了大把的时光与斗志。也消弥勤劳与朴实。就业无力,那种一夜暴富的心态无形中疯涨。地下六合彩大行其道。屡见打击却无法禁绝。而流动的地下赌场正游走在农村,吞噬着大量的血汗钱。

 

  二、村民自治存在的问题

 

1.webp (2).jpg

  夏收·贵州    摄影:韦永斌。

 

  农村问题的解决,还是在靠党的领导。但这么些年来,党对基层的掌控是否得力呢?农村的村民自治是否是一种良好的社会形态呢?我不是党员,所说只能是我的推测,以及我所见到的,感觉到的。那我就从村民自治说起吧。

 

  现在所谓的村民自治,以民主的方式让村民参与村级的管理,共同规划村集体的发展蓝图。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党对村一级的管理已近乎于瘫痪。村级班子成了乡贤与大家族们的名利场。改开以后,他们争相掏空村集体。现在在国家大力扶持农村的大背景下,贪墨各种补贴,睡享政府工资。村一级组织成了党与国家形像的重大损害者。村民对此是各种不屑与痛恨。

 

  (一)乡贤治村的纠结

 

  这个是有来历的了。以前要收农业税,要收特产税,要交上调款,要执行计划生育政策……这一切的一切,必须要有一个在村里能说话算话的人出来帮忙。再加上各种一票否决,更是让乡一级政府依赖于各种乡贤。

 

  呃,乡贤是个封建词汇吧。他们确实有能力让国家的政策落地,执行到位。但相应的也就产生了村霸。没办法啊,乡政府还得靠着这些人而不一票否决呢。对此可能是一开始时睁眼闭眼,而到后来就是彼此不分了。村集体在改开前积累的资产,就成了乡贤们的大餐。乡贤们也就此成了那乡里的第一批抓到老鼠的好猫了。在共同富裕的路上,他们先走了一步,并从此远远的领先于村民们。到后来,再以钱相勾结,乡贤们的乡村名流之路是越走越宽……

 

  乡贤治村,与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相违背的。

 

  (二)家族势力抬头

 

1.webp (3).jpg

  捏杏核·甘肃    摄影:李泾荷。

 

  网上总有人说,中国没有选票,那些人绝对的是睁眼说瞎话。一人一票的票选制,在中国农村早就施行了几十年了,并且取得了与欧美同样的伟大高度。一人一票的民主,在欧美有的,在中国农村一样有。中国农村民主所拥有的内涵,在欧美同样能找到。西方民主会是个什么样,不要去外国考察,只要选举季到中国各乡村走走就知道了。

 

  在八十年代之前,中国农村的民主进程是科学的进步的,有积极意义的。村集体的产业的建立,村集体财富的增长,村民对村级事务的真正的热心,主人翁的责任感,无处不在。经历过那热血岁月的老人们说起来还是一腔激扬!民主的优势在那时体现得淋漓尽致啊。

 

  改开之后,随着西方思潮的侵入,随着乡贤们的上台,村民自治变味了,西化了。手里这小小的一票,不管能否换得现金,却成了乡贤们争夺利益的工具。驱使村民们给乡贤投票的势力就是家族。农村,往往是一个大姓或二个大姓聚居于一个村。哪怕那个村全是一姓,也自然地按房头划分了势力。投我一票,办事方便,不投,没门。串连,成了农村村委竞选的一道风景线。为的就是那村里的利益。村贤拿大头,家族分一点。为村集体着想的空话都不提的了,自从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实行后,瓜分村集体的财产成了应有之义。乡贤们富了后,又进一步提携家族人员,强化姓氏力量。纵有青云之志,缚龙之能,耐何小门小姓,终只能不平而已。

 

  我所在的村,有二个大姓,一直以来村委会让二个大姓把持。后来有一姓氏强人辈出,形成了掌控,但另一大姓在村委里总是有一个必然的位子。至于其他姓氏,一边看着吧,用得上时,用你,用不上时,哪凉快哪呆着。

 

  这种情况是一县一乡之独有吗?这么多年来,游走在外,每与各地之人谈及,都是这种情况。

 

  (三)党员发展的家族化与低能化

 

1.webp (4).jpg

  摘灰条菜·甘肃    摄影:李泾荷。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有利益就得牢牢的抓在手里,让人觊觎总是寝食难安。村委毕竟在村支委的领导之下,除了控制村委,控制村支委更是重中之重。

 

  党员的这一票更显分量。以我村为例,曾经连续近十年,不发展一个党员,后来要发展一个党员,村里更是好戏连台。宫斗绝不比电视上差。这种怪事的产生,就是因为村里派系的严重对立。这种对立之下,有谁会想到维护村集体的利益,有谁去想村集体的发展?为了派系对抗,外地入党回村,部队入党回村,平衡打破了时,才火线发展自己人入党。笑话啊。这样的折腾一直到了2000年左右。不知是上面有硬性要求,还是别的原因,但我知道的是,在村集体财富折腾光了之后,村里才开始大规模的入了一批党员。嗯,如果这批入党是有能力有思想,有见识的也就罢了。但入党的这批人,竟大部分是以前派系斗争时的打手,二流子,或者铁杆。而他们最主要的一个特征是,说不出一句话,表达不出一个思想。用我们的家乡话说,都是些三拳打不出一个屁的主。村里的发展,能靠他们吗?

 

  这又是一县一地之事吗?呵呵。

 

  (四)乡村二级对国家扶持与补贴的不透明

 

  这一点,我并无什么可说,终究太多只是听说。只知道这几年国家对农民,农村,农业的扶持力度很大,但具体到每个项目,到底是什么标准,农民根本不知道。随着小作坊大的面积关停,手里有点资金,有点头脑的,也有想在农业上(不限于单纯的农业)有所作为。却往往无法资询到国家具体的政策。而农业的特点是投入时间长,产出慢,风险高,投入大。扶持政策不明,让很多的人畏难而退。

 

  我们只知道的是,现在农业税,特产税,上调款不用交了。我们也只听说,国家某某某方面有政策支持。打听起来却是跑断腿也没个信。写这一段,也是希望有明白人能告诉农民们,国家的政策应当到哪里打听,如何能得到国家的政策扶持。政策明晰,农民可以量力而为。

 

  三、应对的思路

 

1.webp (5).jpg

  打麦草·甘肃    摄影:李泾荷。

 

  嗯,问题说出来了一些。只提问题不讲应对,那就是牢骚。应对,其实是要建立在广泛的调研基础上的。

 

  本人只是一介平民,并无这个能力进行此种调研。我只能说,我是坚信我所说的绝不是我国一县一乡之情况,应当是具有普遍性的问题。

 

  (一)实事求是的面对三农问题的现状。不粉饰,不抹黑,不惧高压线。打破官样调研,把调研做到实处。

 

  (二)民主与集中不能偏废。要搁置路线之争,确保农村改革落到实处。破除乡贤治村,打压家族势力抬头。共产党应当组织起强有力的农业改革队伍。

 

  (三)透明化国家扶持政策与补助,破除村乡二级截流国家补助款的暗箱。给农民一个创业的大环境。

 

  (四)发展党员应当强化对眼界,能力,学识的要求,强化共产主义思想教育。而更重的是,必须剔除不合格的党员。

 

  四、解决方法

 

  方法总比困难多。本人无能,也尽我臆想之能事,聊述几点。

 

  (一)加强村级选举的真正民主,加强党的领导能力。就要先从村党员开始,清理一批不合格党员。加强对村支部的政治教育。村支部书记,村长必须在上任之初作出逐年施政目标,未达标者撤职。如果有贪默行为者,不得再任村支委与村长。

 

  (二)村委村支委班子组成之后,必须建立村集体产业发展的五年十年计划,并付于村民表决,并报乡县二级政府备案。二委改选后,新班子必须接续上任班子的长期规划施行。并在该长期规划的基础上再一次做出五年或十年长期规划。长期规划的更改,必须得到全体村民的绝大部分人同意,并报县乡二级政府同意,才能更改。

 

  (三)完善村级政务的公开透明。使监督落到实处。县乡二级应当在接到村民五人及以上人数实名举报时,及时进驻村里进行财务核查。对长期规划出现重大失误者,应当立即免职。

 

  (四)应当建立全国农业产学研相结合。农业相关院校每年应当将一部分课程开设于农村。农业相关专业的教授,博士,研究生的各种资格认定,必须有村一级产业的帮扶成绩。要建立常态化,实效化的高校与农村相结合。

 

  (五)可以考虑各乡因地制宜,在各高校的指导下,建立起乡基地,县公司的模式。恢复村集体经济的活力。授人鱼不如授人以渔。以一个乡或几个乡建立种植基地,县里建立相关产业的深加工公司。并且该公司各产业村村委均应在其中占有适当股份。公司加农户的产业模式早就大红大紫,但现在的这种模式更多的是以资本的力量为引导,并不能使广大农民受益。本人提出的这种以县公司,加乡基地的模式是以国有资本为引导,建村集体产业为目标,使广大农民受举益的一种模式。市场经济,更多的只是满足资本的获利,并不能体现共产主义的好处。更何况也没有私人资本愿意真正扶贫。共产党的优越性,就体现在带领民众共同致富上。

 

  最近常回乡下,与乡邻多有交谈,对三农问题很是有感而发。国家发展了,国家富了,不能让农村空心化啊。在环境问题一刀切的大环境面前,如何让广大农民重新找到生机,让农村重新活力焕发,让农业科学发展,高科技发展,是国家与农民面临的重大问题,愿我这小小一文,能带来些许波澜。

 

  (来源:“西安进步青年中心”微信公号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咨询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