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医疗卫生 > 阅读信息
【意见参考】顾秀林:警惕对疫苗的过度迷信
点击:  作者:顾秀林    来源:“润东之声”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0-12-29 09:00:31

 

1.webp (7).jpg 

著名经济学家顾准之女顾秀林教授

一、“基因时代”来了

2010年开始辩论转基因时方舟子很活跃,他经常说“基因时代”。我当时很不以为然。方出版过一本书:《基因时代的恐慌与真相》,有一定的影响。

21个世纪是不是基因时代呢?现在我认为:是的。这是美国的21世纪全球生物技术战略。

美国一所大学1992年的研究报告提出:21世纪是生物技术的时代。报告中用的数据表明,1992年,美国从联邦到各州已经为基因时代准备了很久,多个部门投入,为基因时代做好了人才、资金、组织和意识形态准备。

基辛格有一句名言:谁控制了石油、粮食和货币,他就可以控制国家、人和世界。

在这个属于基因时代的21世纪,第四个控制的对象是基因——谁控制了基因,谁也许就能控制生命和宇宙。

生物技术进入应用才二三十年,已经造就了一个全新的经济部门——生物经济。它的体量已经很大,科技和资本两方都对生物经济寄予很高的预期,因此它发展的势头非常强。

生物经济有两条腿:一条是转基因农业,一条是生物技术医药业(包括疫苗)。

生物经济的体量已经足以构成经济基础的一个部分。

我们对基因尚无知无觉时,历史已经进入基因时代。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时代。

1.webp (8).jpg

 

二、世卫组织

基因时代的大背景,是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美国霸权时代。

今天的国际组织框架——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美国在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尚未结束时,抢占先机为布局战后世界而设计和建立的。这就是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卫生组织WHO等等一整套国际机构。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在这个体系中。

其中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它的班底是1944年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卫生研究机构。

这是不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运行第55年,发生了一场猪流感。此前不久,世卫组织刚刚修订了自己的工作规则,其中包括六个烈度级别的世界疫情管控方案,最高级是6级。当发生6级疫情时,世卫组织可允许新药物新疫苗直接投入使用。理由是“救人要紧”。按常规新药的试验全过程很长,实验也不会100%成功,总会有失败的时候用。

世卫宣布的第一次6级流行病是2009年猪流感。

猪流感历时一年,但是现在看疫情的规模和烈度,充其量是一场流感。在美国确诊病例4000-8000万人,死亡数估计是8868~18306人,取值12,469人,死亡率0.02%。在中国,确诊人数12.3万人,死亡 714例,死亡率0.6%。事实表明猪流感只是一种流感而不能算瘟疫。世卫组织为它发布了六级警报,世界各国必须服从世卫的决定,大量动用本国资源进行抗疫,每个政府都要按天报告国内疫情,对确诊病例进行隔离治疗。因为症状太轻微,以至于管理措施大都流于形式。

世卫组织就这样用机构规则把一个只有指导职能的国际机构凌驾在所有的主权国家之上。

世卫组织这样处置2009年流感,招致了严重的批评。这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一件事:世卫组织被起诉滥用职权。猪流感发生的当年底,2009-12-26,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全票通过一项决议,要求清查制药业巨头在背后对发动“猪流感”全球项目所施加的影响,特别是对WHO施加的影响。该委员会认为,所谓猪流感“大流行病”是“最大的世纪医药丑闻”。决议中说:“制药公司为了推广它们治疗感冒的专利药品和疫苗,向负责公共卫生的科学家和政府官员施加影响,向全世界的政府发出警报,迫使它们把有限的医药卫生资源浪费在无效的疫苗上,把千百万健康的人们暴露在无人知晓的疫苗副作用的风险面前。那些疫苗未经充分检验,而且这样做毫无必要。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特别指出,WHO对此前2005-06年的‘禽流感’和2009年的‘猪流感’一起应对失当,“已经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不仅涉及由于接种疫苗而致病的人,不仅浪费了公共卫生资金,还破坏了重要的国际卫生机构的公信度”。

 

在这里有一个我们应该了解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医药金三角”——WHO,国际制药巨头利益集团,国际学术界的无良科学家。他们之间是隐蔽的“金三角”关系。

起诉世卫的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三、新冠疫情

2020年的新冠疫情被异口同声称为“突发新型疫情”,因此全人类的共同敌人是那个冠状病毒,这是主流看法。第二种看法,新冠疫情可能像欧洲人对2009年猪流感的判断那样——是被利益集团蓄意发动的;相关医药利益集团难辞其咎。第三种看法,疫情可能是一种生物战争打击行为:事实证据很多,手段目标动机都具备。

如何判断新冠的性质,不是让老百姓做决定的事。这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决定——如果是生物战争,那么发动者就是全世界人民当之无愧的敌人。

新冠疫情导致全球经济生活在一定程度上“停摆”。

它深刻地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运行。

中国第一个受害,第一个封城(武汉1-23)。现在轮到英国封城伦敦(12-20)。

封城是现代历史上史无前例的事件。

武汉封城仅三周,形势就开始逆转。疫情得到初步遏制,轻症病人好了,危重症病人也被治愈了。曙光初现。封城历时两个半月,4月8日武汉开城。

我对新冠疫情事件持上面的第三种判断。

我在2月13日发了一条微博:武汉,史诗级胜利出现在你面前。

转基因生物武器来了。对中国人民进行了全面的战略性攻击。

2003非典是第一次,2020第二次。

只要中医一上阵,诡异之局就能破!

中医两次对抗非自然病源物导致的瘟疫级呼吸道烈性传染病,向人类揭示的深刻道理,不只是重复证明“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也不仅是中国需要建设现代公共卫生体系。

让我们跃升一个维度——在完全被动挨打中,中国两次成功对抗了生物恐怖主义。

破解米国21世纪全球生物技术战略,是中华文明的历史责任,中国担得起。

用生物技术战剂做武器,打击其他文明,是美帝国主义的新战略。

美帝此计在武汉折戟。只因为它撞上中医的枪口......

天安门城楼上毛主席像还在,中南海影壁上“为人民服务”还在。

瘟疫的代价再大,封城血泪再多,最后的胜利一定是中国的。

新冠疫情肆虐整整一年了,截止12-20,全球确诊新冠病人7665万例,达到全球人口1%。死亡169万,平均死亡率2.2%(高低差别幅度:7%~1%)。

新冠患者死亡统计人数在同期自然死亡总人数中所占比例低于4%。

新冠疫情一时还不会结束。早在今年春天曾有重要机构发布预测,疫情会持续到2025年。

是突发新型疾病?还是国际医药利益集团做局?或者是生物战争攻击?——三种视角下的世界更加五彩纷呈。

突变的病毒到处出现。

四、疫苗迷思

用疫苗来控制新冠疫情继续蔓延,是现在的主流观点,也是唯一拿出来的控制手段。这是用上述第一种视角看待疫情的对策。

不幸的是,免疫学基本理论不支持这个对策。疫苗没有神力,副作用却很可能更大,普遍接种会伤害比病毒感染更多的人。不是每一种传染病都能做出防疫用的疫苗。例如古老的传染病梅毒和鼠疫都没有疫苗。艾滋疫苗搞了几十年也没成功。

在疫情蔓延时紧急推出新药和新疫苗投入使用,不必走完实验检测全过程,这是WHO的2008年新规。还记得上面所说的国际医药“金三角”吗?医药利益集团就在这里,它们的指纹出现在几乎每一款疫苗上。禽流感疫苗的接种记录(1976)证明疫苗不仅无用反而极其有害。

新冠疫苗已经在我国和世界上很多国家接种了,接种疫苗的人数越来越大,市场非常看好。如果用第上面说的三种视角看问题,这就是另一种生物武器打击;它比病毒传染的更快,覆盖面更大。病毒传染必须先突破口鼻粘膜才能进入人体,然后到达血液,疫苗接种是把半死的减活病毒或者改装过的生物技术病毒直接注射到血液里。不管明星科学家还是制药公司,不管任何人面对镜头拍胸脯打包票,我也很难对这种急就章疫苗放心,至少还没有一种疫苗经过了实践的检验。

世界上所有的新冠疫苗都是今年初才正式开始研发的,病毒流行了刚刚一年,疫苗只是开发实验了第一年,在技术上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成熟,所以疫苗风险是难以估计的。

目前全球新冠患者7600多万,达到了总人口1%。99%没有被感染。

如果给全部人口强制接种疫苗,就像欧洲议会卫生委员会2009年所说的那样,这是把千百万健康的人们暴露在无人知晓的疫苗副作用的风险面前。这种风险比感染病毒患病更大,更直接,所以很可能更加危险。十几年前针对禽流感猪流感开发的疫苗被国际专业卫生机构判断为“毫无用处”,今天针对新冠病毒开发的疫苗是否真的有用呢?科学不是可以被证伪的吗?

我们现在只是听到科学家的说法,疫苗还没有通过实践的检验,连必要的科学实验检测都没有做完。现在的舆论一边倒:所有的国家都在推行疫苗。与此同时坏消息不断传来,某种疫苗在某地出了问题,有的很严重。辉瑞公司在接种现场直播,拍到了疫苗接种者倒地昏迷的现场。

不管用上面三种视角的哪一种看2020新冠疫情,有一件事情是共同的:新冠病毒侵入了人生活的环境,像一盆脏水泼到一池清水里。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今后人类不得不与新冠病毒长期共存。

接下来要回答两个紧迫的问题:长期严防死守行不行?不接种疫苗行不行?
中国抗疫的成功经验第一条是彻底切断传染途径。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毒、疫情和环境条件都会变。在这个曾经非常有效的做法之上,我们能不能提出新的更积极的防疫方针?

我们的独门秘籍还没有拿出来用——中国传统医学。中医能治愈危重患者,也能提供有效的防疫方案。我们需要的是破除疫苗迷信,发动广大群众,用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去回应生物武器的打击。

我真正认识中医是2013年,参加中医学界纪念非典十周年的小型讨论会,我受到了深刻的教育,打开了一个新视角。中医不认为必须先知道萨斯病毒是什么样,照样可以治病救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个古老的中医信条在萨斯病毒面前,再一次经受住了实践检验。萨斯是非自然产生的病毒,新冠病毒也是。

中医和西医理论,基于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构成没有多少交集的两套方法论,由此造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医学。西医并非一无是处,而恰恰是中西医结合模式经受了武汉抗疫的检验,这一点全世界有目共睹。从2003年非典到2020年新冠疫情,我们可以看到一条脉络:两次都是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国受到打击(突然袭击),两次都是中医力挽狂澜一锤定音。所以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信心,中医能够治疗新冠,也能够预防新冠。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呢:经受住反复的实践考验的才是真理?实践中取得的成功比科学家在实验室里做的可重复实验是不是更可靠呢?

用第三种视角看世界,有时可以透视。2012年春(两会前),中国局部发生禽流感,中医出手一周解决问题。2013年两会前禽流感再次来访,中医又出手,还是一周解决,后来禽流感就不来(害人)了,直到最近才出现在它该去的地方——养鸡场。

 

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巴掌拍得响。疫苗迷信和疫苗骗局就是两只巴掌。两只巴掌一起拍,就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搞疫苗。全世界都搞疫苗也不等于疫苗真的有用。从各种信息的缝隙里看,疫苗操纵的指纹是很清晰的。

疫情初期,我从电视上看到陈薇少将对班长当面打包票的情景,我心中十分担忧。假如陈薇的疫苗不成功呢?科学是不能打包票的吧?科学不是以可证伪为荣吗?

有一个紧迫的具体问题:
全国各地中小学幼儿园都规定,不接种常规疫苗和新规定的疫苗的孩子不能入学入园。新冠疫苗推广以来,各地学校都很配合,不接种的孩子不许回校上课。这是没有法律根据的做法,但是各地都很执着,坚持各种土政策,几乎是逼迫学生和家长去接种。

我希望有识之士向全国两会提案,把非常规疫苗接种规定为自愿,不得强迫和变相强迫,不得与入学入园资格捆绑。

五、结  语

为了更好地理解和应对今天和今后的疫情和疫苗等问题,我引用毛主席在《矛盾论》中转述列宁的一段话:
要真正的认识对象,就必须把握和研究它的一切方面、一切联系和‘媒介’。我们决不会完全地做到这一点,可是要求全面性,将使我们防止错误,防止僵化。

这应该成为我们分析实际问题的指导思想。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抗疫和防疫这么大的问题,涉及全体人民健康和安全的大问题,不能被利益集团主导,不能忽视敌对力量用隐形武器打击中国人民的危险。在中国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钱摆平,唯一的例外是疫苗接种,白衣天使很难用钱买通,不允许任何人漏网。现在中小学生正在被半强制着去接种流感疫苗、肺炎疫苗等,不打疫苗可能会上不了学,这样做太危险。

 

(来源:昆仑策网,转编自“润东之声”)

【本公众号所编发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网站和公众号。阅读更多文章,请点击微信号最后左下角“阅读原文”】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