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网站首页 > 百姓话题 > 学习教育 > 阅读信息
杨斌:警惕网络游戏重新攫取教育减负成果
点击:  作者:杨斌    来源:昆仑策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09-24 10:01:07

 

1.webp (19).jpg

 

警惕网络游戏重新攫取教育减负成果
消除教育医疗等几座大山仍任重道远
 
引  言
     
我作为长期研究非传统国家安全问题的学者,2000年撰写了全球首部论述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的专著。习近平主席当时任福建省长并曾委托秘书向我购买了二十本。2016年我担任中国社科院创新工程国家安全课题首席专家时曾上报二十多篇内参。我一直认为青少年成长安全问题与社会安全、国家安全之间存在着密切关系,这些都是习主席反复强调的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中情局搞垮中国的十条戒令,把拉拢腐蚀中国青少年放在比较挑唆鼓动少数民族分裂更为重要的位置。我的专著二十多年前就提醒,西方已经把分裂新疆作为重要战略目标。但是,此后新疆学校毒教材仍然横行十多年无人过问追责。今天我们绝不能让这一悲剧在网瘾危害青少年成长安全问题上重演。
    
2018年两会期间,我曾发表文章呼吁两会代表完善相关立法,更好治理网瘾问题,保护广大青少年。但是,后来我发现更大的问题是有法不依。原因是游戏成瘾性导致了类似鸦片依赖性的暴利,驱使游戏公司雇佣大量心理专家,绞尽脑汁提高游戏成瘾性以获得更多成瘾依赖性暴利,暴利又导致一系列非法灰色相关产业链蓬勃发展。如非法营销团体、打着科技公司的游戏托等等形成暧昧关系,让他们开发、销售绕过政府实名认证、刷脸、年龄时间限制等监管的各种非法手段;如帮助游戏公司销售高达数万元的虚拟游戏装备获取暴利并共同提成分赃,以各种冠冕堂皇的名义向司法、医疗部门提供巨额捐款,施加压力促使受到网瘾侵害的青少年无法依法追究游戏公司的责任。正因如此,尽管近年来广大家长要求治理网络游戏危害的呼声越来越高,政府也不断出台越来越多的监管措施,但从互联网青少年协会的相关调查数据来看,受到网瘾不良影响的青少年高达四千多万,人数和比例都呈现出不断扩大的危险趋势,无数家长掀起了给马化腾写信恳求放过孩子的浪潮,预示着游戏成瘾正在成为导致社会不稳定的危险引爆热点。正因如此,近年来我一直不断撰写并上送有关国家安全问题的内部研究报告,其中把网瘾问题列为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项目,强调青少年成长安全面临这一威胁,也必然威胁到社会安全和总体国家安全。

2020年3月武汉疫情期间,我撰写内部研究报告判断全球疫情恶化必然导致出现全球经济危机、贸易危机,中国应该采取内循环政策大力提升国内有效需求并提高全体人民福利,应该借鉴建国初期中财委利用货币发行红利弥补财税不足的成功经验,提供充足资金血液从供给需求两方面滋润受伤的国民经济机体。当年非但没有带来通货膨胀,反而战胜了旧中国的恶性通货膨胀和美国的全面禁运封锁。在保护易受伤害的社会弱势群体方面,应该设立鼓励开发健康游戏并遏制不良游戏的战略投资基金,像建国初期迅速成功消除历代难禁的黄赌毒一样,消除成瘾性游戏等精神毒品对青少年成长安全的威胁,防止疫情期间学校停课疏于管理导致青少年沉迷网瘾等社会问题加剧。充分保护现有青少年健康成长,对于克服人口危机、老龄化危机具有重要意义。
 
2021年两会期间,我再次撰文呼吁试点利用货币发行红利支持重大战略性公益项目,设立由政府、家长、老师共同参与的战略投资基金,鼓励开发帮助孩子戒除网瘾并恢复正常学习兴趣的健康游戏软件。

2021年8月我又撰写了内部研究报告指出国家教育减负政策深得民心,但必须防止教育减负节省的时间、金钱被游戏巨头重新攫取,社会各界应该积极响应北京海淀区检察院发布的公告鼓励提起针对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公益诉讼,采取法律倒逼方式迫使游戏巨头意识到巨额游戏收入背后的巨大真正社会代价,防止成瘾性暴利驱使黑恶势力开发一系列违法手段绕过实名认证、刷脸等监管措施。下面欢迎阅读这篇内部研究报告的公开化版本,我在这篇内部研究报告中提出,允许成瘾性游戏存在而仅仅防沉迷限制其危害程度和时间,如同西方允许软性毒品合法化一样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危害。成瘾性游戏的暴利诱惑必然驱使黑恶势力开发出种种手段逃避实名认证、刷脸等监管。必须彻底根除游戏的成瘾性诱发开发商暴利的贪婪根源,迫使网络游戏回归为有利于恢复疲劳的非成瘾性正常娱乐,回归为启迪青少年培养学习兴趣和创造性的正确轨道。这篇公开版的内部报告中例举的小明开始曾受益于前些年的防沉迷措施,但后来成瘾性暴利驱使了黑恶势力开发并高价兜售绕过监管的各种技术手段,包括引诱小明高价购买其他成年人的身份信息、游戏账号,雇佣游戏托诱骗小明更加沉迷游戏并高额充值、高价购买游戏装备,而且游戏充值和购买装备的款项都打给游戏公司然后再同游戏托进行分赃,结果导致小明产生了严重游戏相关幻觉并发生了悲剧性事故。

2021年8月底国家新闻出版署公布了最严厉的限制措施,规定周末、节假日只能每天向未成年人提供一小时游戏服务,等于认定了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有巨大潜在不良影响并需要严格的限制,这是多年来社会各界持续努力带来的巨大进步。但是,就像鸦片等被禁止后暴利毒品贩卖必然走向地下一样,成瘾性暴利存在可能导致更加隐蔽的违法活动逃避监管,需要更加严格执法并消除游戏的成瘾性以确保落实国家相关规定。我这篇内部报告中例举的案例就证明需要司法、医疗等多方面的更大进步,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相关政策规定的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目标。
 
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公告深得民心
 
党中央把教育减负当做头等大事来抓深得民心,但许多家长提醒治理网络游戏乱象也应该跟着加大治理力度,不然教育减负节省的时间和金钱就可能被网络游戏巨头攫取,网瘾青少年可能花费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沉迷于网络游戏。无数家庭的独生子女沉迷于网络游戏后变成废青宅男,就根本无力养活自己,更谈不上帮助、照顾父母养老,如果家庭的独生子女都保不住,谁还敢生二胎、三胎?如果网络游戏成瘾威胁数千万青少年的严重困境仍无法改变,成千上万家庭就会被教育、养老等几座沉重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正因如此,广大家长们热烈拥护国家主流媒体发出的治理网络游戏乱像的重要信号。

2021年8月6日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说腾讯的微信青少年模式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鼓励相关组织、机构发起公益诉讼。消息传来深受着网络游戏摧残的无数家庭都感到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近年来无数家长曾经掀起一轮轮给马化腾写信恳求放过孩子的热潮,有些家长恳切无奈地称情愿跪求马化腾高抬贵手救救孩子,得到的却是无动于衷、冷漠无情。今天这些家长感到扬眉吐气,因为现在有国家出手用法律武器帮助广大民众维护合法权益。

据2018年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第三次网瘾调查报告显示,全国青少年参与网络游戏活动的超过了二亿人,其中仅仅城市中青少年染上网瘾的就有2404万人,还有1858万青少年有网络游戏成瘾倾向,即受到网络游戏不良影响的城市青少年占26.8%,缺乏统计的农村地区由于留守孩子缺乏父母关照问题可能更加严重,城市、农村受到网络游戏不良影响的青少年远超过三分之一。据今日头条的文章报道两会代表热议这一议题,反映当前网络游戏让无数中国家庭痛苦不堪、人心惶惶,丧失了往昔安居乐业的家庭和谐、温馨关系,无数孩子变成了小魔鬼,无数家长心力交瘁、悲痛欲绝。

这也说明,尽管中国早就有未成年人保护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但正如互联网青少年协会调查显示,全国受到网瘾不良影响的青少年人数、比例正在不断扩大,为什么会出现有法不依的情况?这同垄断互联网巨头拥有的巨大经济势力有关,如果没有党中央反对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的英明决策,要想纠正有法不依遇到垄断巨头的强大势力阻碍就难以实现。
    
2021年3月北京海淀区法院立案审理小明的网瘾受害案件,许多报刊、网络媒体都曾经对此进行报道,辽宁电视台的记者说北京海淀区法院给予立案难能可贵,许多省份类似网瘾受害案件根本难以立案,明显受到巨大势力影响而拒绝立案调查。

小明曾经受到网瘾影响严重损坏了在湖北某地外婆家的财产,父母外婆一致指出小明正深陷网瘾并产生了幻觉,要求让小明住院治疗并调查追究游戏巨头公司的责任。但是,派出所领导说这样类似情况太多了,支持家长通过自己渠道追究,但派出所没有能力调查追究,拒绝接受家长提供的小明深陷网瘾的证据,包括一次靠暴力逼迫家长充值七千元,相关游戏托引诱小明购买八万元的游戏装备等等。派出所明明知道类似青少年受害的情况太多了,为什么却说自己没有能力调查追究?能够迫使派出所难以履行保护青少年法律职责的,显然是来自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的强大势力。这种做法毫无疑问是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有法不依,导致小明的网瘾精神病加重,后来病情发展恶化并被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人。

新华社雄文批评网络游戏是精神鸦片,游戏公司老总感到受到侮辱并强烈不满。但是,从无数家长写信恳求马化腾,有的家长情愿给马化腾跪下以恳求放过孩子,就知道家长受到网瘾伤害如此之深,他们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尊严,为了孩子情愿忍受下跪的屈辱,究竟誰受到的屈辱、伤害更大不难分辨。

鸦片被称为毒品是因为有成瘾性并能够产生精神幻觉,从小明的案例可以清楚看出,网络游戏也有强烈成瘾性,也能够产生不同于普通精神分裂症的特殊游戏相关精神幻觉,病情恶化后能够让孩子变成医学机构鉴定的重度精神残疾人,让孩子住院中连续一年多持续说游戏幻觉相关的胡言乱语。

这说明网络游戏成瘾的社会危害,必须像鸦片毒品的危害性一样引起社会高度重视,因为,游戏成瘾导致严重的成瘾依赖性能够严重破坏青少年的上进心、价值观、学业、社会交往,能够驱使成瘾孩子通过偷窃、暴力手段逼迫家长强买强卖般进行高额充值,能够产生网瘾精神病特有的游戏相关精神幻觉,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破坏财产等公共安全事件。如果受到网瘾伤害的青少年得不到及时的医院救治、法律保护,受害青少年的网瘾精神病就可能恶化并变成精神残疾人。

正常的娱乐如看电影、旅游不会产生成瘾依赖性,能够帮助人们恢复疲劳后更好投入学习、工作。但是,网络游戏的确不是正常的娱乐方式,能够让孩子产生强烈的成瘾依赖性,不仅能够导致孩子失去原来的正常兴趣、爱好,还能够导致过度沉迷、过度疲劳和丧失自我控制力,进而严重影响正常的学习、社会交往和工作就业前途。正常娱乐不存在强买强卖。但是,网络游戏却依靠精神成瘾性控制没有经济收入的孩子,通过吵闹、威胁、暴力逼迫父母不情愿强买强卖不断进行高额游戏充值,甚至影响到家庭生活的基本生存开支,但花费大量金钱得到结果却是家庭的独生子女丧失了学业、就业前景并无力扶养自己、父母和后代,严重违反了国家的一系列现有法律,包括青少年保护法、消费者保护法、反暴利法、独生子女及家庭的相关保护法律等。

更好落实党中央精神治理网络游戏的若干建议


为了更好配合党中央治理互联网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的决策,更好落实党中央减轻老百姓抚养教育负担的新政策并更好鼓励生育防止人口增长危机,建议尽早将青少年网瘾问题提高到国家战略和国家安全的高度,鼓励社会各界群策群力积极推进立法执法的相关进步。

1、2021年两会期间许多代表指出游戏成瘾让无数家庭痛苦不堪、生无可恋,应该采取法律倒逼方式鼓励民众起诉维权。2021年8月北京海淀区检察院公告鼓励针对腾讯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公益诉讼,就是落实党中央精神并响应两会代表建议的积极行动措施。2021年3月小明受到网瘾伤害案件在北京海淀区法院立案,家长虽然已经掌握大量证据,但仍然需要有关司法、医疗部门积极协助调查取证,有些证据涉嫌某些黑恶势力雇佣游戏托诈骗引诱小明以及众多青少年沉迷游戏并高额充值,倘若不及时进行调查取证,有关证据一旦被蓄意销毁就难以保护众多青少年受害者。一直以来受到垄断资本的巨大经济实力影响,相关部门普遍不愿意积极协助调查取证,中纪委应该落实党中央关于扫黑除恶精神严查保护伞,贯彻党中央反对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精神排除巨大阻力和干扰,确保各地司法、医疗部门都能够顺利开展相关的调查取证工作。

2、2018年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在中国委派医学专家的参与下,正式将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疾病分类及其医疗体系中,并且拟定了诊断游戏成瘾精神疾病的九条具体标准。中国应该尽快制定比较世卫组织更加严格的网瘾精神疾病标准,有利于从源头上杜绝精神成瘾性不良游戏的开发,让网瘾青少年能够被及时发现、救治并防止发生自残致残、伤人毁物等恶性事件悲剧。小明等网瘾青少年在晚上暂停游戏期间格外烦躁冲动,表明允许成瘾性游戏存在而仅仅防沉迷限制其危害程度和时间,如同西方允许软性毒品合法化一样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危害,成瘾性游戏的暴利诱惑必然驱使黑恶势力开发出种种手段逃避实名认证、刷脸等监管,必须彻底根除游戏的成瘾性诱发开发商暴利的贪婪根源,迫使网络游戏回归为有利于恢复疲劳的非成瘾性正常娱乐,回归为启迪青少年培养学习兴趣和创造性的正确轨道,才能从源头上根治游戏成瘾精神疾病导致众多青少年致病、致残问题。今天社会发展迫切需要利用高科技的虚拟现实技术,开发出帮助人们轻松愉快掌握爆炸性增长的知识、技能,同时激发灵感帮助人们创造性解决各个行业难题的健康游戏软件,这样做意味着远远超过现在游戏行业规模千百倍的无比光明前景。

从小明的案例可以看出,倘若国内有关部门采纳了世卫组织的标准,小明就至少可以提早两年多被诊断、救治并避免发生致残悲剧。世卫组织标准并非过于严格而是存在许多疏漏,如未能考虑到游戏成瘾诱发的不同于精神分裂症的特殊游戏相关幻觉,这种特殊幻觉已经诱发过许多青少年跳楼、刨腹自残、滥杀无辜等悲剧。中国应该像防治新冠肺炎一样制定比较世卫组织更加严格的网瘾精神病标准,这样才能更好体现把人民生命健康放在首位的社会主义制度原则。

国内多位研究网瘾的著名医学专家认为,世卫组织的游戏成瘾精神病标准有重大意义,是改变国内研究网瘾处于原始状态,大多数医生仍然不熟悉、不了解的困境的重要开端。著名网瘾专家陶然明确说游戏成瘾是一种必须住院治疗的严重精神疾病。世卫组织的网络游戏成瘾精神病标准迟迟得不到国内相关部门采纳,同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的巨大经济影响力有密切关系,其巨大社会危害远远超过地方性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危害,中纪委应该尽快专门立项对此进行调查,确保保护广大青少年的成长安全并救治数千万网瘾孩子,提高到更好落实党中央的新人口政策的国家战略高度。

3、有必要采取两会代表建议的法律倒逼形式,促使社会各界和互联网巨头都能够意识到表面上巨大的游戏收入背后的真正社会代价,让广大受害者家庭蒙受的巨大损失得到赔偿,帮助游戏成瘾青少年早日恢复健康和正常学习、工作

从小明的案例就可以让人们清楚看出,所谓网络游戏创造巨大经济效益神话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的社会代价。腾讯利用游戏成瘾的精神控制办法,诱导操纵小明以跳楼自杀、暴力殴打方式逼迫家长进行高额游戏充值,家长无奈被迫为小明直接支付的游戏充值创造了腾讯的游戏收入六万多元,此外还被迫给小明钱让他自己充值创造了游戏收入若干万元。小明受到游戏托诱惑误导并错误认为升到顶级玩家就能够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完全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学习目标并准备不工作、不要孩子,为迫使父母逐步把钱全部投入游戏,不惜损坏家庭财产进行威胁恐吓,产生严重游戏相关幻觉并患上网瘾精神病,最终恶化变成了长期住院的重度精神残疾人,这意味着腾讯获得十万元左右游戏收入的背后,是家长承担了远远超过工资收入的沉重负担和精神痛苦,蒙受因小明严重损坏财物造成的巨大损失,小明变成精神残疾人后每年被迫支付二十万元左右住院、医疗、看护等费用,十年就会累计高达两百万元,终身可能累计高达上千万元,相当于腾讯游戏收入的数十倍到上百倍。倘若小明今后无法得到康复,就意味着小明不仅无法创造收入养活自己,而且还可能终身变成社会的包袱,同时还无法扶养后代,无法作为家庭的独生子女孝敬父母养老,无法尽一个正常人应尽的各种社会责任义务,这些损失加起来毫无疑问超过了腾讯游戏收入的千百倍。司法、医疗部门有必要通过法律倒逼形式,促使游戏巨头意识到自己游戏收入背后的真正社会代价,不能继续容忍游戏巨头通过给相关部门巨额捐款,就阻扰相关部门不去追究无数青少年受到游戏成瘾伤害的巨大社会代价。

2021年8月国家主流媒体发出治理网络游戏乱像的雄文后,游戏巨头雇佣的文人墨客发起了猖狂的反扑,一大批为网络游戏洗地的文章纷纷出笼,如有一篇题为《我丝毫不觉得人民日报比王者荣耀更加高尚》的文章,傲慢地炫耀遭到《人民日报》批评的腾讯游戏《王者荣耀》,为腾讯创造上千亿游戏收入做出了重要贡献。但是,正如著名经济学家刘胜军撰文指出,腾讯游戏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561亿元,这背后是多少万个家庭的心碎和悲剧啊!是多少千万个少年被毁掉的健康人生啊!刘胜军还举例指出,“13岁学生因玩游戏被父亲教训后跳楼,11岁女孩为买装备盗刷10余万元,17岁少年狂打40小时后诱发脑梗险些丧命……”,王者荣耀不是腾讯的荣耀而是耻辱,雇佣文人以王者荣耀为荣而大胆嘲笑《人民日报》尤为可耻。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作者授权首发)

 

【昆仑策研究院】作为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旨在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欢迎您积极参与和投稿。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请看《昆仑策网》,网址:

https://www.kunlunce.cn

https://www.kunlunce.net

责任编辑:红星
特别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

2、本站属于非营利性网站,如涉及版权和名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及时做相应处理;

3、欢迎各位网友光临阅览,文明上网,依法守规,IP可查。

昆仑专题

高端精神

热点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点赞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
  • 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
  • 186导航
  • 红旗文稿
  • 人大经济论坛
  • 光明网
  • 宣讲家网
  • 三沙新闻网
  • 西征网
  • 四月网
  • 法律知识大全
  • 法律法规文库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检察院
  •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共产党新闻网
  • 新华网
  • 央视网
  • 中国政府网
  • 中国新闻网
  • 全国政协网
  • 全国社科办
  • 全国人大网
  • 中国军网
  • 中国社会科学网
  • 人民日报
  • 求是理论网
  • 人民网
  •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5015626号-1 昆仑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携趣HTTP代理服务器