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外交国际 > 阅读信息
李光满:西方舆论战“五大特征”“六个案例”,中国如何走出“舆论困境”?
点击:  作者:李光满    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  发布时间:2021-04-21 08:48:50

 

1.webp (33).jpg

4月15日,一位英国网红博主接受采访时说的一段话很令人印象深思:

“目前西方正在对中国进行妖魔化宣传,目的就是让中国看起来很坏很邪恶,这样我们(西方社会)就可以更容易怪罪他们,一旦将妖魔化后的中国进行大肆宣传,就能唤起人性中的善良。”


这段话能够很好地诠释西方对中国的一种长期战略,那就是持续不断地对中国发动舆论战,通过舆论战消解中国在全球的正向影响力、毒化中国外交、贸易的国际环境、破坏中国的良好国际形象,妖魔化中国既是手段,又是目的。

最近西方国家在新闻舆论上的一系列操作突破了中国人对西方新闻的认知,即制造大量的虚假新闻攻击中国,妖魔化中国,这里我们要特别注意我说的是“制造大量虚假新闻”,参与制造虚假新闻的不是那些小媒体,而是像BBC、CNN这样的大媒体,是这些媒体在对中国的舆论战中堕落了,还是这些媒体本来就是这样的下作?

杨洁篪在安克雷奇中美战略对话开场白中讲的一句话道出了中国人对美国认识的变化:“以前我们把美国想的太好了!”确实如此,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美国会遵守起码的国际政治礼仪、道德操守、新闻真实性原则,当美国和西方在对华斗争中表现得如此肮脏和丑恶的时候,我们才如梦方醒,其实美国和西方在国际政治中一直都是如此,现在的美国新闻界才是真实的美国新闻界,没有底线,没有廉耻,没有道德、没有良知。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发动的一波又一波舆论战,确实突破了我们中国人的认知,因为我们一向认为新闻是真实的,客观的,当BBC、CNN等媒体以制造的大量假新闻对中国狂轰滥炸的时候,我们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4月16日,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的回答基本上还不错,在回应中有反击,但他在采访中的一个表述让我听着不舒服,相信很多中国人听了心里都会不舒服:“我们永远不会允许台湾独立。”很多媒体在报道这次采访时还用这句话作标题,表面看这句话没问题,也很给力,但这句话为什么会让很多中国人听了不舒服呢?难道“永远不会让台湾独立”就是我们的目标?他回答的是台独分子所关心的独立问题,而中国人民所关心的是统一问题,因此我认为乐玉成的这个回答表现了当下中国所面临的“舆论困境”,在一些关键性的重大问题上,缺乏以我为主的魄力,如果我们走出“舆论困境”,不谈台湾独立问题,而是谈中国统一问题,那就更有担当,对台独分子也会有更强的震慑力,给世界、给美国传递的信息也更清晰。

这里所说的“舆论困境”指的是陷在对方设置的话语体系里无法逃脱,缺乏舆论的主动意识和主导思维,被对手缠绕攻击,失去舆论阵地,丧失舆论自信,在敌人的语境里被动挨打

当前的国际环境十分复杂和严峻,美国和西方对中国的舆论打压也异常凶狠,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我们先举两个例子。最近CNN发表的一篇长篇新闻稿的标题是这样的:“在中国做生意很难。在人权问题上的冲突使情况变得更加困难”,这有什么问题吗?实际上这个标题非常好地体现了当今西方的新闻观,那就是新闻中强烈的政治意味和攻击性以及新闻真实性的消失,这篇新闻在标题中就将在中国做生意与中国人权挂钩,这是预设结论,预设话题,进行有罪推论,围绕中国有罪、中国犯有人权罪去拼凑、制造新闻。另一个例子,同样是CNN,标题是“北京在新疆的镇压行动使数千名儿童与父母失散,CNN发现了其中两个”,这个新闻通篇都在编造一个完整的新闻故事,这个故事非常悲情,非常有感染力,也能够刺痛读者的泪点,引起读者内心的共鸣,它就是要让人们相信“中国在新疆犯有种族灭绝罪”,除了读者并不知道的这是一篇虚假新闻,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它完美地体现了美国和西方新闻媒体的政治武器化,不需要真实,只需要达到攻击的目的就行。

改开以来,中国新闻理念受西方新闻思想影响十分严重,几乎全盘西化,放弃了新闻舆论的政治性这一根本性原则,放弃了毛主席提出来的“政治家办报”这一根本性原则,弄得整个舆论场丢失阵地,鱼龙混杂,乱象丛生,资本当道,将舆论为国家服务、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资本家服务,为利益集团服务。当前,在国际政治舆论斗争中,唯唯诺诺,丧失尊严,不敢发声。现在回头再看,发现西方媒体才是最讲政治的,西方舆论才是真正为政治服务的。

在当前的国际政治斗争中,西方新闻舆论具有以下五个特点,这些特点显示了当今西方新闻舆论的本质。

第一,新闻舆论的政治性特征。西方新闻媒体、网络平台都受资本巨头掌控,在他们国内,这些媒体、平台也多有狗咬狗的新闻骂战,显示出所谓的新闻自由,但在国际舆论战中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成为国家媒体,为国家服务,为政治服务,为利益集团服务,政治立场高度一致。比如在日本向大海倾倒核废水这一事件中,整个西方媒体表现出整体性沉默,而在制造中国新疆人权事件的新闻舆论中,整个西方媒体又表现出整体性疯狂。在对中东、北非、乌克兰进行颜色革命的时候,这些媒体都表现出新闻舆论在国际政治中为政治服务的显著特征,新闻舆论不再是一个独立的门类,而是从属于国家政治的工具。

第二,新闻舆论的非真实性特征。真实性本应是新闻的根本性原则之一,但现在由于西方将新闻舆论当作一种战争武器使用,新闻的非真实性即虚假新闻就成为了他们打舆论战的重要手段,比如为了发动叙利亚战争,推翻阿萨德政权,他们专门成立机构,组织队伍,编排、制作叙利亚政府拥有化学武器的假新闻,比如为了打击中国,他们专门策划了中国新疆棉人权事件、中国新疆搞“种族灭绝”的假新闻,这已经不再具有新闻的特征,而是具有战争武器的特征。

第三,新闻舆论的非道德性特征。人类文明的发展应该是趋向于道德,但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却是一部去道德化的历史,新闻舆论作为政治的延伸,必然具有政治特征,西方世界的新闻舆论在国际关系中表现出典型的西方政治特征,即非道德性,不分是非,颠倒黑白,不讲道德,不讲公义,新闻媒体、平台、新闻从为人员都失去了道德感,他们并不会因为制造假新闻、设置攻击性议题而感到羞耻,他们也不会因为制造假新闻而受到良心谴责,本质上新闻媒体在国际关系中已经和中情局、军队、海盗没有什么区别。

第四,新闻舆论传播的非传统特征。在国际政治斗争中,新闻舆论中的传统传播方式已经不再是主流,美国互联网巨头控制的网络社交平台已经成为国际舆论战中占主导地位的传播方式,同时还有非政府组织、情报机构、高端智库、受西方控制的国际组织,它们的共同特征是拿政府或资本集团的钱为国际政治、资本利益集团服务,成为一个政治机器,围绕一个目标,实现一个目的,完成一个任务。

第五,预设舆论话题,有组织地发动舆论战特征。现在在美国不仅政府设置了中国工作组,而且议会也设有中国工作组,在这些中国工作组中,有专门策划、组织、协调舆论战的机构,它们利用情报机构、网络平台、社会媒体、高端智库、大学研究机构等等策划舆论战方案、设置舆论话题、控制舆论战进程,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舆论战,是为整个国家战略服务的舆论战。

以上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新闻舆论在国际关系、国际斗争中所表现出来的特征,这些特征与他们国家的政府、政治、资本利益集团紧密结合在一起,共同形成强大的新闻舆论武器,在国际政治斗争中拥有强大的话语权,并取得了骄人的战果。

反观中国在国际舆论战中的表现,则处处被动,这些都与我们深陷“舆论困境”有关,从更深一步看,“舆论困境”实际上是一种“思维困境”,我们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陷在某种“思维困境”里走不出来,它源于我们失去文化理论自信,源于我们对西方政治、思想、文化的全盘接受甚至顶礼膜拜。

经过这些年西方政治潜移默化的影响,处于意识形态第一线的中国舆论媒体被严重西化,甚至否定新闻服务于党的事业、服务于国家大局的政治性原则,放弃了新闻的政治属性和阶级性以及舆论媒体的政治责任。

在国际政治关系和国际斗争中,新闻舆论是非常重要的工具,也是非常重要的战争手段,特别是在当前严峻复杂的环境中,在科技和互联网十分发达、国际交往十分频繁、全球经济高度融合的情况下,新闻舆论作为国际斗争的手段具有强大的杀伤力、颠覆力、动员力,无论是在苏联解体过程中,还是在中东、北非、乌克兰发生的颜色革命中,西方的新闻舆论战都发挥了从外部攻克和内部瓦解的双重作用。

 

下面是这两年中国在国际舆论斗争被动挨打的六个案例

第一件是日本倾倒核废水事件。在日本向海洋倾倒核废水事件的舆论传导过程中,在美国及西方舆论出现整体性沉默时,中国舆论场却出现了大量以专业身份的作者为日本洗地的声音,他们所使用的数据全是日本东电公司提供,他们毫不怀疑这些数据的真实性,对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给予了无条件的充分信任,对这些年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弄虚做假、制造假数据的行为也是一概无视,他们对日本、美国的信任和道德丝毫不怀疑。这就是问题所在,在日本倾倒核废水这件极为严重的事件中,境外舆论通过中国境内所谓专业人士之口、通过中国自己的网络、以中国人自己的声音让中国人相信,日本没有错什么,而中国纠缠这件事是无理取闹,是出于政治目的,最终将锅背到了中国身上。这就是国际政治中日本和美国操纵舆论的典型案例。

第二件是西方污蔑中国对非洲搞“经济殖民主义”。这些年中国出于贸易、能源和政治需要,对非洲一些国家进行了大量投资和援助,这触碰到了西方国家的利益,于是他们策划了一个新词攻击中国,即“经济殖民主义”,他们为此策划组织了一大波舆论抹黑中国,这些非洲大陆上的老牌殖民者在非洲犯下了包括贩卖黑奴、掠夺资源、屠杀土著、殖民统治在内的大量罪行,正是因为他们的对非洲大陆的蹂躏和掠夺,才使得非洲至今处于非常贫困的状态。当中国去开发去建设非洲大陆的时候,他们却称中国为“经济殖民主义”,给中国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西方所发动这场舆论战使中国正常的经济行为、投资行为、贸易行为在国际舆论场上变成了一种政治上不怀好意的经济掠夺和经济殖民,使我们失去了正当性和正义性,面对西方国家组织的这场舆论场上的狂轰滥炸,中国却并没有很好地组织舆论反击,不仅损失了经济利益,而且还陷入了政治困境。

第三件是所谓的“口罩外交”。2020年,中国在自己的疫情刚刚受到控制的时候,就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利用中国强大的生产能力主动向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提供了大量防疫物资,我们的幼稚表现在,连美国政府都没有主动向我们提出希望中国提供防疫物资,中国就主动给这些国家提供大量口罩等物资,共向全球提供口罩数千亿个,向美国提供口罩数百亿个,或出于人道精神,或出于经济利益,中国的行动在全球抗疫斗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结果如何呢?美国这些得到中国大量防疫物资的国家却为中国设计了一个新词,叫做“口罩外交”,反过来攻击抹黑中国,贬低中国为全球抗疫做出的巨大贡献,经过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番抹黑宣传,把一件非常高尚、正当的事变成一件很自私、很龌龊的事,这就是西方舆论的可耻和高明之处,中国无论做什么都始终处在被西方挨骂的状态。

第四件是所谓的“疫苗外交”。最近围绕疫苗,中国和美国又展开了激烈的斗争,美国、欧盟、英国这些能够研制和生产疫苗的国家订购了全球绝大部分疫苗,有些国家订购的疫苗数甚至超出本国所需数量的三倍,目前美国作为世界疫苗生产大国,已有一亿多人注射疫苗,却没有向其它国家出售一支疫苗。而中国在本国人民并没有大规模接种疫苗的情况下向全球急需疫苗的国家提供了一亿多支疫苗。这个时候本来理亏的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了掩盖其自私的本性,如同“经济殖民主义”和“口罩外交”一样,专门给中国订制了一顶“疫苗外交”的帽子,使默默做好事的中国一下子陷入舆论被动,中国却并没有对美国发动有力地反击。

第五件是利用病毒溯源话题攻击中国。全世界各国都很清楚,这次病毒来得非常蹊跷,极大可能是从美国的军事研究所里制造出来对中国发动的生物战争。为了掩盖罪行,美国制造了一个“病毒来自中国研究室”的舆论攻击话题,以掩盖病毒来自美国研究室的真相,嫁祸中国,在世卫组织专家组调查结论出来后,美国仍然纠缠不休,纠集十多个国家攻击中国,让中国始终处于舆论战被动挨打的位置。

第六件是制造中国在新疆搞“种族灭绝”的谎言。与对日本处理核废水即将给全人类带来重大灾难的态度轻描淡写截然相反,西方却热衷于炒作中国“新疆人权”问题、“强制劳动”、“种族灭绝”的假新闻,而且还纠缠不休,从舆论讨伐到制裁行动,可以说对中国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权舆论大战,他们真的关心中国新疆人民的劳动、人权和生存状态吗?显然不是,他们就是要制造舆论话题,通过这件事搞臭中国、搞乱中国、搞垮中国,以达到他们摧毁中国的政治目的。

关于中国在国际斗争中的舆论战,我想强调以下四点:

第一,在国际斗争中,舆论是一种武器,舆论战是一种战争形式,是一种与政治战、外交战、军事战争同等重要的战争形式,丧失舆论阵地等同于丢失战场阵地,坚决守住中国的舆论阵地是我们新闻工作者、全体国人的共同责任。舆论事关一个国家的话语权,事关国际斗争的主导权,事关国家的形象、尊严、主权、利益,打赢舆论战是我们必须承担的重大责任。

第二,中国在国际斗争中的舆论战能力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特别是在我们思想阵地几乎失守之后,舆论阵地已经告急,在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舆论战中,我们基本上处于被动防守状态,不敢进攻也不善于进攻,受韬光养晦观念影响,怕得罪人,怕影响国际关系,怕影响大局,说穿了就是缺少了骨气,腰杆子还不敢挺直,不敢也不善于大胆而坚决地通过舆论表达中国立场、维护中国利益。

第三,既然舆论战是国际斗争中的一种战争手段,就必须建立舆论战的战略和战术思想,既要有持久战的思想,又要敢于组织战术反击,舆论战要配合国际政治斗争、外交斗争和军事斗争,智慧、机智、坚决、迅猛地进行。特别重要的是针对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动的“话题舆论”攻击,我们要在进行反击的同时,也要善于策划针对美国等国家的舆论话题,在另一个赛道上对敌人发起攻击,打乱敌人的阵脚,既要让自媒体发挥投枪和匕首的作用,又要让国家级媒体发挥重磅核弹作用,要分时间段、分专题揭露美国、日本、英国等帝国主义、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国家的历史和本质,争取战略主动。

第四,当前守好舆论阵地最重要的一条是坚决防止大资本集团,特别是国外资本集团通控制中国的社交平台、网络空间来控制中国的舆论阵地,操控中国舆论走向。香港的教训告诉我们,要严格控制外国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大资本集团、社交媒体、智库、情报机构对中国社会和舆论场的渗透,坚决扭转在一些重要舆论话题上受国外敌对势力操纵的状况,坚守中国舆论主权。

走出舆论困境,坚守舆论主权,掌控舆论主导权,打赢舆论战争,这是中国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需要,也是媒体人和国人应该承担的重大责任。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李光满冰点时评”)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