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国策建言 > 经济金融 > 阅读信息
六万水:由中小学生溺水事故引发的货币发行思考
点击:  作者:六万水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25 10:02:25

 

1.webp (2).jpg

乡镇建设游泳池经费从何而来?
 
在举国欢度中秋佳节之际,又听到某地乡镇农村的中小学生假期期间到河边游泳不幸溺亡的新闻,除了难过和叹气,总觉得我们还欠这些不幸的孩子一些什么东西。
 
关于防溺水工作,笔者窃以为各地教育部门和基层政府工作已经是非常负责和细致了。每逢放假前,教育部门的安全工作会议和学校放假前的例行安全教育都必不可少。在很多江河、水库、山塘和野湖,基层工作人员在有可能游泳的地方都放置有救生绳、救生圈和竹竿等救人工具。平时,各种防溺水的宣传、标语以及给专门写给家长的信,这些方法都用上了,但是,防不胜防,少年儿童对游泳戏水的向往,往往把大人们的告诫抛在脑后。没有大人在旁边保护,小孩子往往忽视野外游泳的危险。在屡屡发生的不幸面前,人们不禁要问,仅仅靠禁止学生游泳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笔者的思绪又回到14年前(2007年)当时参加考试的一道英文口语面试辩论题:当前,不排队挤公交车的现象比较严重,为了提高中国人的公德意识,是否应设立“排队日”教育解决问题?当时,笔者选择反方,而且思路奇清,反驳如下:“中国人的公德心和素质并不差,不应指责国人素质低,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大家挤公车,并不是大家的错,只要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增加线路与班次,人们就不用打仗似的挤公车了。”笔者没有夸大话,这次新冠疫情,证明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团结、最有集体主义精神的民族。感谢政府,十几年过去了,北京等大城市公共交通改善翻天覆地,很少看到人们挤公交车,就算是有,也有序很多了。
 
关于中小学生防溺水工作,是不是也可以借鉴改善公共交通的思路去解决问题呢?目前没有人敢肯定地回答。只有在中西部基层工作的人们才知道,中西部很多地方的基层条件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乐观。政府花了很大力气才解决初中生睡大通铺问题。北上广的大城市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是大通铺问题。和大城市初中生走读不同,中小城镇的初中生大部分都要住校,住校就要解决住宿问题,但由于各种原因,一些偏远和经济欠发达的乡镇中学的宿舍床位往往不够,初一的小孩子只能两个人睡一个床铺。乡镇初中也奢想拥有游戏池?想都不敢想。
 
笔者曾到一个县里,看到县里建的游泳馆已经停工多年,成为烂尾工程。县城都不一定有公共游泳池,镇里面就更不容易了。假设每一个镇都有一两座条件尚可、供人们消费的游泳池,每年的溺水事故会不会减少呢? 从没听说过欧美发达国家的中小学生到河边游泳发生事故,也很少听到大城市的小孩到河边游泳出事的新闻,因为这些地区的小孩子有游泳池可以去,根本不需要到河边游泳,小地方的小孩子没有游泳池可游,只能到河边,水库边。如果每一个镇都有游泳池,可以想象一到周末,各个镇子周边村庄的年轻父母带着小孩到镇上的游泳池游泳、戏水,这是一件多么开心、幸福的事情啊。只要有游泳池,哪一个年轻的父母,不愿意在某个周末带自己的小孩去享受天伦之乐呢?
 
情形并不乐观,乡镇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没有资金来源。当前各个县、市政府都是想尽各种办法成立各种平台公司向商业银行借贷才能把县、市的道路、园区建设起来。如果乡镇也要伸手要钱建游泳池,真的是爱莫能助。
 

发达国家是如何解本国建设发展资金问题呢?

 
当前我国正在深入推进“乡村振兴”与“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发展战略,这样的发展战略是老百姓们举双手赞成的。但是,建设发展的资金从何而来呢?
   
西方国家乡村地区基础设施的发达,曾让笔者感慨不已。在日本,很多农村地区都有轨道交通,农村环境比较优美,学校等基础设施也不比城里的差。在欧洲,乡镇农村建设与城市差距不大,著名的拜仁慕尼黑足球场周边都有一些泥沙地,逼格甚至不如国内很多地级市的体育馆,当然,这并不影响拜仁足球队为众多球迷们奉送数不尽的欢乐与精彩。而德国、法国的乡镇农村的道路都维护得很好,柏油路,绿树成荫,干净舒适。一个地方能否给人留下好印象,环境优美、干净整洁是最重要的,是否高大上还是其次。我们不能仅仅考虑建设现代化的大中城市,而将乡镇与农村遗忘。
 
西方国家是如何将自己国家建设得漂漂亮亮的呢?是因为他们外汇储备多吗?作为美国的盟国,这些国家的外汇储备都要远远低于中国,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并没有在与美国做生意过程中赚取过多的贸易顺差,除了日本之外,欧洲国家将赚到的美元很快就花出去,不去购买美国的国债。我们国家拥有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扣除一万亿美元的外债,仍有两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仍然是全世界美元外汇最多的国家。根据这样的事实,我们可以认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盟国,并不是依靠赚取美国贸易顺差获得建设与发展其国内的资金。改革开放后,我们一直赚取美国人的美元,大家都以此为荣。三四十年过去了,我们还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建设我们的乡镇农村,如果还是沿着老路子走下去,再过二十年,整整两代人的青春耗尽,这个问题能不能最终解决呢?
 
西方发达国家自我建设与发展的秘密在于拥有一个货币主权完整的国家央行,这些国家的央行通过“购买”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建设国债,来向本国提供建设与发展的资金。其实,资金缺乏的问题,可以通过自己国家的央行制造、提供资金的方法来解决,这和解决商品缺乏问题的思路是一样的,缺什么,就造什么,缺资金,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央行印。一般情况下,并不需要外国央行、外国银行提供“外资”。二战后,欧洲与日本都是通过大力发展工业与高科技行业以及向本国央行“借贷”资金重新成为世界列强。今天我们看到的欧盟诸国与日本等国家似乎都是“债台高筑”,我们并不需要为这些所谓的债务太担心。
 

建立现代央行制度遇到极大的思想阻力

 
央行购买国债向政府提供建设资金,这被现代会计学登记为国家负债,其实这种债可以认为是“明债实股”,正如著名经济学家陈元老先生所说,央行购买国债可以当成是中央银行向社会发展提供的国家股本,是不需要偿还的。一般情况下,这个流程如下:由财政部发行国债,央行购买之后,财政部获得货币资金,央行印钞,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将这过程美其名曰为“央行资产购买”,“量化宽松”,或是“央行扩表”。只是在国内,但凡有学者提出此类建议,就会被批判。某些人就会劈头盖脸大骂这是要走当年国民党覆灭的道路,是“货币超发”,是“财政赤字货币化”,是要成为第二个津巴布韦。某些经济学家还煞有介事地说,让财政部门凌驾于央行之上,就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可是,日本央行印钞又是买国债,又是买股票,都成为日本股市的大股东了,日本才算是勉强走出通货紧缩,通胀的影子都看不到。中国综合国力远超日本,是世界上工业门类生产最齐全的国家,是世界上生产力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中国为什么不能自主印钞?
 
按照某些人的观点,是要中国永远成为工业生产国,而西方发达国家成为消费国,重走中国人明清时期不铸造货币的老路。中国人辛勤工作,向全世界输出价廉物美的工业产品,而美国负责消费,向中国提供美元外汇,中国人才能自己发行货币。难道中国人存在的意义就是向西方国家贡奉铸币税?明清两朝五百多年都是向西方输出手工业产品,换取当时的世界货币——白银。如今,我们中国人仍然要重复明清明期的全球生产格局,我们通过出口产品,换取美元外汇,通过外汇占款获得货币发行。美国人甚至得寸进尺,要求中国人将多余的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对美国人而言,这几乎是获得两次一本百利的铸币收益。如果我们的货币理论学者,不意识到这中间的利益得失,中华民族很有可能再一次失去复兴的机会。
 
中国人从明朝白银贸易之后,主流学者很少意识到中央政府必须掌握铸币大权,忘记了自古以来老祖宗教诲的“官山海”,“官山海”不仅仅是要求政府垄断代表封建时期最高生产力的铁器农具生产、最先进武器的铁器武器制造、最重要生存资源之一的食盐生产,更重要的是要垄断产自矿山的金属货币的开采与铸造,这是一个一本千利甚至一本万利的超级暴利生产部门。只有将这些部门控制在政府手中,政府在自然灾害、战争动乱面前才有足够的财政支配权,也只有这样,中央政府才有更多的财力发展国防、教育、文化、思想与艺术等事业。明清两朝在与西方列强的竞争中败北,中华文明第一次黯然失色于西方文明,最初的根源就是货币理论落后于当时的西方强国。
 
对于央行购买国债不需要偿还,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央行购买财政部发行的国债,央行收取财政部每年支付的利息,央行再将利息收益上交财政部,等于是零利率借贷。等到国债期限到期,也没有偿还的必要,因为一旦中央政府将贷款还回给央行,中央政府将减少负债,央行回收货币,而央行回收货币意味着注销货币,社会流通资金减少,会造成货币紧缩,经济不景气,这不是没事找事吗?所以,西方央行对于国债往往是借新还旧,而且还在不断地增加规模,这是因为随着经济规模的增大,社会经济活动需要的货币越来越多,通过央行购买国债,增发货币,刚好满足经济活动中不断增加的货币需求。如果减少国债,央行资产表中负债方栏目里的货币也会被注销,所以说国债不能减少。中央政府偿还中央银行购买的国债是不可思议的,这就相当于在古代金属本位制度时期,将开采、铸造出来的金银铜币又通通倒回矿山中封存,历史上再昏庸的君王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央行购买国债就是实施现代央行制度的一个体现,这是征收铸币税的当代形式。古代征收铸币税是政府通过派军队驻守矿山,开采金、银、铜、铁矿,再将这些矿铸造成钱币,赋予不同形状、不同重量的钱币强制权威的价值。在信用货币时期,现代央行不需要开采金属货币,只需要在央行计算机的资产方增加国债等债券,就能源源不断地将货币生产出来。社会主义现代央行制度就是保证全体中国人能过上有合理差异的“共同富裕”生活的重要经济制度。
 
当前反对央行购买国债发行货币的经济学者大有人在,这些人认可靠外汇占款增加的人民币被动发行方式。简而言之,就如同香港的联汇制度,进来一美元,就发行对应汇率的港币,有美元就有港币,没有美元,就没有港币,港币其实就是美元的代用券。香港的联汇制度有其特殊的历史原因,也不应长期实行。这种被动的货币发行方式,很容易成为国际金融投机势力洗劫的对象,只要金融自由化之门打开,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被国际金融投机力量洗劫过。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数量和发行对象,应该由该国的经济规模,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该国的发展需要决定。如果任由外资的喜好自由进出,来决定该国货币发行的数量与对象,这样的国家怎么能不失败呢?这是缺乏理论自信的表现,是甘愿沦落为西方货币殖民地、倾销地的错误思想。还有学者认为,允许央行购买国债就一定会导致滥发货币,所以要禁止央行购买国债,却无意中将货币增发权拱手送给西方央行、西方国际金融投机势力,这与认贼作父无异,是文化不自信的表现。央行购买国债数量不是由政府部门决定,而应由中央和全国人大根据经济规模与需要限量购买。
 
也有人反对说,当前我国已经不是由外汇占款增发货币了,而是通过向商业银行再贷款,向经济社会增加流动性,这才是最好的货币发行方式。确实,这是西方金融学教科书最推崇的货币发行方式,很可惜不是当下西方发达国家央行普遍采用的主流货币发行方式。西方国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明确告诉人们,西方国家央行的主要资产是国债,不是商业银行的借条,发达国家主要靠购买国债发行货币。
 
市场化是自发的,也是盲目短视,追求短期利益,不考虑整体社会效益的。过去近十年,我国采用降准或是再贷款的方式向社会增加了十几万亿的基础货币,这十几万亿的基础货币通过商业银行的乘数效应,变成上百万的衍生货币。但是这些增发货币相当多地都流向了房地产,所以我们看到几乎是每一次降准,房价就上涨一次。那是因为,每一次降准就是一次较大规模的货币增发,在极短的时间内增发数万亿的货币涌向房地产,而房子的建造速度是很慢的,要两三年才能建好,过多的货币追逐有限的房子,只能不断地推高房价。这些增发的货币,本可以先由政府使用,给孩子们多建几座游泳池,给广大农村地区多建几条高质量、高等级的漂亮公路。
 
当前政府对房地产调控精准发力,控制流向房地产的总贷款额度,终于不再是空喊“狼来了”。笔者担心虽然方向正确,但是用力过猛,也会带来严重的财政危机。在当前不能马上征收铸币税,不能马上进行彻底的税收改革条件下,房地产相关收入仍是各地主要的财税收入。一旦房地产发展硬着陆,后果也不堪设想。尽管笔者一直抱怨当前的货币发行方式导致商业银行对房地产贷款过多,但是将房地产妖魔化并不是笔者的本意。通过对全国每年新开发和竣工的房屋数量精确计算,再决定在房地产领域的总贷款额度,而不是一刀切停贷、断贷、抽贷,这或许是科学有效调控房地产长远健康发展的思路之一。通过大幅缩减贷款将众多房地产商打倒,将房价不健康上涨都怪罪于房地产商并不能真正解决社会问题。
 
总  结
 
远至尧舜禹,中至春秋战国,近到汉唐宋,历朝历代都有中央政府铸币获取收益的记载。货币发行可以让政府获得一部分合法合理的收益,能解决相当多的民生问题,但是,仅仅印钞并不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当前美国滥发美元,也只能临时地解决一些问题,一些根本性的社会发展问题,不是靠货币发行能解决的。西方流行的现代货币理论,以是否充分劳动就业为货币发行依据将经不起历史考验。铸币收益应该用于增加社会公共福利,发展生产力,增加公共设施,应付紧急事件,而不是用于发工资,抢购物资,不能成为某些学者认为的财政赤字货币化。
 
当前我国恰恰是问题的另一面:央行购买国债不足。9月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某大公司债务问题发言说,中国是新兴国家中债务最高的国家。这个表态耐人寻味,中国实体经济规模是全世界最大的,债务总额全世界最多也是正常的。但是,不能就此认为中国应该维持货币增发停滞状态。我国央行资产负债表长期不扩张,而经济又在增长,这导致基础货币杠杆率过高,货币循环次数过多,推高资金成本,这将不利于经济发展。根据最新的统计,2020年中国政府总债务余额占GDP比重仅为45.8%,而欧美国家政府债务余额占GDP比重多为110%以上,日本更是占到200%以上。由于欧美国家向本国央行大量“借贷”,扣除政府向央行借贷的名义债务,而且欧美日国家普遍实施零利率、负利率政策,政府向非央行借贷的利息非常低,欧美国家政府实际的有息债务并不高,没必要替西方国家杞人忧天。相对而言,我国中央政府向央行的借贷多年以来都是1.5万亿元,中央政府向央行发行国债还有非常大的空间。我们可以认为,正是因为我国货币发行理论模糊的原因,导致我国政府不能向央行“借贷”,这是我国广大中西部地区特别是乡镇农村地区缺乏建设发展资金的主要原因。
 
中小学生防溺水的问题可以溯源到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看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这就是事实。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经济学者能达成共识,笔者相信给广大的乡镇地区建起足够多的游泳设施将可以挽救很多幼小的生命,我们国家数以亿万的少年儿童都可以更加健康、更加安全、更加幸福地成长。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首发)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